抱歉抱歉~~~~露露肚子痛, 腸胃炎了......剛剛才步出這幾天一直相親相愛的馬筒好基友 (這幾天它可是被我壓慘了>v<)

 

 

 

 


「哥,要認輸嗎?」千冬歲說。

夏碎腿上的傷表面上是好了,但仍然是忍忍作痛著。眼前充滿著迷霧,既然是結界,那要用打破結界的方式去衝破嗎?

「我不得不承認,歲你和漾漾真的成長了很多,這真的讓我覺得很欣慰。不過,我並不認為你可以超越我。」夏碎說。

「鎮守之靈,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土克水,破舊立新。」夏碎淘出幾粒指甲大的精石,一撒落地,結印成五星鎮,隨著咒語,地上的五星鎮發光旋轉,在半空中撒開,向五個方位飛淺進霧裡。

夏碎以土之結界制衡褚冥漾的水霧,一蹬腿就跳出了霧氣的範圍,把一直緊附著自己不放的霧氣成功故定並擺脫。

「破界弓,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型、張顯你的勢力,時幻之處,虛空之境界,你是我的驕傲、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眼前迫境。」千冬歲唸完一系列的咒語,破界弓隨即突破了第一形態,化形成第二形態,那是一把比人高的大弓。

千冬歲一腳踏在漆黑的弓身之上,雙手拉著弦,就像是一早知道夏碎會從那個方位跳出來一樣,一早就瞄準好了,等待夏碎一跳出來就放手發箭。

弓上並沒有上箭,但千冬歲一放手,夏碎就感受到成千上萬的威脅感,立即畫下好幾個結界以作保護。

數不盡的,肉眼不可見的箭撞上夏碎的結界,夏碎抵受著連綿的強烈攻擊,把他一點一點的向後推。

結界上的傷痕越來越多,不過與其說是傷痕,倒不如說結界是一點一點被戳走了。夏碎不敢放鬆,立刻又補上了十幾個結界。

「歲,破界弓發出來的是壓縮空間」夏碎問。

「哥,你這也知道?不愧是哥呢~所以不要碰到啊~不然被捲塊肉走就不好了。」千冬歲雖然說得跳皮,但幻武的第二形態其實對他的負擔挺大的,他臉上可是冷汗連連。

「歲,我很讚賞你的成長,但只靠這樣是不足以打敗我的。」夏碎繼續添加結界。

「水捲成形。」褚冥漾向地面開了一槍,地面充斥著的餘水立即向著夏碎攻擊,由下至上形成一枝枝細小的高壓水柱。

夏碎靈敏的避開,身手敏捷的退後著。但心裡總有份不明所以的忐忑感,總覺得這兩隻小東西絕對是有些什麼陰謀。

夏碎一直向後腿,就像什麼動物般被追趕著,直至背部撞上了冰檯才知道兩隻小魔星是在打什麼壞主意。

不過注意到也太遲了,他撞上冰檯的一刻,褚冥漾立即就下達了命令《以妖師之名,毀掉你的形體,以原始資態陷落吧》

連讓夏碎打開護身結界的時間都沒有,冰檯一瞬間化成上噸的水,直直打向夏碎。連綿不斷強烈的壓力,形成極強的破壞力衝擊著。

夏碎堅忍的想要在洪水之中穩住身子,但人身又怎麼能比得上自然的力量?巨大的衝擊力,缺氧,再加上水形成的潤滑作用,夏碎很快就淪陷了。

洪水過後,場上已經沒了夏碎的影子了。

「夏碎場外!」提爾說。


(作:提爾呀提爾~你還沒死嗎?
提爾:你還記得我哦-_-#
作:呵呵~
提爾:......)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露露
  • 夏碎被沖走了啊~~~~(馬筒君出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