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篇

 

「褚, 好了沒?冰炎叩了叩廁所門。

 

「快了, 等等!我飛快的搓開了手上肥皂, 開了水沖沖手, 用濕著的手拈了拈額前的碎髮。看見鏡中的自己, 不其然的微微一笑。

 

有時候我們在心裡築起一道高牆, 為的並不是要把人給拒之於外, 而是想要找到那個會想盡辦法去把牆敲下的人。曾經有一個人用鐵鏟把那面牆敲下了, 熱切的走進了我的心房, 但最後卻只留下了一堆的頹垣敗瓦。

 

即使他的離開是無心的, 但卻是狠狠的傷透了我的心。

 

所以我害怕了, 害怕會再受一次傷害。

 

「褚, 水藍? 開心果綠?我一出廁所門颯彌亞就拿了兩條領帶衝過來在我領上比劃。

 

「水藍的吧, 花紋和亞的那條是一樣的。」我伸手系了系他的領帶。

 

「好。」颯彌亞的嘴角微微翹起, 眼神有說不盡的寵溺, 連幫我系領帶的手都是百般的溫柔。

 

我把牆築得更高更厚, 真心想要把所有人都擋住, 不希望有任何人來叩門, 那種扭掐心臟的痛試過一次就夠了, 我承受不了第二次……

 

可是緣份永遠都是那麼的奇妙, 明明都把自己關進籠子裡了, 還是有人能夠越過那一道欄柵觸碰著我。

 

那個人的愛來得激烈而熱切, 打得我一個措手不及。 而他卻是細水長流, 用時間來軟化我。 他不用鐵鏟, 不用鎚子, 卻是用湯匙一點一點挖走了我的防備, 像空氣一樣沁入我的生活, 成為我的習慣。 他無條件的付出, 甘心情願的接受, 讓我把依賴變成習慣, 將寵愛視為理所當然。

 

或許愛真的能撫平, 愛所留下的傷痛。

 

「怎麼了?」發現了我一直都看著他在笑, 颯彌亞問我。

 

「哦? 大概是看著你服侍我就覺得好笑?我上前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轉身就走到玄關準備穿鞋。

 

「就這樣?颯彌亞從後抱住了我。

 

「還有就是你好像比我還緊張?我沒好氣的轉身再親了他一口。

 

「有嗎?颯彌亞挑挑眉, 然後破顏一笑「或許吧。」他一手抱著我的頭, 一手環住我的腰, 把我推向他, 緊貼他, 然後溫柔的, 深入的親吻著我。

 

我一直以為是我對不起他, 沒有給予他應得的份, 所以我內疚, 我痛苦, 甚至想逃走。 那次是我們第一次吵架, 他第一次對我怒吼, 第一次拿那個人的事和我爭執, 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我被問得啞口無言, 腦袋裡想著要反駁, 但卻說不出一點反駁的話。

 

然後我就知道了, 其實他說的我一直都知道, 我不是因為腦袋轉不過來而沒有反駁, 而是他說的都是對的, 我一直都知道正確的答案, 只是我固執的不想承認, 甚至去逃避。

 

「差不多要出門了, 別把衣服弄皺。」 一吻過後, 臉熱乎乎的, 我有點羞澀的轉身。

 

「好。」颯彌亞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親吻著我的髮旋。

 

「一切都會順利的。」我向後倚著他, 靠在他的肩窩上, 輕輕蹭了蹭他的臉龐。

 

「當然。」颯彌亞輕輕環抱著我。

 

「那一會兒彈琴我聽? 我讓人在展廳裡放了台三角琴。」我有點撒嬌的用手指勾了勾他的手背。

 

「好。」他吻著我的額角。

 

或許人遠比自己想像中的堅強, 現在仔細回頭一看, 才發現一直讓我那麼糾結的事, 原來只是可笑而幼稚的執著。 人類之所以會強大, 是因為我們懂得堅持, 而我們會變得更強大, 是因為我們學會了放下。

 

讓我們懂得堅持學會放下的, 卻是因為愛。

 

「啊! 介子! 忘了在洗手台上! 我驚訝的看著左手空盪盪的無名指說。

 

「我去拿。」 颯彌亞行動迅速, 轉身就進廁所了。

 

「要再說一次嗎? 你求婚時的誓言?我伸出左手, 沖著拿著介子的颯彌亞一笑。

 

……我或許不是最完美的那一個人, 但我承諾, 我會給予你最好的那一個我。」 颯彌亞微笑著, 輕柔的托著我的手, 慢慢的把介子套進我的手指, 眼底裡盡是說不清的寵溺與溫柔。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一吻輕輕的落在我的無名指上。

 

「我們真的要快點出門了, 遲到了的話千冬歲絕對會說教說很久的。」 我有點害羞的笑著, 反手捉住了他, 拉著他的手, 我們十指緊扣。

 

人生中會有很多不同的過客, 有些人突然走進我們的生命裡, 為的是給予我們學習成長的機會, 他們來得快去得快, 留下一些回憶和遺憾。 有些人卻是會一直部著你, 和你共渡時艱, 支撐著你。

 

我很幸運, 我的身邊有著一群疼我愛我的親人朋友, 即使在我最難纏的時間裡他們都對我不離不棄。

 

我很幸運, 能夠遇上那個人。 雖然他的離開為我帶來傷痛, 但我卻因為他而懂得戀愛。 或許我們並沒能夠攜手走到最後, 但那段有緣沒份的感情卻為我帶來了另一段的牽絆。

 

我很珍惜眼前的這一個人, 就如同他珍惜我一般。

 

對的人其實一直都在,只是有時被那些錯的事擋住了視線。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愛你。」 我俯下身, 吻著在穿鞋的他。

 

……我也愛你, 褚。」 先是愣了一下, 然後他這樣回應我。

 

謝謝你, 謝謝你一直默默的等待我。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