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贏了?那你會乖乖聽話?」褚冥漾詢問著。



「先放手。」冰炎說。



「要服從我的命令啊~」褚冥漾眉眼間都露出輕淡的笑意。



「什麼都好,先放手。」冰炎催促著。



「......用契約?」褚冥漾仰起親上了冰炎的臉頰,用鼻子蹭了蹭,雙眼閃閃發光。



「......什麼契約。」冰炎眉頭抖了一下,融合什麼的就會是這麼像嗎?這明顯是褚冥玥的計算外加褚冥漾的撒嬌,巡司和小可愛的混合體.....冰炎心想自己必定會裁死在這只磨人的妖精身上。



「就完成我一個願望的契約。」褚冥漾一臉無辜樣。



「什麼願望。」冰炎問。



「一個你完成得了的願望,況且有什麼事情你颯彌亞完成不了嗎?」褚冥漾歪歪頭裝著可愛。



「......契約內容?」冰炎眯了眯紅眸。



「違約的話......就穿女裝讓我拍照!」褚冥漾說。



「不可以違背我的原則,這是底線。還有,如非必要不可再用這種會吞噬你自身的力量。」冰炎說。



「好。」褚冥漾說。



《以妖師次名,我褚冥漾,與你,颯彌亞.伊沐洛.巴塞蘭,締結契約,你必需完成我的一個願望,違約者需遵從約定,接受必要的懲罰。》褚冥漾抬起手伸出了尾指。

「......我答應你。」冰炎回應他也鈎上了尾指。



一道繁複的墨色花紋纏上了二人的手指,隨著誓言顯現,再淡化,最後形成了一只尾戒套在二人手上。



「這次是我套住你了嘢~」褚冥漾看看自己尾指上的戒子笑著說。



「我答應你了,你要遵守諾言。」冰炎吻了下褚冥漾遞起的尾指指頭。



「哈哈~知道了,那你得先讓我起來嘛~而且你沒感覺到那邊傳來的殺氣嗎?」褚冥漾在冰炎的臉上親了一口發出了「啵!」的一聲。



冰炎慢慢從那令人尷尬的姿勢坐起來,回頭用紅眸瞄了一眼那黑氣無限擴張的二人回敬了一個眼刀。



《以妖師之名,黑曜,聆聽你主人的旨意,回歸自身的姿態,稍息吧。》



黑劍漸漸淡化,回復成黑曜的樣子,黑曜對褚冥漾行了一個騎士禮,最後緩緩溶入褚冥漾的影子中。冰炎咬牙切齒的看著這條黑龍,但求他消失於空氣中,永遠都不要再出現。



「亞~我現在勝了,那我可以對你下達一個指令了啊~」褚冥漾突然從老頭公那裡淘了一張餐牌出來,笑意甚深,眼覺露出了一點詭計。



「褚......不是定契約了嗎?」冰炎挑眉說。



「這個是你要求我放下劍的,那個是我贏了的獎品啊~」褚冥漾裝著無辜,他才不承認弄了套給冰炎踩呢。



「......你說吧。」冰炎嘴角抽動了一下,他不想承認眼前極度酷似他姊的是褚冥漾。



揚了揚手,褚冥漾示意炎靠近一點說些悄悄話。



伸手環住了冰炎的脖子,褚冥漾在他的耳邊說「現在就抱著我回去,不要再理什麼班級活動了。」



冰炎被耳邊的熱氣弄得心癢,自然的就伸手一個公主抱了褚冥漾。



「然後回去抱抱我好嗎?」褚冥漾討好的舔了一下冰炎的耳垂。



冰炎下腹一熱,頭也不回的閃起傳送陣就抱著褚冥漾「閃」走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