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黑館的家中,冰炎抱著褚冥漾坐到床上,一個響指,打開了隔音防偷拍的結界。褚冥漾那麼明目張膽大庭廣眾的挑逗自己,想必在場的一眾以八卦聞名的各色袍級,以及那死老太婆都會來瞎搞一番。

還是有點準備好,自家小寶貝在床上的精彩絕倫只有自己知道就夠了。

顯然褚冥漾都有著同一個想法,剛才就用著米納斯,又拍了拍老頭公,弄多了幾重保障。

保障了私隱安全,褚冥漾衝冰炎笑笑,伸手就攀住了冰炎的脖子,嘴唇微張,含住了那片迷人的薄唇。先是輕吮,再來微哽,伸出舌尖往唇線裡挑,一點一點探進去,舌尖上挑,微微勾著冰炎的唇瓣,像是無聲的邀請。

二人吻得難捨難離,唇與唇緊貼,舌與舌糾纏,互相傳遞交換著口中的甘甜。

褚冥漾覺得冰炎的吻總是有種清新自然的味道,像是滿腔薄荷味,讓他吻得舒服,吻得動情。冰炎倒是覺得褚冥漾嘴裡滿是甘甜,口腔中的每一串都像是沾染著蝶精饟製的蜜露,又軟又甜,讓他無法自控的沈醉,貪婪的想要一嚐再嚐。

褚冥漾難得一見的極其主動,對冰炎的唇瓣又是咬又是吮,更索性把手臂都纏上去,緊緊環抱住冰炎的脖頸,靈巧的捲起冰炎的舌頭,重重的吸吮著。

冰炎舒服得顫了顫銀白的睫毛,精壯的雙臂緊緊箍住懷中人兒的纖腰,幾乎要把他抱得陷進自己的身體裡。

吻到快要缺氧,褚冥漾才不捨的離開那片軟唇,最後還要舔了舔冰炎的唇珠才肯作罷。褚冥漾靈動的墨眸水汪汪的注視著冰炎,微微含首,雙頰因為缺氧而泛紅,嘴唇都紅通通的又濕又腫。那副小鹿班比的可憐樣子,看的冰炎血脈擴張,紅眸都快要滴出血來。

褚冥漾鬆了鬆冰炎的手臂,給自己一點空間,才好把姿勢從側身抱坐變成了跨坐的姿態。褚冥漾曲起雙腿,緊夾著冰炎的腰臀,抱自己已經發燙的東西緊貼著冰炎同樣發熱發硬的跨下。

褚冥漾曾跟穿著黑袍的冰炎幹過,倒是冰炎第一次和穿著袍服的褚冥漾做愛,而且還是這種特製的修腰短袍,真是既禁慾又色情。冰炎不禁想起今天自己穿過的軍服,或者將來訂幾套讓寶貝穿著和自己做,應該是個不錯的情趣?

畢竟要為持良好的夫妻關係,和諧的性福生活必不可少,而當丈夫的自己有必要在適當時候行使主動權的。

老太婆惡搞給的那些島國DVD好像還有些什麼水手服,護士服,秘書服之類的......裸體圍裙好像也不錯,應該找個時間訂些回來以備不時之需。

「在想什麼?你看上去像只發情的公狼了嘢~」褚冥漾用白嫩嫩的食指勾了勾冰炎的鼻尖,他從剛才開始就覺得,眼前這位越是專注的看著他,下半身貼著他的地方就越是脹起。

褚冥漾挑眉一笑,半精靈大概是禁慾太久,剛剛想著自己想歪了吧。

「想你......被我幹的樣子。」冰炎一口含住了褚冥漾的指頭,狠狠的吸吮著,伸出舌頭一點點的往下舔,在手腕的脈門處來來回回的吻咬,哽了個輕輕的牙印。

「......不用想,現在就幹吧。」褚冥漾一把將冰炎推到場上。

褚冥漾跨坐在冰炎的腰間,俯下身,雙手托在冰炎的雙頰,用磨人的速度撫過脖子,一點一點的解開冰炎的黑袍,一只手在冰炎的胸膛上打著圈。

「管他提爾什麼的禁令,我現在就要你 好•好•幹•我。」褚冥漾明眸彎彎,嫵媚一笑,把那四個字說得極盡誘惑。

冰炎雙手放在褚冥漾的臀上,覺得現在只想立即撕破那礙事的褲子,扳開那圓渾彈性的臀瓣,把自己的火燙狠狠頂進那柔軟濕熱之處。

想得喉頭發緊,偷偷咽了幾下口水。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