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相遇是命運,和你相知是選擇,但和你相愛,卻讓我無法控制。 

 

 

 

褚冥漾曾經有一個很喜歡的人, 而那個人跟他一樣, 都是一個男人。褚冥漾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喜歡一個男人, 他跟所有的普通人都一樣, 認為男人是應該和女人在一起的。只是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被那個人左磨右磨之下, 自然就心軟了。

 

他以為自己會選的是像喵喵那種軟軟的, 溫柔的女孩子。但實際上和那個硬蹦蹦, 冷著臉也想要逗笑自己的笨拙男同床共枕, 卻來得比想像中的好。

 

「褚?」冰炎看著褚冥漾蹲在一角, 不禁心生疑問。

 

「啊~沒什麼, 剛剛翻到了一本舊書, 然後……照片就掉出來了。」褚冥漾看著手中的照片, 眼底有種說不出的感情, 張嘴淡淡的說。

 

冰炎看見那個人的影像, 一點也沒生氣, 反而是注視著褚冥漾的表情動作, 生怕他會勾起什麼不好的回憶。好不容易才讓他走出了那個人的陰霾, 冰炎才不想因為一張相片而功虧一簣。

 

褚冥漾像是感覺到冰炎的視線, 轉過去朝他一笑。

 

「想聽嗎? 我跟他的事。」褚冥漾說。

 

「如果你想說的話。」冰炎挑眉, 褚冥漾這麼說他反而有點高興, 因為醫生說過, 只要他能談及那個人, 那就是他可以放下的先兆。

 

冰炎上前摟住了褚冥漾, 然後以抱著他的姿勢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現在想起來, 雅多和你真的有點像呢~」褚冥漾摸了摸相中人的輪廓。

 

「都是那麼面癱, 惜字如金……不過卻很溫柔, 真誠, 而且……哈哈」褚冥漾本來想說體力驚人什麼什麼的, 不過在現任情人面前談及前度的身價好像不太好, 所以就把最後的那句吞下去了。

 

「其實我先認識的是伊多, 跟我同系的學長, 那天我跟他回家拿了些他不要的繪畫方面的書, 走的時候在玄關遇到的。」褚冥漾摟了摟冰炎的臂膀。

 

「然後雅多就在門前擋了好久……那時我還以為自己幹了什麼呢~他那副面癱樣看著我真是嚇死了。」褚冥漾嘴臉微彎, 眼中都有著濃濃的笑意。

 

「他一見鍾情了吧。」冰炎說。

 

「噢~你怎麼知道的。之後他跟我說他第一眼就愛上我了。」褚冥漾驚訝了一下。

 

冰炎只是親親了褚冥漾的眼簾, 他總不能告訴他, 自己也是個過來人吧。

 

「唔~ 然後我幾乎每天都會看到他。」褚冥漾眨了眨眼睛, 冰炎的舉動弄得他有點癢。

 

「如果不是他又送飯又送甜點, 還自告奮勇的做苦力替我搬東西, 就憑雅多那副冷臉, 我真的會以為他是來監視我的警察……而我是犯人呢~」褚冥漾無奈的說。

 

「也不知道誰告訴他我喜歡聽音樂, 之後我就天天看見他背著個結他在等我。那時我不論幹什麼都會有背景音樂, 那個笨蛋害我被千冬歲他們笑了好一陣子。」褚冥漾好氣又好笑的說。

 

「我也可以天天彈給你聽。」冰炎吻了吻褚冥漾的臉頰, 他才不承認自己有點嫉妒那個人和他共同擁有的回憶, 即使那是多麼的可笑。

 

「好呀~」褚冥漾好像嗅到了醋意, 安慰的撫了撫那垂落的銀絲。

 

「我不單只會送飯, 我還會做, 連甜點都會, 也夠壯可以搬東西。」冰炎說。

 

「我知道呀~ 你有都壯我還不清楚嗎?」褚冥漾曖昧的蹭了蹭冰炎的胸膛。

 

「繼續說?」褚冥漾的舉動像是在自己心頭最軟的一處騷癢, 忍不住親了下他的髮旋。

 

「有天我終於炸毛了忍不住大聲吼『你到底想怎樣!, 然後他居然一本正經的跟我說『我想追你。』, 嚇得我整整愣了1分鐘……」褚冥漾說。

 

「以他那副樣子我還以為他想戲弄我, 所以我就說『我是男的。』, 他居然回我一句『看得出。』, 我真的黑線了……」褚冥漾眯了眯眼睛。

 

冰炎想像了一下那會是怎麼樣的情景, 怎麼覺得自己也會說出那些話……

 

「那之後你們一起了嗎?」冰炎問。

 

「才不是, 我可不喜歡男人呢!」褚冥漾嘟嘴說。

 

「哦~」冰炎挑眉看向褚冥漾。

 

「至少那時不是……」褚冥漾怯怯的說。

 

「之後他可是死纏著我呢, 我是真的見識到什麼是鍥而不捨死纏難打……煩得我最後舉手投降了……」褚冥漾突然目光遠去。

 

「他很貼心, 是個好人…………逗我笑……」褚冥漾垂眼看著照片, 眼眶有點發紅。

 

「他是真的很喜歡我……那天……是我說……藍色沒了……他才會……出去……替我跑腿……」一顆顆的淚珠沿著臉頰滑落。

 

冰炎收緊了自己的手臂, 把人抱死在懷裡, 胸貼著背, 盡量給予他溫暖和保護。

 

「我知道是巧合……但我…….總覺得……是我害死他的……」眼淚滴落在照片上, 洗刷著那個人。

 

「那不是你的錯。」冰炎安撫說。

 

「我知道……但就是會想偏……忍不住的掛念他……」褚冥漾用袖子掩住臉說。

 

褚冥漾躲在冰炎的懷裡哭了好一陣子, 瑟縮著那瘦小的肩膀, 看得冰炎漠名的心痛。他只能夠緊緊的抱著他, 臉頰貼著他的髮際, 用行動來安撫他的。

 

「他有說過最喜歡你什麼嗎?」冰炎在他的耳邊溫柔的說到。

 

「唉……」褚冥漾鬆開了手, 有點疑惑的看著那張照片。

 

「好像……有說過, 他最喜歡……我的『眼睛』。」冰炎也一同說出了眼睛二字。

 

「咦? 為什麼……」褚冥漾有點驚訝的向冰炎。

 

「因為我也是。」冰炎再一次親親了他的眼簾。

 

「我想從你的眼睛看見世界, 到底那會有怎麼不一樣的風景。」冰炎微笑到。

 

「第一次的眼神接觸, 你那墨眸就已經把我的靈魂吸走了。」冰炎用指腹抺走了褚冥漾臉上的淚痕。

 

冰炎在褚冥漾的臉上親了又親, 最後索性一把公主抱了起來, 大步大步走向主卧。

 

「唉!!」褚冥漾一嚇一鬆手, 相片掉到地上了。

 

「你只要看著我就夠。」冰炎把人輕放到床上, 腿一跨就壓在他身上, 雙手如同看待珍寶一般托著他的臉頰。

 

「亞……」褚冥漾只叫了一聲, 就被冰炎一指按在嘴唇上。

 

冰炎微微一笑, 傾身就吻上了那柔軟的嘴唇。

 

唇舌交纏, 交換著彼此的津液, 來不及咽下的, 沿著褚冥漾的嘴角流下。

 

熱氣噴在臉上, 褚冥漾臉色緋紅。

 

「亞~」軟軟的一聲, 讓冰炎身子骨都要融化掉

 

水靈靈的大眼睛, 注視著那個壓在自己身上的英俊男人。銀髮傾瀉在自己身上, 還有那一撮挑染和紅眸, 挺直的鼻子, 薄唇, 白皙的肌膚, 褚冥漾伸手撫上冰炎的每一項特徵。

 

褚冥漾從未相信過有神明什麼的, 但此刻卻覺得或許一切都有他的意義和軌跡。如果不是雅多, 他不會接受男人; 如果不是deep blue, 他不會認識冰炎; 如果不是冰炎, 他大概不會再愛人……很多很多的如果, 卻又那麼的理所當然。

 

「亞, 我想去那間屋子收拾一下……找個時間陪我過去?」褚冥漾說。

 

「好。」冰炎的眼神溫柔得幾乎滴得出水。

 

像是做了一場不算短的夢, 那夢美妙得讓人沈醉; 直到被告知要醒來, 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滴著淚, 就只是想要重回那個夢裡; 但你又怎麼知道, 現實不比那夢境好?

 

最終讓人後悔的,總是那些未曾冒的險、不敢愛的人、與等了太久的決定。

 

還好褚冥漾在一切變得太遲之前, 改變了想法, 接受了冰炎。

 

「我以前有個很愛很愛的人, 他到現在都刻在我骨子裡……但你卻是我現在到未來, 最愛最愛的那個人。」褚冥漾輕柔的吻在冰炎的嘴上。

 

「我知道。」冰炎回吻了褚冥漾。「後面的那句我也是一樣的。」

 

「我知道。」褚冥漾甜甜的笑著。

 

什麼是世界? 那就是你用真心真意去擁抱你所愛的人, 那時你懷抱的就是全世界。

什麼是世界? 那就是你全心全意去注視著你所愛的人, 那時你眼中映照著的就是全世界。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露露
  • 露露會選雅多的原因, 大概是他和漾漾勾勾手指吧......(那一幕很有基情)
    溫柔認真的人才適合漾漾 >3<
  • Q
  • 那幕勾勾手指真的超有愛!!!
    Q也很喜歡勾勾手指的純情畫面
    就像中二病的六花他們一樣><
    超美好的想像!!!
    漾漾適合超多人
    大概就是所謂的主角總受魂(?)
  • Q 你好啊~浮上水面的好孩子給摸摸頭~

    漾漾真心總受,不過露露最喜歡還是冰漾啦!

    露露 於 2014/07/20 16: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