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男人都經不起愛人這般的挑逗, 更何況是我們這位正是血氣方剛年齡, 體內又流著狼血的冰炎殿下? 本來就已經是個一夜七次郎的冰炎, 被提爾硬生生的禁慾了幾個月, 即使當中也有打打手炮或者腿炮或者嘴炮, 又怎麼夠這匹餓狼解饞?

 

現在那心心念念的肉體就跨坐在自己身上, 扭著動著的叫自己幹他, 冰炎頓時血液沸騰, 放在褚冥漾臀部的手都不怎麼安份了……

 

「唔~」冰炎的大手輕挑起褚冥漾的袍服, 伸進他的衣服裡揉著他腰窩處的敏感點。褚冥漾就像是只被撫毛的貓, 閉上眼享受著, 舒服得悶哼了幾下。

 

張開了靈動的墨眸, 流光一轉, 褚冥漾露出了個媚氣的笑容。他俯下身, 雙手就擒在冰炎的胸膛上, 張嘴就咬了冰炎的喉結一下, 落下一個淺淺的紅印, 最後還沿著印子舔了一圈才收口。

 

「褚……」冰炎感覺喉結處痛痛癢癢的, 聲音都粗啞起來。

 

「再咬一個?」褚冥漾再俯下身, 這次咬在了冰炎的胸膛上。「噢~痛痛飛走啊~ 還呼出了幾口熱氣, 裝著心痛。

 

冰炎的手也把褚冥漾的衣擺越撩越高, 纖腰半露, 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騷味, 勾引得冰炎牙癢癢的。冰炎忍不住把手慢慢的攀上褚冥漾的身體, 一點一點的向著他胸前的花蕊進發。一手一邊一顆, 兩指手指緩緩用指腹碾壓住乳頭, 摩擦捏玩, 左右擰扭。

 

「啊哈~」褚冥漾按著冰炎的胸膛, 勉強支撐起上半身, 扭著腰感受著胸前的快感。

 

「唔~」白嫩的手如靈蛇般纏上冰炎的雙掌, 示意他放過自己那可憐的乳珠, 乘著空隙, 褚冥漾把手指扣進了冰炎的指間, 與他十指緊扣。

 

「褚……」好不容易到手的樂趣被阻礙了, 冰炎捨不得那柔軟有彈性的手感, 唯有掐了掐人兒白白嫩嫩的手以作安慰了。

 

褚冥漾握著冰炎的手, 一下子壓到冰炎的頭上, 討好的親了親冰炎的眼簾。大概是看著銀色的睫毛因為癢而微微顫動, 覺得心頭的軟肉被搔癢了, 褚冥漾忍不住又親了幾下。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舉動其實是很想掙開他的手, 然後把人反壓在身下, 重掌主導權什麼的, 但看著看著又覺得身上人兒的動作表情挺新鮮有趣的, 就沈住氣忍下來了。

 

軟唇沿著冰炎的輪廓線一點一點親下來, 吻過額頭, 眉毛, 眼睛, 鼻子, 臉頰, 嘴巴……細細碎碎的吻印得冰炎滿臉都是。最後更是停留在薄唇處, 來來回回的哽咬吸吮, 把舌頭深深的探入搞動, 就像平常冰炎會怎麼吻他一樣, 現在一一施展回冰炎身上。

 

鬆開糾纏的唇舌, 褚冥漾輕舔著冰炎嘴角留下的銀絲, 沿著頸動脈緩緩向上舔, 對著冰炎的耳朵又咬又舔, 還把舌頭伸進耳洞裡挑逗著。

 

「亞~你不準動, 由我來啊~」褚冥漾甜膩膩的在冰炎的耳邊說。

 

「好。」冰炎想著既然小可愛想玩, 那自己就陪陪他吧。

 

但一秒之後他就覺得自己有點失策了, 因為他聽到……

 

颯彌亞.伊沐洛.瑟蘭, 在我準許之前, 不準動!

 

 

 

(: 其實有個會用言靈而又知道你真名的伴侶是很可怕的……(奸笑))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