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眉眼飛揚, 嘴角含笑, 居高臨下的看著身下人, 大有一種你終於都裁在我手上的意味。褚冥漾鬆開了冰炎的手, 轉而撐在冰炎的胸膛上, 沿著那打開了的領子把手伸了進去, 不輕不重的搓揉著。

 

冰炎的袍服被越打越開, 內裡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被解開, 最後無論是袍服還是襯衫, 就只掛在冰炎的手臂上, 精壯的胸膛腰腹全都暴露於空氣之中。

 

「褚!」冰炎紅著眼說。

 

冰炎雖然僵著身子不能動,但發聲還是可以的,忍不住就對褚冥漾吼了一聲,因為這種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力之餘又躺屍著任人魚肉的狀態,真心給誰面對也不太穩當吧。

 

褚冥漾漠視了冰炎的怒吼,自顧自的繼續玩弄身下人的肉體,心裡給自己大大的一個讚,畢竟被壓得太多,多多少少都有那麼一點點的報復心理。

 

就叫你平時欺負我!

 

明明說不要了還是將我弄個死去活來!

 

這還不輪到我了?

 

哈哈哈~臭冰炎!這叫善惡到頭終有報!

 

當然,這些腦殘系列是不會說出口的,還有天線斷好久了,冰炎更加不會知道身上一臉淫蕩樣的褚冥漾在做此等級別的腦補。

 

褚冥漾十指如彈奏般戲弄著冰炎的腹肌,時而描繪時面勾劃,更用尾指挑逗著那柔嫩的肚臍,搔癢般有一下沒一下的拭刮著。

 

「褚............別迫我!」冰炎被下腹的觸感挑釁得喉頭乾涸。

 

褚冥漾無視冰炎的「呻吟」, 慢慢把手遊移到他的胸膛之上, 就在那兩點之上來回調氣。姆指和食指夾著因為撫弄而微挺的乳尖,一時如同調音般左右扭動, 一時又像是擠小魚豉油般輾壓著。

 

「唔…………」加上褚冥漾抬高屁股在自己的小帳篷處來回磨蹭, 冰炎被雙管齊下的挑逗著, 刺激得發出了幾聲悶哼。

 

冰炎皺著眉, 看向身上的小惡魔, 心中大有種「讓我動得了一定會要你哭著求饒」的想法。看向褚冥漾的目光亦越發深沈。

 

「亞~不舒服嗎? 怎麼一副我欠了你幾千萬卡爾的樣子瞪著我啊~」褚冥漾笑嘻嘻的, 下身持續的打圈摩擦, 腰肢扭得極為妖媚攝人。

 

「褚..!」情慾和怒火交集, 冰炎自喉間吼叫著, 低沈而性感, 還有一點點沙啞的喉音。

 

勾起垂下的髮絲掛到耳後, 褚冥漾俯身含住了冰炎其中一邊的乳頭, 經過剛才的一番戲弄, 冰炎的乳尖早已變硬挺立, 現在就剛好可以含在嘴裡玩弄了。褚冥漾用門牙輕咬著乳尖的根部, 然後用舌尖來回的舐舔, 偶爾吸吮兩下, 當然另一邊的乳尖也沒有被忽略, 自然是繼續用手指拭刮, 務求另冰炎慾火焚身!

 

「嘶……」乳頭被咬得微痛, 冰炎倒吸了一口氣。

 

就叫你玩我! 就叫你玩我!

 

每次都要玩我的乳頭!

 

說不要還是繼續又咬又舔又吮!

 

……以下剩略千字褚冥漾的腦殘腦補……

 

放開了冰炎的乳尖時還連著一抺銀絲, 褚冥漾用指腹抺走了嘴邊的一點濕潤, 對著冰炎狐媚一笑。然後緩緩坐起來退到床邊, 靈巧的打開了冰炎的褲扣和拉鏈, 迅速就把他的褲子連內褲退到膝蓋以下。褲子一脫, 那早以發硬發脤的陽具立即就跳了出來, 還上下晃動了幾下, 分泌出來的前列腺液早就把龜頭濕得發亮, 為那粗壯深紅的肉根多添了幾分猙獰。

 

「看來亞很喜歡被玩乳頭啊~看你硬得~」褚冥漾戲謔的用手指彈了彈冰炎的肉根。

 

現在一個赤裸裸的躺屍床上咬牙切齒, 一個衣冠齊整的站在床邊竊笑, 形成了一個好大的對比。

 

「亞~我們再玩些更刺激的吧~」褚冥漾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