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你的陪伴,這些無聊的事才會是我記憶中最深刻的事。

 

最近的冰炎都早出晚歸, 因為忙碌著籌備這一年的精選大碟。每一年到了冬天這個季節, 冰炎就會把這一年內作過的曲挑選出來, 以純鋼琴即場演奏的方式重新錄製一遍, 結集成一張大碟趕在聖誕節時發售,回饋樂迷。

 

褚冥漾窩在真皮沙發上, 蝦米般的屈膝坐著。看了看牆上的時鐘, 秒針一點一點的前進, 還有十三分鐘就九點了, 瞄一瞄桌上的手機, 正常差不多是時候會打回來了。

 

就再等一下吧。」褚冥漾把視線移回了手中的小說上。

 

又過了一陣子, 褚冥漾皺了皺眉。

 

還有幾分鐘就九點了, 怎麼還未打電話回來? 不會發生了什麼吧?

 

「為什麼還未打回來?」褚冥漾拿起了電話撥弄了幾下,手指打橫一拉,開鎖點進來電顯示記錄。

 

再掃掃手指,看著記錄裡每一個都是黑字的「老公」,褚冥漾嘟嘟嘴,明明每天都會在九點前打回家的,怎麼今天就這麼晚呢!

 

又劃了劃手機,看看Whatsapp那裡有沒有什麼訊息,或者是工作太忘,沒時間打個電話,但訊息總會有吧。

 

來來回回刷新了幾次,也沒什麼更新。

 

褚冥漾緊緊揀著手機,死死盯著屏幕看。

 

寂寞......

 

擔心......

 

害怕......

 

嘴覺漸漸越彎越下......

 

就在八點五十九分,手機的屏幕亮起了「老公」兩隻字。

 

褚冥漾嚇了一跳,高興得差點就把電話給摔丟了,還好眼明手快在最後關頭給接住。

 

「喂?」褚冥漾按下接聽鍵說。

 

「褚?」話筒的對面傳來了冰炎略顯疲態的聲音。

 

「你晚了......」褚冥漾開著了擴音器,對著電話有些嬌嗔的說。

 

「抱歉,剛才在忙。」冰炎安慰到。

 

「很累嗎?」聽見他說忙,褚冥漾突然覺得有些內疚了。

 

「還好。」說不累一定是騙人的,把一年的東西集合起來,又怎麼會是件易事?但冰炎不想給褚冥漾一點負擔,所以就草草帶過了。

 

褚冥漾皺了皺眉,明明就很忙,還要對自己的任性服侍周到。工作本來就忙得天昏地暗幾乎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但就是硬擠也要擠出時間來,給他早午晚各一個電話報平安。

 

「親一個~」褚冥漾對著電話啵了一下。

 

「好點了沒?」摸了摸老公兩隻字。

 

......親多個會更好。」冰炎輕嘆,心想如果寶貝真的親在自己的臉頰上就好了,已經很多天沒有好好抱抱親親,他都快患上肌膚觸碰缺乏症了。

 

「嘻......啵!現在呢?滿電了?」褚冥漾被逗趣了,再向話筒親了一個。

 

「三成吧,不過夠我完成今天的工作了。」冰炎說。

 

「親了兩下只有三成那麼少?我那麼沒用啊~」褚冥漾裝作受傷了,聲音有點哀怨到。

 

「如果不是隔著電話,現在應該滿電了。」電話另一頭的冰炎低笑了一聲然後回應到。

 

「那你快點回來吧。」褚冥漾低頭看著自已的腳,兩邊的腳趾頭互搓著。

 

「好。」冰炎說。

 

「回來之前給我個電話,那我可以先把湯翻熱,到你回來的時候就稍涼了可以喝了。」揪了揪睡衣的衣擺。

 

「好。」冰炎勾起了嘴角。

 

......別太晚,我等你。」褚冥漾說。

 

......累的話你先睡,別等我。」冰炎關心著。

 

「不要緊,我也在忙。」褚冥漾說。

 

「啊?忙什麼?」冰炎問。

 

「忙著看小說。」褚冥漾說。

 

......什麼小說?」冰炎問。

 

「喵喵今天給我的《總裁大人高富帥》。」褚冥漾今天約了喵喵去喝下午茶,書就是那時借的。

 

其實是冰炎怕自己不在褚冥漾身邊他會悶會寂寞,就聯繫了他的一堆親友,安排他們輪流陪伴他。

 

「那本書......別看太晚了,早點睡吧,明天不是約了千冬歲去郊遊嗎?」冰炎對那本書的名字有點懷疑,這位朋友總是灌輸些奇怪的想法給他的寶貝。

 

......睡不著。」褚冥漾撒嬌說。

 

「怎麼了?又失眠了?」冰炎有點擔心,褚冥漾在上一個冬季裡有段時間常失眠,不然就是做著惡夢睡得不安穩,整個人都瘦了一圈,醫生說那是輕度的焦慮症。

 

「腿冷,我的暖暖寶不見了。」褚冥漾說。

 

「是我不好,我回來就給你捂捂腿。」冰炎溫柔的說著,褚冥漾冬天就是腿冷,睡覺時總愛把腿纏上冰炎的索取溫暖,這分明是拐彎投訴枕邊沒人睡不著了。

 

電話的那頭傳來呼叫冰炎的聲音。

 

「那好,你努力工作,回來時也要小心駕車啊~」褚冥漾甜甜的笑著。

 

「好。」冰炎說。

 

「唔~告訴休狄,如果我家老公十一點前還沒打電話說要回來的話,我會找阿利告狀啊!」褚冥漾戲謔的說,他家老公已經有好多天都只睡了三四個小時,眼底都青紫,心痛死了。

 

「我會轉告他。」冰炎笑了笑。

 

「親~早點回來啊~」褚冥漾親了話筒一下。

 

「親~遵命。」冰炎也輕吻了一口。

 

......先掛了。」褚冥漾說完就輕按了切線鈕,看著又一個新的黑字「老公」,傻傻的笑著。

 

另一邊,冰炎聽著電話裡的切線音,好一陣子才放下手機,目光溫柔的盯著「寶貝」二字看,有些不捨的。

 

稍微整理一下心情,又投入工作去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霜雲 凌
  • 好甜啊~~甜到凌心坎裡了!!
    真的好喜歡露露筆下撒嬌的漾~~治癒!!
  • 露露大概半代入了, 因為我也想這樣對學長撒嬌~~~

    露露 於 2014/07/31 09: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