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吵架,先說對不起的,並不是認輸,並不是原諒,而是比對方更珍惜這段感情。

 

「叮噹叮噹」一陣門鈴聲響起。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正是快要吃晚飯的時間, 夏碎在廚房忙著,滿手油膩, 實在分不開身, 一邊扭頭喊稍等, 一面開水沖手。

 

「來了, 等一下!」夏碎甩了甩手, 關掉爐頭高喊到。

 

門外站著的是鼓著包子臉的褚冥漾。

 

「夏碎哥~晚上好……」聲音中帶了點不高興。

 

「漾漾? 怎麼突然過來? 找千冬歲嗎?」夏碎問。

 

「嗯, 千冬歲在畫室?」褚冥漾問。

 

「進來吧。」夏碎點了點頭, 把人拉進門了。

 

褚冥漾挺常來夏碎和千冬歲家,畢竟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所以一進門就很熟門熟路的脫了鞋, 徑自走向了千冬歲的畫室。

 

「咯咯」褚冥漾敲了敲畫室的門。「歲~我可以進來嘛~

 

「漾漾? 好呀, 進來吧。」千冬歲拉開了木門, 看見是自家好友, 立刻就從有些訝異的表情演變為歡迎的喜悅了。

 

「鳴~千冬歲~」不過這邊這位倒是一看見好閨密就立即哭了出來, 也顧不得他身上穿著有點髒的圍裙就死抱著對方了。

 

「唉?漾漾? 怎麼了?」千冬歲順了順褚冥漾柔軟的黑髮, 想著要安慰他。

 

「歲? 漾漾他……」夏碎向弟弟投了一個詢問的眼神。

 

千冬歲搖了搖頭。

 

「叮噹叮噹」又一陣門鈴聲瘋狂響起。

 

縮在千冬歲懷裡的褚冥漾剎時間震顫了一下, 抱著千冬歲的手收得更緊了。

 

千冬歲給夏碎打了個眼色, 就把人拉進房裡, 關門上鎖了。

 

另一頭, 夏碎嘆了一口氣, 轉身走到玄關去開門了。

 

「你快按壞我家的門了……」夏碎對著眼前急得冒冷汗的好友說。

 

「褚, 來你這了吧。」冰炎的語氣是肯定的。

 

「先進來。」夏碎拍了拍冰炎的肩膀。

 

「褚他……」冰炎皺著眉。

 

「跟千冬歲在一起。」夏碎引著冰炎進了大廳, 讓他在沙發上等著, 又倒了冰茶過來。

 

「你們又吵架了?」夏碎遞過了茶杯。

 

冰炎接過了杯子也沒說話, 只是低頭微微含首, 然後又嘆了口氣, 抓了抓頭上的銀毛, 舉杯一口氣把冰茶都倒進肚子裡去。

 

夏碎就在他身旁坐下, 拍了拍他的大腿, 示意要人放鬆一點。

 

這邊廂, 大廳的氣溫降至0度以下。

 

「鳴~」那邊廂, 褚冥漾還是抱著千冬歲在哭。

 

千冬歲一下一下的掃著他的背, 安慰著哭慘了的人兒。他們都好怕褚冥漾哭, 畢竟曾經經歷過褚冥漾那哭得撕心裂肺的情況, 那時的他讓所有人都心有餘悸, 所以所有人都寵著他, 即使是可怕如他的親姊, 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罵兩下又拋個蛋糕來哄人。加上被冰炎如同小白兔般圈養著, 呵護得不得了, 弄得本來就愛哭的褚冥漾活脫脫的成了水造物。

 

「要哭也先告訴我怎麼回事啊。」千冬歲問。

 

「嗚……千冬歲, …………」烏黑的大眼睛泛著淚光, 豆大的淚珠如雨下, 好不可憐。

 

「吵架了?」千冬歲抽了張面紙給人兒擦了擦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臉。

 

「嗚……噫嗚~」褚冥漾哭得一抽一抽的, 點點頭, 打起噎來。

 

「怎麼吵架了?」千冬歲掐了掐褚冥漾紅著的鼻子。

 

「他……他不准我畫…… 還打我的頭……」褚冥漾連眉頭都紅起來了。

 

「為什麼不准了? 學長打你?」千冬歲皺眉, 厚厚的鏡片閃過一絲冷光, 畢竟畫畫是畫家的生命, 不准他畫這是什麼意思? 而且他們不是新婚嗎? 怎麼就突然出現家暴了? 千冬歲有點生氣, 可是又覺得學長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他說得出口, 做得出手, 就應該有他的原因。

 

「嗚……你知道……我在畫一幅……大型的……」褚冥漾哆嗦著鼻子。

 

「嗯, 3.52843米乘1.62701米的那幅。」千冬歲點點頭說。

 

……」褚冥漾哭著也想吐嘈, 小數點後可以不要那麼多個位好嗎?

 

「他說太危險………… 不准我畫……我跟他頂了幾句, 他就一巴掌打在我的頭上了…………」褚冥漾回過神來, 說著又想哭了。

 

「直向的?」千冬歲他知道褚冥漾在畫一幅大的, 但一直都以為他是橫著放的。

 

「啊? ~」褚冥漾歪歪頭, 不太明白為什麼千冬歲這樣問。

 

千冬歲突然站了起來, 青著臉的舉手一巴掌就拍在褚冥漾的後腦肘。

 

「哇~千冬歲你幹什麼打人啊!」褚冥漾抱著頭大聲叫到。

 

「你……你這個笨蛋! 就是我也不准你畫啊!」千冬歲怒吼著。

 

畫室裡的動靜極大, 冰炎和夏碎也忍不住要開門進去看看。夏碎用鑰匙打開門就看見千冬歲拿著卷和紙, 一面追著褚冥漾打, 一面大喊笨蛋笨蛋笨蛋……

 

褚冥漾看見門外的冰炎, 就完全拋開了來這裡之前的隔閡,什麼也沒想就撲進了他的懷裡尋求庇護了。

 

「歲! 這是怎麼回事!」夏碎也看不明白, 為什麼勸人的弟弟會去追著人來打呢? 一手擋住了那卷和紙, 摸了摸自家弟弟的臉頰, 想要緩和一下他的情緒。

 

「哥! 我就是要打醒那個笨蛋!」千冬歲還拿著和紙卷揮舞著。

 

「哇!」褚冥漾又往冰炎懷裡縮了縮。

 

冰炎護妻心切, 一手緊抱著懷中的人兒, 一手搶過了千冬歲手上的兇器, 一把就拋到老遠處去。

 

「歲!」看著千冬歲都生氣得漲紅了臉, 夏碎皺著眉把人強拴在懷裡。

 

「我還以為那3.52843是橫著放, 這笨蛋居然直著畫, 我不打他打誰啊!」千冬歲氣呼呼的說。

 

「啊?」夏碎還是不明白。

 

冰炎卻了解當中原因, 同時間嘆了一口氣, 神色間盡是無奈與苦惱。

 

「你說你畏高要怎麼畫! 攀梯嗎? 上去後又腿軟下不來嗎?」千冬歲生氣死了, 指著褚冥漾就開口罵了。平常這傢伙連走架空天橋都不敢往下看, 高一點點的窗台都嚇得要昏了, 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我是學長的話早就海扁你一頓了!」如果不是被夏碎抱著, 千冬歲大概就會沖上去給他幾個巴掌了。

 

「怎麼這樣……」褚冥漾嘟嘟嘴, 抱緊了環著自己的大手, 一副我明明是過來抱怨的怎麼自個來給人罵笨蛋的表情。

 

「不罵你笨蛋我真不知道該罵誰了。」千冬歲氣上頭來, 立馬就淘出了個手提電話, 飛快的撥了給這世上唯一可以治過褚冥漾這個天然笨蛋的人……褚家大魔頭褚冥玥。

 

千冬歲對著電話說明了前因後果, 褚冥漾本來還呆呆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只是看見自家老公的臉色不太好, 有點疑惑的看看冰炎又看看千冬歲。

 

「你聽。」千冬歲突然把手機遞給了褚冥漾。

 

褚冥漾看了看電話上的顯示, 青白著臉, 瘋狂的搖頭。

 

「玥姊, 你說吧。」千冬歲見褚冥漾不肯接就打開了擴音器。

 

……...你這笨蛋! 等我回來我立刻就殺死你! 不畏高了嘛, 我就把你給綁在別墅的水塔上一整晚, 你好自為之吧! ~~~~」褚冥玥說完了亡音, 響起了忙音。

 

「亞…………!!!!」褚冥漾如見鬼般尖叫著。

 

「亞……! …………」褚冥漾慌張死了。

 

「我們快……快走啊! 離開……在魔女回來之前趕緊離開啊~」褚冥漾急得爪著冰炎的襯衫,又拉又扯的。

 

「回,回去了......回去打包點東西就走了......不,都不拿了......拿個護照就走.....去,去夏威夷,去法國,去那裡都好!」褚冥漾死命扯著冰炎走,一面語無倫次。

 

「別慌,去那裡都好。」冰炎安慰到。

 

「啪!」大門被關上了。

 

褚冥漾拉著冰炎走了,空間頓時安靜下來。

 

「唉!生氣死了!那個笨蛋真是欠打!」千冬歲抱著手,人還是氣呼呼的。

 

「別惱,我們吃晚飯吧,我弄了你愛吃的醬燒和牛。」夏碎笑笑的哄著懷中人。

 

「哥~你都不生氣嗎~」千冬歲皺眉說。

 

「不生氣。」夏碎吻了吻千冬歲的臉頰。

 

「為什麼?」千冬歲蹭了蹭夏碎的肩窩問。

 

「慣了。」夏碎寵溺的笑著。

 

「啊?」千冬歲抬頭看向自家兄長,報以一個奇怪的眼神。

 

「他們吵十次十次都是這樣,開始得笨,完結得也笨。」夏碎笑著說,他那位好友好裁不裁,就是裁在個笨蛋手上,連帶自己的智商情商都好像一併下降了。

 

千冬歲給了個「對啊~」的表情。

 

「吃飯吧。」夏碎暗爽自家弟弟不是那種呆傻,親了又親他的臉頰。

 

「嗯~那我去洗洗手。」千冬歲轉身輕吻在夏碎的嘴上,臉紅耳赤的走開了。

 

夏碎看著自家弟弟的背影,暗笑了一下, 脫下身上的圍裙, 尾隨弟弟進廁所裡去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玥央
  • 今天第一名~~頭香~~
    露大的那句"開始得笨,完結得也笨。"
    好經典喔!!
    上不去,叫冰炎去畫啊!! ((這話......吧~~
    等大大的禮拜五喔!! ((我不介意重口味.....((眼汪汪
  • 冰炎是彈琴的畫不了⋯⋯

    週五仍然是重口,然後冰炎越來越渣了~ 漾漾哭完又哭,需要大家愛愛啊QAQ

    露露 於 2014/08/13 20:39 回覆

  • 悄悄話
  • fish
  • 夏碎你說!!你最後跟這千冬歲進廁所究竟有何居心!!!!
    出來面對~~~
  • Fish 你注意到啊~(奸笑)
    當然是夏碎的福利了~

    露露 於 2014/08/13 22:45 回覆

  • 弦月
  • 覺得漾漾有種回娘家哭訴的感覺XD
  • 就是回娘家啊

    露露 於 2015/06/05 13: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