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伸手托住褚冥漾的脖子,不說一話就吻了上去,那是個充滿掠奪性的吻,褚冥漾還來不及反應,他就硬是把舌頭擠進他的口腔內,恣意的搞動吸吮,把口腔內的每一吋都舔舐過一遍,來來回回的輾壓挑逗褚冥漾上後方臼齒附近的敏感點,吻得褚冥漾嘆出鼻息,哼哼了幾聲。

 

褚冥漾被吻得情動,手不自覺的攀上了冰炎的脖子,更激烈的回吻著,抬起腰一直扭呀扭,磨蹭著冰炎那抵著自己的火熱。

 

彼此的唇舌激烈交纏著著,火熱的氣息噴灑在對方的臉上,長長的睫毛互掃著,那是另一種的享受。來不及吞嚥的液體沿著嘴角溢出,晶瑩的水珠滾落,在滴下前還拉出曖昧的銀絲。

 

像是要找回自己的雄風一樣,不復以往的優游,動作都顯得有點急躁,冰炎的手己極不規舉的上下點火,明明上一刻還是那麼的順服,任憑褚冥漾竊玩,但下一刻就已經化身為色中餓狼,嫺熟的撫弄著褚冥漾身上的每一處。大掌在褚冥漾的身上游移著,耳畔,脖頸,鎖骨,來到胸前的花蕾,緩慢的輾磨。褚冥漾的手也漸漸的從冰炎的肩膀往下移,滑過健壯的胸膛,來到冰炎精瘦的腰側,暗示式的掐了幾下。

 

忍不住他的這幾下邀請,冰炎放開了那被他哽得發紅發腫的嘴唇,一口就撕咬在褚冥漾的咽喉上,下腹施力頂壓,兩根肉棒就互相擠弄,龜頭互相磨蹭,褚冥舒服得半眯著眼,揚起頭喘息著。

 

「啊~」褚冥漾拉伸著頸項,勾勒出極姣好的線條,任由冰炎在他命門上哽咬。

 

冰炎放開了他的喉嚨,雙臂支撐起上身來,紅眸中是赤裸裸的,濃烈的色慾情緒,視線在褚冥漾的身上掃蕩著,咽下了一口又一口的津液,喉嚨腥渴得過分。

 

「亞,別只顧著視姦,快點來幹我吧~」褚冥漾絞緊了掛在冰炎腰臀上的腿,媚氣的笑著說。

 

「褚,你這樣挑逗我,一會別後悔。」冰炎的聲音沙啞,腔中都是濃濃的情慾氣息。

 

「為什麼要後悔?挑逗愛人不是理所當然嗎?」褚冥漾勾著冰炎的肩膀,仰起身,伸出小貓軟舌,在冰炎的唇上舔了舔。

 

「別說腰痛下不了床啊!」冰炎一口氣扳開了他的手壓到他的頭上,把身體的重量都欺壓在他的小身板上。

 

「你不是會轉移嗎?我痛的話......」褚冥漾抬起小腹頂了頂冰炎「轉到你身上囉~

 

「你這......!」冰炎被他頂得火都上來了,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掛在額上,一口就咬著他的肩頭。

 

「唉~你屬狗啊~怎麼就是咬啊~」褚冥漾被咬得一個激靈,扭身退避。

 

「不,我屬狼。」冰炎在褚冥漾的肩上落下一圈粉色的牙印,下半身早就被褚冥漾玩弄得濕濕滑滑的火燙就抵在那柔軟的穴口上,束勢待發。

 

「哈~怎麼會自認畜......~」褚冥漾還未來得及說完,就被冰炎那突發的衝刺給頂撞成繞樑的呻吟聲。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玥央
  • 我不依~我不依啦!!
    為什麼沒有繼續寫下去~~ ((淚眼汪汪
    露大太壞心腸了~~~~
    斷在這......害人家心癢癢的想繼續看~~
  • 露露替玥央抓抓癢~

    露露 於 2014/08/25 2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