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冰炎把褚冥漾死釘在床上,每一下的衝刺都頂得褚冥漾把持不住,從嘴裡高呼出淫靡的叫聲。

 

稚嫩抵磨在冰炎的腹肌上,那肌理摩擦得褚冥漾的龜頭又痛又癢,每擦過一下,褚冥漾的小穴就絞緊一次,配合著冰炎那可比美電動摩打的腰力和律動速度,褚冥漾的後穴幾乎跟痙攣沒有分別,擠壓得冰炎又痛又爽,嘴裡都不自覺地透露出野獸般的低吼呻吟。

 

汗珠順著二人的臉側滑下,汗水在冰炎的下顎處流連著,隨著搖晃打落在褚冥漾的鎖骨上,飛散成碎片。滿身都是黏膩的濕滑,室內響轍著褚冥漾的叫床聲,冰炎的氣音和肉體的碰撞聲,交織出一首淫靡的樂曲。

 

「啊!!!」又一次擦過褚冥漾的前列腺,清淨不造作的聲音自然瀉出。

 

濕漉漉的黑髮貼在臉上,髮尾與冰炎的銀絲糾纏在一起,身上的肌膚都緊貼著,花蕾都磨在一起。

 

「啊~不行??要死了~」身體各處都被挑逗著,褚冥漾像煮開了的水,體內翻滾著,整個人都迷離得瘋狂,水蛇腰扭得利害。

 

小穴被巨大的肉柱給填得滿滿,褚冥漾能清楚感受到巨根上那猙獰的青筋脈絡,血管的膊動清晰的傳遞給他,二人就靠那部位相連著,像是一心同體的契合著,享受著這場帶來極致歡愉的性愛。

 

粗硬重重的頂入抽出,穴口磨得一遍紅腫,前列腺恰到好處的被輾壓,濕滑的液體隨著冰炎的律動被帶出滑落,沿著褚冥漾的股溝,尾椎的位置凝聚再落下,床單上都是一遍狼藉,淫靡死人的狼藉。

 

「啊~~~讓我射!讓我射呀~」酥麻的感覺湧滿全身,腿都發軟快要掛不住了,整個人都浮沈在那一觸即發的快感中,差那麼一點點就要射,卻怎麼也抵達不了的掘迫狀態下,褚冥漾開始求饒,瘋狂的搖頭,呻吟亦越發高亢。

 

「吼......」又一口的咬在褚冥漾淡粉色的胸前,冰炎一臉意亂情迷的醉倒在褚冥漾那浪蕩的叫聲中,狠不得把囊袋都一併塞進去般的用力衝撞。如果不是在現實裡不捨得傷害他的話,冰炎大概早以像那可怕的幻想般,把人一口一塊肉的拆蟹入腹了。

 

飲血食骨,把他溶入體內,永遠只屬於自己的美好。

 

「啊......」褚冥漾被咬得一痛一收縮,熱液自馬口處接連的湧出來,噴灑在二人的小腹上,一灘灘乳白的黏在自己和對方身上,貼近再分開,牽扯出無數的絲。

 

被褚冥漾的高潮痙攣絞得生痛,冰炎也快被夾射了。抽送數下,冰炎一陣低吼,腰往前深深一頂,項大有節奏的抖動著噴射出數股熱潮,打在褚冥漾的腸壁上。

 

沒有急於抽走自己的項大,冰炎享受著這種深埋在愛人體內的感覺,像是心裡的某一處被填滿了充盈。褚冥漾也由著他,只把掛著的腿放到他身旁,閉上眼,繼續感應著那猶如一心同體般的脈動。冰炎屈服於地深吸力,疲軟的壓在褚冥漾還浸沈在高潮中而微微顫抖的身軀上,在他的耳邊重重喘息。

 

二人都累得不像話,卻是無比的享受。有別於之前由冰炎主導的性愛,這一次是雙向的引導和接受,二人都驟覺有種新的體驗,比往日更為滿足歡愉。

 

冰炎半眯著眼睛,嘴微張的喘著氣,突然覺得,或許融合??並不是一件壞事?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玥央
  • 要來第2戰嗎~~
    (冰:一晚都沒問題!!
    (漾:那會死人吧!!
    (玥:反正可以復活,死不了!! 而且有人做死的紀錄嗎? 傻孩子......
    (冰:忍了那麼久,當然要做到過癮.......((漾:救命啊!!! 拖走中

    露大今天好像寫比較少欸!!
    是身體不舒服嗎?
    要好好保重喔!!
  • 其實是因為騙連載,所以分成七十四和七十五兩章了(最大原因是想看大家卡在中間,苦惱一番)

    (偷笑)

    露露 於 2014/09/01 23: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