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讚美,是當有人說:為了你,我想要變得更好。

 

褚冥漾不是第一次看見冰炎穿西裝, 冰炎的衣櫃裡只是襯衫就已經有好幾十種顏色了, 一字排開的話, 總錯覺自己看到了一條淡色的彩虹。

 

但今天的冰炎實在比平時帥氣了一百萬倍, 不知道是環境影響還是氣氛影響, 褚冥漾就是覺得自己的老公是宇宙無敵的帥。

 

, 是老公, 這個帥氣的男人終於真真正正的成為了自己的老公。不是那種說說嘴甜, 而是真正背負著承諾的稱呼。

 

冰炎身穿的是三件套式的燕尾服, 恰到好處的修身。最外層的西裝外套是一種柔和的白, 很光鮮卻不刺眼, 只有反出來的領子和口袋的反摺處是用上略帶光澤感的面料造, 與衣身做成了一倘低調的反差, 實在是匠心獨韻。中層是三排扣子的銀絲手繡馬甲, 大方得體, 優雅不凡, 配搭炭黑色的襯衫和白西褲, 腳踩一雙白皮鞋, 最後以紅榴石袖扣, 紅色的簡約暗紋窄版領帶和袋巾作點緻, 映襯他一雙閃鑠的紅眸, 確實絕配。

 

不過最能令人回首的, 卻是他臉上的自信, 意氣風發, 精神振奮和幸福的喜悅。

 

「眼睛都腫了。」冰炎取過了濕毛巾冷敷在懷中的褚冥漾的紅眼睛上。

 

「唔~還不是因為你~」褚冥漾按住了冰炎的手, 嬌嗔的說。

 

「那我補償?」冰炎俯身吻了吻他的額頭。

 

「補償什麼?」聲音輕輕的上挑。

 

「蜜月期間一整個甜點之旅? 讓你吃個夠?」冰炎輕啄了一下在軟軟的嘴上。

 

「真的嗎? 你要陪我吃啊!」褚冥漾拉開了冰炎按著毛巾的手, 一雙閃亮亮的眼睛注射著眼前人。

 

「好。」冰炎寵溺的說。

 

「真好~亞快要寵壞我了~」褚冥漾抱著冰炎的腰, 整個人埋在他的胸膛裡, 只露出一雙大眼睛往上看。實在沒有那個男人會像褚冥漾那般的嚐甜如命, 要以他的標準來準備的話, 大概是一日五餐都會有甜點, 甚至是只有甜點。冰炎答應他的話, 確實是完全罔顧了自己的舌頭, 把他寵到天上去了。

 

「老婆就是要用來疼。」冰炎親溺的用臉頰蹭著褚冥漾的側額。

 

「哼哼~我就知道~!」褚冥漾歡得踮起腳尖, 在冰炎的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

 

「我還可以有多一個要求嗎?」褚冥漾歪歪頭撒嬌的說。

 

「好。」冰炎輕輕的抿在褚冥漾的嘴上廝磨。

 

「可以脫下西裝捲起袖子, 然後……然後搬東西嗎?」褚冥漾一副「求求你嘛~」的樣子。

 

「為什麼?」這個要求實在太離奇了, 冰炎也忍不住挑眉一問。

 

「因為……因為亞露出手臂的樣子好萌嘛……而且搬東西會覺得很壯很帥。」褚冥漾臉紅紅, 有點羞答答的說。

 

「哈!」冰炎抱緊了小寶貝, 鮮有的笑了出聲。

 

「亞~」褚冥漾槌了槌冰炎的背, 暗示他不准笑。

 

「咳唔……」冰炎稍稍收歛, 整頓一下, 微笑著對褚冥漾說「都聽你的, 老婆大人。」然後俯身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紫玲瓔
  • 萌漾~~~~~
    疼婆冰~~~~~~
  • 妻管嚴(笑)

    露露 於 2014/09/05 16:05 回覆

  • 紫蝸
  • 聽某嘴大富貴!(雖然火星人本來就很有錢了)
    這篇的冰冰真是超~帥氣的!(疼老婆的男人就是帥!)


  • 妻管嚴更帥(笑

    露露 於 2014/09/18 00: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