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試過,一件東西怎麼找也找不到,但沒多久卻自己會出現。其實,幸福往往也是。

 

褚冥漾很焦急的在家中走來走去, 東翻西翻的找東西。沙發底, 電視櫃底都用手電筒照了一片, 自己的床舖, 桌子, 浴室洗手台……只要是有可能的地方, 他都檢查過了, 可是就是找不到, 真的心急死他了。

 

冰炎回來的時候就看見褚冥漾撓高屁股, 趴在按摩椅前……圓渾有緻的屁股就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 不心癢就不是男人啊!

 

接近的腳步聲驚覺了褚冥漾。

 

「啊! 亞你回來了?」褚冥漾有點眼紅紅的。

 

「怎麼了?」本來還在慾火焚身的冰炎看見了他那小兔子般的眼睛, 什麼火都被澆滅了, 眼眶紅紅的, 不是哭過就是一直在忍哭。

 

「怎麼哭了?」冰炎心痛的跪在他身邊, 撫撫他的臉頰。

 

……」褚冥漾抿著唇, 一臉要哭不哭的可憐樣。

 

「寶貝,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可以幫你嘛。」冰炎拍拍他的背安慰著。

 

………………」一開口, 眼淚就突然的湧出來。

 

「慢慢說, 不用急。」冰炎一手抱他進懷, 緊緊攬住他的腰。

 

「我…………不見…………我不見…………見了…..……」哆嗦著, 緊緊揪著冰炎的襯衫, 說話起來都亂七八糟。

 

「我在聽, 慢慢說, 不見了什麼?」冰炎輕掃他的背幫他順呼吸。

 

「不見了…………戒指…….……結婚戒指…………找不到……好多……地方…………都找不到……」斷斷續續的說。

 

「乖, 寶貝不要哭, 你哭得我都心痛了。」冰炎親親他的額頭。

 

「嗚…………」艱難的吞嚥著, 呼吸聲中都伴隨揪哽。

 

「我們一起找, 好不好?」冰炎抱著他的臉, 用袖子刷了刷他的小花臉。

 

「唔……」忍著眼淚點點頭。

 

「先去洗個臉, ?」冰炎親親他的眼簾。

 

……」點頭。

 

褚冥漾被冰炎拉著去浴室洗了把臉, 冰炎抱著褚冥漾坐在馬桶上, 溫柔的用濕毛巾抺了抺紅鼻子和紅眼睛, 還有滿是淚痕的臉頰。安慰又安慰, 親了又親, 慢慢等待他的情緒平伏下來。

 

「告訴我, 是什麼時候發現不見了的?」冰炎溫柔的問。

 

……剛剛想要替寶寶弄米糊時準備脫戒指, 可是戒指跟本不在……」褚冥漾皺皺鼻子。

 

「那記得什麼時候脫的嗎?」冰炎輕咬他的鼻子。

 

「下午寶寶喝果汁時弄了一身, 我帶他去洗澡前脫了, 就放在茶几上。」褚冥漾摸摸自己的鼻子。

 

「那茶几還有茶几附近都找過了?」冰炎吻他的手背。

 

「找了, 附近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了, 我還怕它滾到地上, 連沙發底都找過了, 可是……都找不到……。」褚冥漾說著說著又想哭了。

 

「別哭寶貝, 我們一起再找一次?」冰炎輕啄他的唇。

 

……嗯。」忍著眼淚點頭。

 

最後冰炎和褚冥漾一起找了整整一小時還是找不到戒指的踪影, 褚冥漾強忍著淚水進廚房裡準備寶寶睡醒後要吃的米糊, 而冰炎側是趴在地上繼續尋找。

 

「葛葛, 趴地地。」睡醒了的小東西自己打開了半掩的門走出來。

 

「寶寶睡醒了? 肚子餓了?」冰炎坐起來問。

 

「漾漾! 漾漾! 葛葛趴地地! 」崔斯坦子彈般跑向廚房, 趴在安全圍欄上對褚冥漾說。

 

被無視了又被小人了一下的某人, 心裡一句: 臭小子…..

 

「寶寶? 肚子餓了?」褚冥漾抺了抺手, 把洗好的米放進電飯煲裡。

 

「葛葛趴地地羞羞!」揚起小手示意抱抱。

 

「葛葛他在幫漾漾找東西啊。」俯身抱起了小肉團。

 

「漾漾哭哭?」小東西被抱起了, 也看到了褚冥漾眼眶紅紅的。

 

「不痛痛了。」小嘴啵了一個在褚冥漾的臉上。

 

「嗯, 寶寶真乖。」褚冥漾也親在小東西的臉上。

 

「別阻著漾漾煮飯。」冰炎伸手就接過了肉團, 完全無視了他的扭打和不滿。

 

摸了摸小東西的頭, 再看看冰炎問「有找到嗎?

 

冰炎搖頭。

 

……這樣啊……」眼眶又漸漸蓄起淚水了。

 

「別哭, 找不到我們再訂做一對吧。」單手抱住了肉團, 另一隻手安慰的摸了摸他的臉頰。

 

「可是……那是結婚戒指……很重要……」低頭咽哽著。

 

「沒有比你重要!」抬起他的頭吻他的眉。

 

……嗯」雖然回答了, 可是褚冥漾還是很傷心。

 

冰炎摟著他的肩膀, 讓他倚靠在自己身上。小東西就夾在二人中間, 看著褚冥漾傷心的樣子, 他也想哭了。

 

「漾漾別哭哭, ~」抱著褚冥漾的臉親著。

 

「嗯, 謝謝寶寶。」紅著眼卻對小東西溫柔的笑著, 怎麼看都怎麼讓人心痛。

 

「漾漾……寶寶知道介介在哪……漾漾別哭…..……」明明是叫人別哭, 可是小東西卻先哭了。

 

「你知道?」冰炎皺眉。

 

「寶寶知道?」同一時間褚冥漾亦驚訝的說。

 

「嗯…..…..漾漾不要討厭寶寶…..……」寶寶邊說邊哭。

 

「漾漾不討厭寶寶, 可是寶寶能告訴我戒指在哪嗎?」褚冥漾說。

 

「在……在寶寶的PP……」小東西抽哽著。

 

PP?」冰炎問。

 

Pillow, 寶寶的枕頭。」褚冥漾解釋著。

 

「怎麼會在那裡?」紅眸瞇了一瞇, 盯著小東西看。

 

「對不起…..介介漂漂, 寶寶想要……」小東西低頭抿嘴。

 

「不要緊, 寶寶覺得漂亮可以告訴我, 我可以借給寶寶。但寶寶可以答應我下次不要自己收起來嗎?褚冥漾點了點小東西的額頭。

 

「嗯, 對不起。」寶寶點頭。

 

「我去替你拿回來吧。」冰炎親親他泛紅的眼睛。

 

「嗯。」褚冥漾回吻他的下巴。

 

戒指重新回到褚冥漾左手的無名指上時, 他再一次哭了, 不過這次是喜極而泣。晚上寶寶被懲罰了要一個人睡, 他們大床中間的位置終於空下來, 而冰炎當然乘這好時機好好「安慰」愛人一番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紫玲瓔
  • 應該是餓太久了~~~~~
    呵呵^_^
  • 冰炎憋壞了~~

    露露 於 2014/11/13 09:1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