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凌兒生日, 露露就來篇賀文啊~~ 

 今天的<聲音>休刊一天~~~ 換成又甜又肉的 (凌兒指定不過也做福人群啊~~ 

 

作者我失血過多了......別救...... 週五休息 (愛說笑)

 

 

 

 

 

「嗚......」我還有得反抗嗎......

 

「小母狗,來幫主人脫衣服。」冰炎在床邊坐下來。

 

「汪嗚嗚(知道了)......」耳朵扁了,褚冥漾放下尾巴,嘟嘟嘴伸手替冰炎脫鈕扣。

 

「誰讓你用手了?狗有手的嗎?」冰炎用力捏了下尾巴,弄得褚冥漾立即捲起來,嘴裡「嗚咪~」的叫著。

 

「嗚~汪汪嗚~(啊~放開啦~)」犬類淫叫中。

 

「再來一次。」放手,向後倚,冰炎讓褚冥漾再試一次。

 

這次褚冥漾很乖的不用手,用口了......該死的!誰叫你穿那麼多扣子的衣服啊!他又用舌頭又用牙,九牛二虎才打開了一顆,對下還有五顆,這技術活想累死他嗎!

 

一顆一顆的解下去,來到冰炎的小腹前,把最後一顆的褲頭鈕都解開了,褚冥漾咬著拉鍊把他一點一點的往下開,鼻子就貼在冰炎的陽物上,嗅著那濃郁的男性麝香味兒。

 

「汪~(亞~)」褚冥漾隔著黑色的子彈內褲,用鼻子蹭蹭半勃起的陽物。

 

「小母狗,光嗅著就興奮了嗎?」冰炎用修長的手指套弄了幾下早就硬蹦蹦的小小漾。

 

「唔~」褚冥漾放軟身子,整個臉都倚在冰炎的跨下,冰炎的雄性味道真的很刺激他的性慾,不自覺地扭腰把小小漾更往前的向冰炎的手裡送。

 

「真浪。」冰炎壞笑,收手不再玩弄小小漾。

 

「啊!」褚冥漾抬頭往上向,濕濕的眼睛就像是在控訴為什麼不繼續了。

 

「舔吧。」冰炎指了指自己的跨間。

 

「嗚~汪汪嗚~(欺負人~)」嘟嘴,還是聽話的向著冰炎的陽物湊。

 

「乖~」挑眉,撫摸著他柔軟的髮絲。

 

褚冥漾用艷紅的小舌頭隔著男人薄薄的內褲布料舔著,靈活的上下遊走,描繪藏在裡頭的肉柱形狀。張嘴含了含,把布料都弄得濕濕的黏附在肉棒上,鼻子蹭呀蹭,弄得冰炎分身發硬,馬口處都濕了一大遍。

 

越來越硬的肉棒在濕透了的內褲包裹下,外形越發明顯,龜頭的部分都挺出內褲之外了。冰炎顯然是在享受這種被服侍的樂趣,沒催促褚冥漾,就讓他繼續玩樂著,反而撫了下他的髮項以示鼓勵。

 

倒是褚冥漾禁不住大肉棒的引誘,不知道是潤滑液的催情成分影響,還是身穿狗狗裝備的心理暗示,褚冥漾就是很想要,要眼前的大肉棒在自己體內狠狠堵幹。輕輕用虎牙咬住了冰炎內褲的褲頭,往下一拉,又粗又硬的肉棒立即彈跳了出來,上下晃動了幾下,搭在褚冥漾的臉上,落下了些曖昧的水蹟。

 

「唔~」褚冥漾伸脷舔了舔嘴邊的前列腺液,含進嘴裏的男性味道讓他禁不住呻吟。

 

冰炎充滿暗示意味的用拇指來回撫摸了他柔軟的唇瓣幾次。

 

褚冥漾臉紅通通的,垂眸低頭,吻在冰炎飽滿滑潤的傘狀頭部之上。舌頭故意的往馬口轉,就在那小洞上舐舔,又狠狠吸吮著。沿著硬挺得微微弧起的陽根,一下下的親吻著,又舔又咬賁起的血管脈絡,挑著筋經和摺痕來逗弄。

 

「小母狗,嘴巴真溜......含著。」冰炎毫不掩飾對褚冥漾舌技的讚賞,舔得爽了,就想要更多。

 

張開小嘴,褚冥漾一點一點把冰炎又粗又大,顏色略深的陽棒含進嘴裏。艱難的吃了一半,下巴就已經撐得酸了,含淚的往上看,用眼神抱怨冰炎沒事幹嘛長得那麼大那麼粗。

 

誰不知這淒怨的眼神刺激的冰炎又漲大了一圈。

 

「唔~」褚冥漾沒辦法再含得更深了,已經頂著喉嚨了還只是吃了三分之二的肉棒。

 

「那麼努力,給你一點獎勵。」冰炎托住他的下巴調成了一個好深喉的角度,挺跨一頂,同時抽著他的尾巴搓揉著。

 

「嗚!」褚冥漾被頂出眼淚了,嘴巴被塞得滿滿當當,幾乎沒辦法呼吸了,這禽獸還開始抽插,後穴更被電得騷麻難耐......不得不說......辛苦......但是很刺激。

 

冰炎循序漸進的抽插著,一進一出都帶出了不少精瑩的液體,自己分泌的,褚冥漾被擠出來的津液,沿沿的順著嘴角流下,滴落在床上。冰炎時而輕柔時而奮力的搓揉著狗尾巴,強弱交替的電流刺激著腸道,每電一次,褚冥漾就會吞噬和動用舌頭推卻。

 

濕熱的口腔像是度身訂製一樣,包覆著自己的肉棒,抽插了一陣子,冰炎一個深深的頂撞,火熱的種子悉數噴射進褚冥漾的喉嚨之內。抖動了幾次,把最後一發射進,冰炎慢慢的退出了進入回復期半軟的陽物。

 

「咳咳......汪嗚(討厭)......」腥羶的咸味雖然未至於完全不能接受,更何況愛人的精液本身就更具挑起情慾的能力,不過褚冥漾還是對冰炎這種突然口爆的行為抱怨,至少提前告知一下,讓他好作準備嘛~

 

「我們來交配吧,小母狗,嗯?」冰炎拍拍自己旁邊空間。

 

褚冥漾小舌一挑,舔了舔上唇,乖巧的躺下了。

 

「小笨蛋,狗是躺下來交配的嗎?」冰炎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褚冥漾耳朵都紅得要滴出血來,看著冰炎那深粹的紅眸,他也不好拒絕。不過交配唉!交配兩個字怎麼聽就怎麼羞,這發情兔就是要看自己為難嘛!

 

「嗚嗚~」褚冥漾裝得可憐巴巴的一動不動,他只是裝得像狗,不是一隻真的狗啊!還交配呢!變態!

 

誰知一個天旋地轉,冰炎居然對他的小鹿斑比眼神不為所動,隨手一個翻轉,就把他整個人按伏在床上,屁股撓高高的。

 

「不乖啊!」大掌一拍,「啪」一聲在白雪雪的屁股上落下一個五指痕。

 

「啊!」嚇得褚冥漾耳朵尾巴一起立起來炸毛了。

 

「哼!」冰炎抽著尾巴往他身上壓,一邊搓揉尾巴,一邊用半勃的陽具往他會陰處磨擦。

 

「唉~唔~」微電流刺激得褚冥漾軟穴收縮,整個人熱熱麻麻的,火熱的陽物一直磨擦著大腿根的嫩肉,戳弄著卵蛋。

 

冰炎用兩隻手指夾住小小漾的頭部搓揉著,硬得痛疼的地方溢出了更多的水意,粗糙的大掌包裹著小小漾擼動著,更夾住了他的陽筋搓揉著,讓褚冥漾又痛又爽,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自尾椎攀延到後腦。

 

「哈......哈.......啊~」褚冥漾喘得厲害,雙眼迷離,下半身多重的快感刺激極了。

 

冰炎張嘴就咬在他的背上,牙齒微微施力,大口大口的咬,然後吮,落下一個又一個牙印和吻痕。

 

「汪......(亞......)」冰炎咬完又舔,褚冥漾小腹一緊,終於交待在冰炎的手上。

 

身體一陣陣的顫抖著,射精的快感讓他腰姿騷軟,雙手都撐不住身體,整個人疲軟的趴下去。

 

冰炎卻襯著他放鬆的一剎那,解除了尾巴的限制,一下子就把自己又粗又大的陽具全插進去,代替那奶白色的假肉棒。

 

褚冥漾射了,半軟了,可是冰炎就剛好磨得發硬,如同一枝烙鐵般深深埋進軟穴之中。

 

「啊!嗚~~」剛高潮過的身體本來就極度敏感,加上微電流一直如同針灸般刺激著,今天的小穴更是感覺敏銳。冰炎把粗大火熱的突然就插進去,褚冥漾有種幾乎被戳開了的錯覺,一剎那間收緊肌肉,腳趾都捲曲起來,嘴裏更是忍不住呻吟。

 

冰炎張嘴就咬住了褚冥漾的頸項,那揚起下巴的角度極其美好,喉結就像是奶糖一樣在引誘自己下口。

 

「啊!啊!汪~(亞~)嗚~」冰炎一嚐火熱腔道就在也忍不住跨下的慾火,瘋狂的律動起來。

 

「啊!啊!啊!」褚冥漾失聲尖叫,冰炎下下都頂至深處又幾乎全抽出來,激烈的磨擦對他這敏感度大增的身體確實是種狠狠的刺激,每一下頂撞都像是撞在腦子上,暈呼呼的,雙腿都在抖顫。

 

褚冥漾高聲呼叫,毫不保留的呻吟讓冰炎更有成就感,每一下的頂撞都來得更加用力,角度更加精準。

 

「啊!汪汪(不要)......汪嗚嗚汪(不要了啦)~汪(慢)......汪汪嗚(慢一點)......啊~」褚冥漾被頂得眼淚直流,掙扎的向前爬,就是想要遠離那在自己小穴中瘋狂馳騁的烙鐵。

 

「小母狗......嗯......」冰炎才不會讓他如願,大手一攬,就緊抱住他的腰,讓每一下的抽插進到更深處,幾乎到了要把囊袋一併塞進去的地部。

 

「啊!汪汪啊!(要死了!)汪~(亞~)」褚冥漾用著聽不懂的話語大叫求饒,可是冰炎完全沒有要放過他的準備,狠操猛幹下,褚冥漾的穴口都被磨蹭得一片紅腫,白嫩嫩得屁屁都撞得紅通通了。

 

濕滑的液體在律動中被帶動出去,褚冥漾半軟的分身早被折騰得再度硬了起來,隨著律動前後搖晃,精瑩的分泌物至馬口溢出,沿著肉莖流動,滑過卵蛋,積存再滴落。

 

前列腺不斷被巨大的肉柱壓迫,青筋脈絡在上面磨擦輾壓,褚冥漾整個人都處於沒頂的迷離快感中。

 

「啊!啊!嗯!哈!」一下頂撞,就讓褚冥漾再一次射了,不是那種一股射出來的,更像是失禁一般緩緩的流出來,稍微稀薄,半奶白半透明的液體從馬口排出來。

 

明明第一次的高潮都還沒過,硬生生生就被推上了第二次的高潮,還是被插射的那種會讓人全身顫抖,毛細管大張,如同微電流電擊全身每分每寸的可怕感覺。

 

褚冥漾白光一閃,高潮得昏過去了。

 

冰炎扶著他的腰繼續律動,每撞一下馬口就再擠出一點液體,連續頂撞幾十下,冰炎終於發洩在褚冥漾的深處。

 

射精過後,冰炎累癱在褚冥漾的身上,呼吸著他身上的香氣,還有空氣中那淫靡的交媾味道,滿足的笑了。

 

「小母狗,我這發情兔子讓你了滿意吧。」冰炎轉身,把他抱在懷裡,分身仍然深深埋在褚冥漾的軟穴中,難捨難離。

 

「就只有你,才會讓我這麼深陷其中。」半撐起身,溫柔的為他退掉了身上的裝備。

 

「你是只屬於我的小母狗,嗯?」冰炎微笑著撫了撫褚冥漾汗濕的側額。

 

「嗯~」褚冥漾被騷擾得發出了一聲悶哼,卻剛好像是在回應冰炎一樣。

 

「那我也會是只屬於你的發情兔。」寵溺的笑著,輕吻他的眉梢。

 

冰炎再度躺下,把褚冥漾緊緊抱住,右手攬腰,左手十指交纏,呼吸著他身上一切的美好。左手無名指上的共生契約交織在一起,像是藤與蔓般連理交結。

 

睡前撫摸了褚冥漾的小肚子一下,說「能給我生一堆小兔子嗎?」

 

「嗯~」褚冥漾扭動。

 

「小笨蛋,你是故意的嗎?」冰炎撐起看看又一次回答了自己的褚冥漾,這傢伙是在裝睡嗎?

 

看著懷中嘟噥著睡得酣甜的寶貝,那些回答是個會讓人會心微微的美好巧合。冰炎挑起嘴角,眼神中是溺死人的溫柔,忍不住吻上他的軟唇,一再吸吮舐舔。

 

再躺下來,抱緊懷裡的寶貝,閉上眼睛。

 

飽饞的一兔一狗,二人一夜無夢。

 

 

 

 

 

 

 

 

最後最後說句: 凌兒生日快樂!!!!

 

冰炎: 凌, 生日快樂 (認真的)

漾漾: 凌兒~ 生日快樂~~~~ (笑瞇瞇)

 

露露飛撲!!! 狂吻!!! 蹭蹭!!! 

 6705...... 我幹嗎寫賀文寫了6700字......

算了.....因為凌兒生日, 露露才會這麼大方的!!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