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消失過一遍的文.......我用記憶把他重灌一遍了.......

 

阿月生日快樂QAQ

我我沒有玩過劍3啊,術語不對請指教!

 

 

冰炎現在拉著褚冥漾在逃命,事沿是某理事長忽發奇想,突然穿起了劍3中五毒教教主的服裝,說是要什麼體驗網遊的魅力,拉著全體師生一起舉行了一個劍3生存遊戲。遊戲規則很簡單,就是在限時內仍然生存,那就獲勝了。勝者能獲一個星期的假,附帶一次理事長活動的刮免權,後者對所有學生教職員來說都是極之吸引的獎品。

那麼強大的獎品下,遊戲的難度亦固然提高了。扇董事在這個古裝迷宮裡放了幾百條會吃人會吐王水速度還比美100cc機車的蠶寶寶進行截擊。

所以他們在逃命了。

「我們分途走吧。」冰炎說

「啥?怎麼分途啊!」走著走著就只剩下褚冥漾和冰炎還同在一途,其他人早在蠶寶寶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潮沖散了。褚冥漾看著眼前的沿崖,往左是肖壁,往右是密林,他們是要怎麼分途啊!

「你往右轉進密林,我往沿崖跳,把那東西引出去摔個粉身碎骨。」冰炎說。

「跳,跳?學長你摔個粉身碎骨咋辦了!」褚冥漾扭頭望著冰炎。

「那你跳?你穿穆玄英啊?」冰炎眯了眯紅眸問。

「對不起還是學長跳吧,我閉嘴。」不管你摔成怎樣了。

「哼,你倒是挺像穆玄英啊?愛哭鼻子的小鬼。」冰炎調笑著。

「我才沒有哭鼻子啊!」褚冥沒奮然反駁,那有男人容許別人喊自己愛哭啊!

「沒有?要我幫你回想一下嗎?昨天你是怎麼哭著跟我說不要了,嗯?」冰炎挑眉。

「唉......不用學長廢心了,我就是個愛哭鬼!」褚冥漾的臉色由白變紅,紅變青,青再變白......

「不,我幫你加深一下記憶吧。」冰炎一手摟住他的腰,蹬腿往左一跳,避開了一灘從後噴射過來的王水。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學長我們在逃命啊!這時候你怎麼還想這些啊!」褚冥漾深深覺得摟著他的那隻手比身後的蠶寶寶還要來得更兇狠,嚇得他拼命搖頭。

「學長?入鄉隨俗,你應該叫我小雨哥哥啊,毛毛。」冰炎說。

「唉......學......」還未說完就被冰炎凌厲的眼神定住了,硬生生轉成了「小雨哥哥」的一聲叫喚。

「毛毛乖,哥哥一會帶你吃好吃的。」說畢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腳尖用力,一踏步就衝到地獄蠶寶寶的前面,拿著烽云凋戈做好架勢,準備迎擊。

「哇!」蠶寶寶張大嘴巴露出幾千隻沾著血肉的尖牙,褚冥漾驚呼一聲,很本能的丟了幾張爆符就腿軟了。

「毛毛別怕,哥哥會保護你。」冰炎對哥哥這兩個字漠名的有好感。

Btw,冰炎怎麼殺蠶寶寶並不是這文的重點,大家只要知道蠶寶寶最後變了一團馬賽克橫躺在地上就夠了。

「毛毛又哭鼻子了呢。」冰炎蹲下來用指腹抺了抺他的眼角。

「這是生理淚水!嚇的!」褚冥漾說。

「是嗎?不過我肯定毛毛昨晚一定是哭鼻子了,嗯?」冰炎笑出了一個媚惑的弧度。

「唉......」褚冥漾蹬著腿往後退了幾步,冰炎那發情兔又發情了!

「毛毛真可愛。」冰炎輕巧的抱起了褚冥漾,帶著他逃到密林的中央。

 一個閃神,褚冥漾就被冰炎帶到渺無人煙的深處,率不及防就被冰炎丟到地上。

「毛毛嘗嘗看?很好吃的。」大手捏著他的下巴,把跨下早已把衣擺頂出了弧度的,湊到他的臉頰蹭磨。

「嘗什麼啊!不要太過份了唉!我們在逃命落啊!」褚冥漾推卻。

「毛毛乖?」冰炎挑眉,那聲音溫柔得讓褚冥漾都雞皮疙瘩了(久M成習慣了)

「就只會欺負我......」不情不願的解開了他的腰帶,倘開衣襟,也解開他的褲頭,把乖張的陽具掏了出來。

「哥哥最疼毛毛了。」摸摸他的頭。

「哦~」褚冥漾張嘴含住了他的龜頭。

「唔~」暖暖的口腔軟舌使冰炎舒服的輕哼。

小巧靈活的舌頭在光滑的龜頭上打轉,舌尖搜刮著馬口,輕挖那小小的洞。又沿著包皮邊緣緩緩舔舐,技巧地把包皮一點點扳開,吸吮之餘又廝舔龜頭與莖身的連接皺摺,臭著冰炎濃重的雄性味道,褚冥漾雙頰都漸漸泛起了情慾的紅。

「呼......」舒服得倒吸了一口氣。

手並沒有閒下來,褚冥漾一手搓揉他的囊袋,一手套弄著莖身,嘴巴熱切的討好著龜頭,又含又舔又吮,把龜頭弄得水亮水亮,甚至用牙齒跳皮的輕咬輕磨。

「毛毛皮了,要哥哥懲罰啊?」冰炎一把把他拉起,一轉一按讓他伏在樹幹上,自己欺身壓在他身後,在他耳邊吹著氣說。

「唔啊~」耳朵被冰炎含在嘴裏虐待,腰都軟了。

「毛毛越來越可愛了。」伸手解開他的褲子,腰帶一鬆褲子就連同褻褲一起退到膝蓋處掛著,露出光滑的屁股。

 冰炎用沾了口水的手指開拓他的後穴,摸到之處又軟又火熱,隨著手指的進出而漸漸分泌出腸液潤滑著,容許冰炎放入更多的手指,進出之餘,也旋轉,屈曲,拭刮。

「啊啊~」褚冥漾忍不住呻吟出聲。

「毛毛的小嘴又貪吃了。」手指搓揉夾起腸壁的軟肉,冰炎發出低沈的笑聲,胸膛的震盪隨著緊貼的背傳遞到褚冥漾身上。

 「唔~」褚冥漾不耐煩的扭了扭腰,咬著唇渴望更多更深的。

「毛毛想要什麼,嗯?」冰炎退出了手指,用自己發硬的陽具抵在穴口。

「唔~學長知道的~」褚冥漾嬌嗔的頭一望,嘟著嘴扭了扭腰。

「學長?」冰炎轉了轉陽具,在穴口處要進不進的調戲他。

「嗚......小雨哥哥......」褚冥漾伸出艷舌舔了舔上唇,眼眶有點發紅。

「毛毛想要什麼,嗯?」冰炎用大掌揉著他後腰最軟最麻的位置。

「想要,想要大肉棒......想要小雨哥哥的大肉棒......幹我,幹我......」褚冥漾主動用手扳開自己我屁股,一手捏著一邊的臀瓣拉開,讓小穴更好的準備吃下冰炎的肉棒。

「這樣?」冰炎狠狠一頂,直接把陽具一插到底,到囊袋都抵著他的臀肉的地步。

「啊!!!」褚冥漾被嚇得尖叫。

「毛毛又濕又熱又軟,好舒服。」冰炎緩緩的,九淺一深的廝磨著。

「唉啊~不是,不是這樣.......」褚冥漾扭著腰,自己緩緩的進出吞吐。

「毛毛是要怎樣?」冰炎看好戲的按耐著,故意要他慾求不滿。

「幹我嘛~小雨哥哥......狠狠幹我嘛~」聲音都帶著媚意。

「毛毛真嘴饞。」說畢,冰炎奮力挺跨,一下比一下重,把他幾乎頂得離地。

「啊啊!哥哥......小雨哥哥......」褚冥漾雙腿崩緊,不用手捉住樹幹一定會被冰炎頂得撞上去。

「毛毛......」冰炎摟著他的腰奮力進出,每每都惡意朝著那一點進攻,輾壓磨擦。

 「啊啊!別,別啊......別DD我了......會壞掉的,嗚~求你啊~」褚冥漾哭著求饒,搖頭。

 冰炎微笑,更加賣力的瞄準目標動跨,大開大合,幾乎抽出又完全插入,把濕潤的液體隨著動作拉出體外,沿著大腿滑落。穴口被磨得發紅,帶白的泡沫在連結處被拉扯磨破再打起,淫褻而有羞人的水聲與肉體的碰撞聲在森林裡回響著。

「求CD.......會死,會死的.....啊!」褚冥漾在瘋狂的律動中啜泣,被頂得仰起了頭。

「打怪途中不能喊停啊。」冰炎捏著他的乳頭左扭右擰,用指甲刮他,感受著每一下刺激帶來的收縮痙攣。

「嗚啊!別,別啊......受不了了......啊!」白光一閃,褚冥漾高潮了。

後穴還沈浸在高潮的餘韻中而顫抖痙攣,冰炎襯機繼續抽插,繼續磨擦著他的敏感點。

「嗚嗚......不要了......不要了......」哭著蹬腿扭動身子反抗,敏感得要死的腸壁被插得難受死了。

「等等,毛毛再忍一下。」冰炎緊扣著他,奮力再抽插幾下,把熱切的都交代進去了。

抽出了濕黏黏的陽具,疲軟下來的同時,也把白濁連拉了出來,沿著穴口股間滴落到地上。

冰炎攬著腿軟的褚冥漾一起滑在到地上去,在懷裡抽弓去帕子略略抺去他身下的一塌糊塗,看著他既疲累又紅通通的臉,滿意的勾起嘴角。

「學長你出BUFF......害我要回重新點了......嗚......」褚冥漾捲縮在冰炎懷裡,嘟嘟囔囔的埋怨著,漸漸沈睡。

「愛哭鬼......」冰炎又刮了刮他的鼻子,輕輕親在他的眉心處,抱著他走進移動陣了。逆光中彷彿看見了一抺深情而寵溺的笑容掛在嘴邊。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神 月華
  • 看完之後不知道要從哪吐嘲...
    所以就在噗浪說說有哪些地方有錯誤

    辛苦露露了...我有看到你說原本打得全都掰掰沒有備份
    感謝你還特地趕出來這篇賀文給我
  • 親親阿月,錯了的那些我再改一下吧,生日快樂

    露露 於 2015/05/16 17:59 回覆

  • pudasun123
  • 親愛噠!節操又掉啦!
  • 節操君早就死掉了!

    露露 於 2015/05/16 22:13 回覆

  • 判判
  • 露露,我看完的想法只有一個:既然是扇董舉辦的活動,代表她一定躲在哪看戲吧,這樣冰炎不怕他和漾漾的.....被看光光了?(對不起,我很理性)
  • 不要緊,他們都會下結界的

    露露 於 2015/06/21 23: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