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海浮沈@小喵咪]: @霉神退散你死了沒?

[哥很帥@歲歲有今朝]: @霉神退散他閒得慌.....

天無絕人之路@霉神退散]:  zzz (¦3[▓▓]

[腐海浮沈@小喵咪]:不是去參加訓練營了嗎?

[汗衫報銷@餵金魚]:@霉神退散他第一天就被人抬回去了

[好好吃@飯團君]:為什麼?

[汗衫報銷@餵金魚]:輕度腦震盪

[哥很帥@歲歲有今朝]:被巴到腦震盪, 還麻煩我去接人......

[汗衫報銷@餵金魚]:還鼻血狂噴, 賠我汗衫......

天無絕人之路@霉神退散]: ε٩(๑> ₃ <)۶з 又不是我想的

[汗衫報銷@餵金魚]:那血地圖是誰的? 要驗DNA嗎?

天無絕人之路@霉神退散]: ´`)

[腐海浮沈@小喵咪]:被學長巴到腦震盪噴鼻血什麼的......好經典啊~~

[好好吃@飯團君]:腦殘君...... 為什麼你能活到現在......

 

褚冥漾一面吃他的巧克力一面刷手機, 這吃貨正餐都不愛就只吃那些甜不拉機的見鬼甜心, 到今時今日都沒有糖尿病死還真是一個奇蹟。而且吃極都是那種小身板, 已經夠被一眾女生猛拉著仇恨值......更何況, 這盒高級巧克力還是冰炎親自送來賠罪的......

 

「咯咯」敲門聲。

 

「我進來了。」冰炎抱著一大束花, 一盒和褚冥漾手上的完全相同的巧克力進來。

 

「啊! 學長午安。」褚冥漾放下了手機。

 

「今天有怎麼樣了嗎? 醫生來過了沒?」冰炎一面插花一面問。

 

「提爾來過了啊~ 都說沒事了明天就可以出院。」傻笑著, 那甜甜的好香啊~ 褚冥漾本人表示進醫院什麼的他熟能生巧了, 只是留點鼻血和輕微腦震盪什麼的, 簡直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你看你看, 地獄使者聽到我只是腦震盪和留鼻血就立刻把我暴罵一頓, 說我阻礙她寶貴的時間, 而娘和爹只是問了句「死了沒」就掛了, 證明我褚冥漾抗打能力極佳!!!  ヽ(✿゚▽゚)ノ

 

「那就好。」把新的巧克力遞過去。

 

「哇~謝謝學長!!!」雙眼一閃一閃的飛快接過來, 心裡想著還真是萬惡的有錢人, 這麼一盒15粒裝的高級巧克力就已經夠他一個月的生活費了~~ 自己住了三天醫院就收了三盒......或許被巴到腦震盪不是一件壞事? (你已經被巴到智商負值了吧......)

 

「啊? 學長沒事了嗎?」聽說一回來就去幹了個全身檢查唉?

 

「沒, 只是資訊素有點亂, 要服點抑制劑。」既然檢查報告沒驗出什麼病變, 冰炎將自己的心臟揪痛, 胃熱和氣血不通全都歸咎於資訊素的影響。

 

冰炎伸手揉了揉學弟睡到膨鬆的頭毛, 手感真好。

 

「明天就開學了都準備好了嗎? 」看著他把臉頰塞得鼓鼓的, 感覺真有趣。

 

「唔嗯?」 (´)ω・(`)? 倉鼠上身......

 

「......你是藥劑系的, 一年級可以選修九瀾教授的毒藥學, 那個挺有趣。」冰炎忍不住捏了他肉肉的臉頰一下......誰叫你這麼鼓, 引誘我「出手」。

 

「啊......我選了賽塔教授的內服藥分柝, 毒藥學要下學期才有啊~」揉了揉紅紅的臉蛋......暴力紅眼兔......

 

「嗯, 那一科也很不錯, 記著之後要一併上他增補藥學, 很實用。」冰炎說。

 

「學長不是醫科生嗎? 怎麼對藥劑系的選修那麼清楚?」褚冥漾歪歪頭問。

 

「我是天才。」冰炎肯定的回答。

 

「.......」不明白。

 

「我把可以上的選修課都修過了。」冰炎挑眉。

 

「.......」褚冥漾在發呆。

 

「所有學系的。」冰炎補充。

 

「......你不是人! 你絕對不是人!」這怎麼可能! 打死我也不信! 學分怎麼計? 出席率怎麼辦? 你當你是哈利波波還是鳴人, 會魔法還是影分身啊! 你只是一隻普通的暴力紅眼兔啊! (一點也不著通好嗎......)

 

「你說誰不是人呀吓!」冰炎青筋爆現, 提手就想巴下去, 完全忘了眼前人是被自己巴到入院的。

 

「哇! 別打頭了啦~~」:;(∩´﹏`);: 褚冥漾捂著自己求饒, 這貨絕對是暴力紅眼兔, 自己都是病人了還想巴, 變態! 殺人狂!

 

「......」看著他發抖的樣子, 冰炎又硬生生停在離頭約一吋的距離。

 

白花花的被套上先是出現了零星的紅點, 然後慢慢變成一灘了。

 

「喂!」冰炎立刻扯過一旁的紙巾替他捂住止血。

 

「唉?」褚冥漾也被自己突如其來的鼻血嚇到了。

 

「怎麼又流鼻血了啊!」剛進來的提爾拋下手上的慰問品飛快跑了過去。

 

「啊! 醫生~」褚冥漾揮手跟提爾打招呼。

 

「......冰炎, 你又打他嗎?」用手電筒照了照褚冥漾的眼睛, 認為沒什麼大問題的提爾皺眉看向冰炎。

 

「才沒有。」冰炎咬牙仍然捂住褚冥漾的小鼻子, 提爾那眼神是在控訴自己嗎? 雖然他有想要過打, 但還沒有巴下去好不!!!

 

「......」提爾表示懷疑(。ŏ_ŏ)。

 

「學長真的沒打我啊!」褚冥漾回答說。

 

「......」冰炎給了一個我就說「沒有」的表情(눈‸눈)

 

「不過他準備打罷了!」褚冥漾很找死的延續話題。

 

「......」提爾反給了一個「你還說你沒」的眼神(ಠ_ಠ)

 

冰炎很盡責的幫褚冥漾捂鼻子, 嗯, 用力的......捏。(눈言눈)

 

「嗚!!!痛痛!!! 鼻子要掉啦~」某蠢萌哭喪著臉 ・゜・(PД`q。)・゜・

 

「冰炎!」提爾警告著。

 

「嘖!」冰炎放開讓提爾接手, 一臉不悅的。

 

「醫生~~~我的鼻子還在嗎~~~」褚冥漾揪著提爾的大白掛哭啊哭......

 

「還在還在。」提爾大哥哥安慰著, 這蠢萌怎麼看怎麼可愛。

 

「暴力紅眼兔欺負人......」喃喃著把腦殘說出口。

 

「誰紅眼兔了!」冰炎大吼, 拿過一邊慰問品就丟過去!

 

「嗚......」某差點被提子擊中的倉鼠被吼得抖抖抖, 你承認暴力了嗎......

 

「冰炎!」提爾再一次警告著。

 

「嗚~ 騙人, 明明就是只紅眼兔, 還是只會說謊的兔子!」褚冥漾生氣。

 

「啊? 冰炎怎麼說謊了?」提爾問。

 

「他說他把所有選修課都讀過了!」褚冥漾說。

 

「......他沒說謊啊」提爾答。

 

「......」思考ing

 

「......」提爾在呆瓜的面前揚了揚手。

 

「不科學! 這不科學! 火星人! 你絕對是火星人, 不要來侵略地球, 快回月亮堵年糕!」語無倫次ing

 

「你找死!」冰炎擠出幾隻字來, 衝過去就想把人暴揍一頓 (#)9

 

「夠了! 冰炎! 他已經被你打到腦震盪了, 你是覺得他不夠蠢, 要把他打成白痴嗎!」提爾用醫生的威嚴吼著。

 

「嘖!」就在床邊停住腳步。

 

「......」醫師你確定是在幫我而不是嗆我嗎......

 

「他那麼蠢, 你就隻眼開隻眼閉吧。」提爾摸摸某蠢萌的頭。

 

「哼!」冰炎鼻子噴氣, 不滿的斜盯著褚冥漾看。

 

「......」醫生我很確定你跟學長是一伙的......我好歹是藥劑系的首席, 你這叫其他人情何以堪呢......

 

褚冥漾的鼻血終於止了, 冰炎看著他捏得紅紅的鼻子, 挑眉笑了。

 

「什麼......」學長的笑容好詭異......

 

冰炎一步一步走近病床, 褚冥漾就一步一步的退, 去到了退無可退的邊邊位置, 褚冥漾很掩耳盜鈴的抱頭閉眼, 裝死算了。

 

「嗯......流鼻血就不要吃巧克力了。」拾起開了和未開的巧克力, 轉身離開。

 

「唉?」沒有預期而來的巴頭, 褚冥漾張眼就看見冰炎拿走了慰問品們......

 

「......」褚冥漾呆滯的看著冰炎關門 (д)

 

停頓了十秒, 某蠢萌崩潰的哭慘了...... 

 

「巧克力~~~~~~~~~~~~」。゚(゚´Д`)ノ゚。 褚冥漾對巧克力君使出了爾康手

(攻擊力 0, 巧克力君收伏失敗)

 

巧克力被拐賣成功, 再也沒有回頭。

(攻擊力999+, 褚冥漾完敗)

 

「不人道......嗚......虐待兒童......嗚......」哭得喘噓噓, 最後昏睡過去了。

 

 

 

嗯, 事實證明, 要懲罰學不乖的吃貨最好的辦法, 就是沒收他的食物.....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謝佩珊
  • 哈哈哈哈 學不乖的吃貨~~ (笑到在地上打滾
    (某漾:是有那麼好笑嗎? = =#
    我笑的肚子好痛喔~
    而且這篇一整篇都很搞笑阿~~~~
  • 漾漾這蠢萌不好笑才怪

    露露 於 2014/11/03 08:50 回覆

  • 冰櫻楓星
  • 漾漾好可愛哦!!
    冰炎好可憐哦!
    啞巴吃黃蓮指的就是冰炎了
  • 冰炎會吃更多的黃連啊
    畢竟漾漾是上天派來克死他的

    露露 於 2014/11/03 08:52 回覆

  • 霍妮
  • 這篇文章很搞笑!!!
    看這對紅眼暴力兔子與甜食控黑狗互對
  • 基本上只是某蠢萌在耍寶,迫得某紅眼兔快急火攻心吐血而亡罷了

    露露 於 2014/11/03 08: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