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早安。」易航已經是個大學生, 年後就要到國外當交換生, 整個人都成熟了不少, 不再是那個毛毛燥燥的小伙子, 五觀上也越來越像易天, 不過就是比較愛笑罷了。易天放棄了家主之位換來穆然的存在, 不過家主之位這些年還是落在易天他爸身上未有外傳, 照情況來說易航繼承的機會也不俗, 而易航本人似乎也有爭取的意願, 所以易天才能說服穆然讓易航出國留學歷練, 即使穆然有多麼的不捨得。 

 

「易叔早安, 阿爸還沒有醒來嗎? 穆槿和易航在吃著早餐, 一見易天下樓了就想著去廚房把他的份拿出來。

 

「嗯, 你爸爸他還在睡。」易天微笑, 自然的坐到餐桌前拿起早報。

 

「那一會我和小航先去會合徐哲浩, 易叔你等阿爸醒了再過來吧。」穆槿把早餐放到易天面前。

 

「好。」易天收起了報紙。

 

「易航, 好好你幫姐姐忙。」一面吃一面說。

 

「知道了。」易航倒了一杯熱茶給易天。

 

吃過早餐後穆槿和易航就出門了, 易天就拿著早報和茶坐在床的旁邊等穆然醒來。穆然已經好久沒準時起床了, 人越大情況更甚, 即使醒了, 也要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回過神來, 每天都因為低血壓而要賴床好一陣子, 現在幾乎是不到九點不見人。 雖然穆然睜著眼卻迷迷糊糊的狀態是很可愛, 看著他呆呆的樣子易天就覺得心裡暖暖的, 滿滿是對他的保護欲, 但這情況也是在警告著易天, 穆然的身體到底有多差。就算每天都好好保養著, 藥膳、維他命、高價的營養劑一樣不缺, 穆然的身體仍然不見好轉, 就只是維持著, 易天明白, 這就是落下的「病根」。

 

「唔……易天?」穆然張開眼睛, 輕淡的聲音響起。

 

「怎麼了?」易天見穆然醒了, 放下手上的報紙走到床邊, 俯下來輕輕撫著穆然的額頭。

 

「穆槿……出去了嗎?」穆然眨眼, 花了點時間才對焦在易天身上。

 

「對, 你吃點東西我們也跟著過去, ?」易天扶著穆然坐起來, 一手抱著他的肩讓他倚著自己。

 

「嗯……呵欠……我去梳洗一下。」穆然揉揉眼睛, 整個人還是有點愣的。

 

「不急, 再等一下。」拉著迷糊暈眩都想要下床的穆然, 易天倒是襯他不清醒的親了又親, 吃了幾把豆腐。

 

「唔~ 易天~ ……」嘴巴被易天堵上了。

 

在床上滾了又滾, 親了又親, 易天抱著穆然在床上親密了大半小時才溫溫吞吞的拉著人下了床。穆然簡單的梳洗了一下, 易天則去了翻熱早餐, 待穆然換好衣服下樓時, 易天已經準備好了養生粥和蔘雞湯等著穆然。被易天盯著看, 穆然都吃得很慢, 也不敢少吃, 最後喝了一碗粥和兩碗蔘雞湯才作罷。

 

穆然摸摸圓滾滾的肚子, 其實心裡急不及待的想要去穆槿那, 但易天不準, 易天說穆然沒有散步夠半小時就不準去穆槿那裡, 穆然唯有乖乖的跟著易天在花園裡散步。二人十指緊扣, 不緩不急的散步, 也襯著早上的陽光沒那麼熱毒, 讓穆然好好曬曬太陽, 活動身體。

 

活動完易天又怕發汗了的穆然會冷到, 捉著人抺了又抺, 讓他坐在沙發上休息了好一陣才拉著人動身出門, 到真正出門時都已經過十一點了。

 

xxx

 

「槿槿, 這件不錯, 立體蕾絲的白紗拖尾很漂亮! 像個公主一樣!」徐哲浩看得雙眼一閃一閃的。

 

「嗯, 可是之前那件連肩的也很漂亮, 很素雅大方。」穆槿揚著裙擺看。

 

「姐, 看著我拍一個。我覺得第二件最好看, 那件腰線修長, 不露卻性感。」易航拿著拍得立拍了張照片, 等照片退出來了就放到茶几上, 並排著七張的照片, 手上的是第八張。

 

「不知道阿爸和易叔會覺得那件漂亮呢?」穆槿看著茶几上的照片說。

 

「穆叔一定會說槿槿穿什麼都漂亮~」徐哲浩逗著穆槿說。

 

「穆叔說什麼父親也會認同。」易航拿著汽水喝。

 

「我一會告訴阿爸和易叔說你們用他們來打趣。」穆槿笑著說。

 

「槿槿~ 別賣掉我呀~ 一會穆叔不讓我娶你啦~」徐哲浩摟著穆槿的手臂撒嬌。

 

「姐你別! 阿爸一定會揍死我, 然後我會痛, 我痛姐你又會心痛, 穆叔也會心痛, 姐你不捨得吧!」易航苦著臉裝慘情, 拉著穆槿另一隻手說。

 

「小航, 你就會轉我的死穴。」穆槿無奈笑笑, 這個弟弟就是愛撒嬌。

 

「槿槿……」徐哲浩對於穆槿只安慰易航這點表示不滿, 雖然早知道穆槿既是父控又是弟控, 可是作為未來老公的心裡就是不暢快。

 

「我兩個都不說。」穆槿微笑, 徐哲浩就是這點可愛, 平常時就會像個弟弟般愛撒嬌別扭, 也會爭寵, 可是到必要時卻會奮不顧身的為她遮風擋雨。上次她在約會時突然那個來了, 徐哲浩二話不說就衝去替她買衛生巾, 顧不了面子什麼的直接問售貨員那個好就各款都挑了些, 還很貼心的買了暖暖包, 說是怕她肚子痛。

 

「還是槿槿最好了。」徐哲浩輕吻穆槿的臉。

 

「嘴滑。」穆槿捏了下徐哲浩的耳朵說。

 

「鈴鈴鈴鈴鈴~~~~~」易航正想打趣說閃死人之際電話響起了。

 

「喂, 穆叔。」看見是穆然的電話來示, 易航很識趣的打開了擴音裝置。

 

「小航, 槿槿試得怎麼樣?」穆然語氣中滿是期待。

 

「姐她人美花嬌, 穿什麼都好看。」易航調氣說。

 

「小航!」穆槿不好意思的叫著。

 

「小航不要欺負槿槿啊, 我這邊……也開了擴音器。」穆然笑著說。

 

「唉~ 阿爸! 我沒有啊! 穆叔告訴阿爸我沒有欺負姐啦! ~ 快替我說說啦~」易航悲鳴。

 

「阿爸, 你和易叔到哪了?」穆槿笑著問。

 

「你易叔他在開車, 來你那的路上了。」穆然眉開眼笑。

 

「大概在上西九路, 還有一兩個街口。」易天在一旁回應著。

 

「嗯, 易叔, 婚紗店門前有停泊位置, 直接駛過來就好了。」徐哲浩說。

 

「好啊, 還有一個街口, 我看到婚紗店了。」穆然說。

 

「阿爸今天是坐黑色悍馬嗎?」易航趴在沙發上, 瞇著眼睛看向窗外, 不遠處正有一輛在等綠燈的悍馬。

 

「嗯, 就是平常那輛啊。」穆然回答。自從發生車禍以後, 易天都只會用強硬的車子載穆然出入, 生怕又有個什麼萬一, 而當中又以這輛特製的悍馬最堅實, 穆然這幾年幾乎天天都是靠這輛出入。

 

「啊! 那我看見你們了。」易航笑著說。

 

「嗯, 很快就……」穆然還在笑話之際, 剛綠燈駛出的悍馬就被一輛大貨車攔腰撞了, 易航電話的另一邊頓時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 然後電話就斷掉了。

 

……」目到這一切的三人頓時愣住了。

 

穆槿腿軟整個人滑到地上, 拉著了徐哲浩的手, 讓徐哲浩稍稍回神。徐哲浩立即抱著穆槿, 壓下心裡慌亂極了的情緒思考要怎麼做。

 

「我給文揚叔和江秘打電話, 浩哥你報警。」易航紅著眼, 手指都是抖的按著屏幕。

 

「小姐, 你帶她去換衣服, 快點!」徐哲浩也是抖著手說話都快咬到舌頭, 吩咐著旁邊呆掉了的服務員說。

 

穆槿漠然的被扶著進了更衣間, 這邊的徐哲浩和易航強撐著抖得慌的心, 來來回回打了好幾通電話, 等穆槿換好衣服, 三人就趕著去現場。

 

這高興的日子, 注定不平靜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yanyanwong0543
  • 冰漾文写得大好
  • 謝謝啊~

    露露 於 2014/11/04 20:51 回覆

  • 刖仳幽芸
  • 我來卡位了XDDD
  • 你卡慢了啊

    露露 於 2014/11/04 20: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