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陽從沒想過這樣的事會再一次發生在他們身上, 人是白著臉的趕到醫院去, 跟那年一樣, 在他收到易航的通知時, 手機差點就沒握住了,  膝關節都軟下去, 不扶著旁邊的櫃子整個人就要倒了。蘇文陽看著手術室門外亮起的紅燈, 心裡又慌又怕, 雖然臉是冷靜的, 可人都坐不住, 就在門外踱來踱去, 像是不走動那慌心的感覺就會提到心尖處。

 

門外還有穆槿哭得死去活來, 徐哲浩哭喪著臉的安慰著, 易航冷著臉坐著等, 可是眼睛都是又紅又腫的, 看著就知道不知哭了多少遍 。

 

易天他爸也和江秘書之後也一起趕到了醫院, 易天他爸都已經是花甲之年, 不過人看著卻是精神壯健, 走路都是大步大步連拐杖也不用, 但現在光坐著手都抖得不成話, 畢竟是至親, 一次又一次的病危下來, 再年輕人也心老了幾分。

 

易天他大伯, 還有身邊打下手的幾位都趕過來了。

 

醫生臉上的青白冷汗, 護士推著血漿進進出出。蘇文陽忍不住皺眉, 怎麼他們就不能讓人省省心, 屢次要身邊人為他們犯著怕著......看著那紅艷的燈, 蘇文陽眼眶熱熱的, 他怕極了再見到那年的差一步進鬼門關的穆然, 也怕極了看見那個像是失心瘋了的易天。蘇文陽愛穆然, 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跟易天搶, 也沒打算把那份埋藏著的感情顯露出來, 除非那天穆然想要離開易天, 不然他一輩子守著就滿足了。心系的人又躺在手術床上搶救著, 怎麼都是種折磨, 穆然那副身體能否承受下來什麼的......蘇文陽連想都不敢想...... 眼淚不自覺就流出來了。

 

其間廖飛接了電話, 事情調查下來就只是一單普通的車禍, 背後沒人指使也沒有些什麼陰謀詭計, 就單單是剛剛遇著恰恰。貨車司機突然心臟病發在全速駕駛途中就昏迷不醒, 剛好就撞上了易天和穆然他們的車。而且更不巧的是卡車攔腰撞上悍馬之餘, 還把車握撞到旁邊的燈柱之上, 易天他們的車幾乎被折了兩節。 如果不是悍馬較剛硬耐撞, 人應該在裡面就被夾成......

 

卡車司機當場死亡, 頭撞在擋風玻璃上, 腦漿都溢出來了。

 

至於易天和穆然, 真的不相上下, 沒有誰比較好。

 

易天不是首當其衝的那個, 可是撞上燈柱之後的反作用力, 讓易天一腦袋的撞在玻璃窗上, 頭破血流之餘, 大大的口子劃得通處是, 那張俊臉都被毀了。最危急的一度, 是劃在脖子頸動脈上的一度口子, 醫生都說如果再劃深一點, 易天應該會當場死亡。不過即使這樣, 易天的失血量也驚人得可怕, 而且右大腿整個粉碎性骨折, 將來即使身體養好了, 難免也有一腿廢了。

 

副駕駛座首先迎上去, 卡車就直接撞在副駕座和後座之間, 正正就是穆然的位置。即使易天有多想保護他, 但剛起步的車怎麼也扭不了馱, 跟本就避無可避。穆然送進來時已經一度停了心跳斷了呼吸, 急得陪車的易航都哭了好幾遍, 背都嚇得濕透了, 一次又一次的哭叫著「穆叔!穆叔」, 穆然肝臟嚴重出血, 腎破裂, 左邊的手臂骨和胸骨幾乎全都碎掉了, 不少碎骨都插進了肺做成了血胸, 醫生都說了要有心理準備, 即使人救回了, 以穆然那副身體......恐怕也撐不久。

 

人人都在擔心穆然, 穆槿哭著都碎碎唸「阿爸, 阿爸」的, 直至醫生推門出來, 所有人的心眼都提上來, 注視著。可是醫生那副嘴臉, 就讓所有人都知道大事不妙, 還以為穆然沒挺過來, 誰想到先傳來噩耗的卻是易天......

 

「很抱歉, 不過易先生他傷得太重, 恕我們無能為力。」醫生出來第一件事要交待的, 就是易天的死因。

 

一瞬間所有人都靜默了不敢吭聲。

 

「易先生他失血太多, 腦部缺氧, 猛烈撞擊導致腦幹死亡, 我們已經盡力了......」醫生強壓著眾人的低壓和氣勢, 氣也不敢出的說。

 

「阿爸......阿爸! 嗚哇......」易航腿軟跪在地上哭, 捲著身子緊抱著自己, 放聲大哭。

 

「怎麼會......怎麼會......」易天他爸揪著江秘的手整個人都軟了, 主心骨都像是抽掉了, 口中喃喃自語混亂得組織不出一句完整句子, 往昔那個有魄力有氣勢的大人物一下子就崩潰了。

 

「嗚......嗚......」穆槿的眼淚和掉線的珍珠一樣, 跟本沒停過。

 

「哈......唔......」徐哲浩啞聲忍著, 想要安慰穆槿, 卻發現張著嘴一句「沒事的」都說不出來。

 

「那......」一開口, 那聲音抖得連蘇文陽自己都嚇了一跳, 深深吸一口氣, 壓下不安提問著「穆先生他情況怎麼了。」

 

「穆先生他......雖然暫時是救回來了, 但各個器官都在衰竭, 器官移植是必需的, 但以穆先生的身體......他承受不了......」醫生咽了一下, 「我們會盡力讓他減輕痛苦, 不過......情況不太樂觀, 請各位有心理準備......」

 

聽到這裡易航已經哭瘋了拍著地叫喊, 「阿爸阿爹」什麼的斷斷續續, 他年紀還小, 一直都是穆然寵著長大, 易天盡心力的栽培, 現在兩個至親突然都離開自己, 易航彷彿半邊天都塌了。拍得槌得手都又紅又腫, 整個人才斷了線般瑟縮哭泣著。

 

穆槿是直接哭昏過去了, 易天對於他是另一個爸, 雖然沒有穆然那麼親, 但歲月下來, 易天都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份, 易天走了, 穆槿就已經夠痛, 現在醫生告訴她穆然也等不久了, 這跟要了她的命沒分別。穆槿跟本沒辦法面對穆然的生死, 一直都處在高度緊張的精神在醫生最後的一句話之下, 壓垮掉了。整個人眼前發黑, 身體晃了晃就栽倒下去。

 

穆槿暈倒在徐哲浩的懷裡, 急得徐哲浩紅了眼, 淚水一滴一滴打在穆槿蒼白的臉上, 一聲又一聲的叫著「槿槿!」, 到醫生衝過來照看都捨不得放手, 像是覺得放手了連她也會失去了, 人命那麼脆弱, 穆槿又那麼瘦, 徐哲浩怕他不捉著穆槿, 連穆槿都會消失了。

 

只至於其他人怎麼樣, 蘇文陽已經沒了那個閒暇去理會, 他掩著眼睛的袖子早就濕透了, 心又實又痛揪成了一團。 一個是他亦師亦友, 最為尊敬的人, 一個是他心心不捨, 想要一直遠遠守護的人。他可以怎樣......可以怎樣......蘇文陽指節握得用力, 泛白的微微顫抖著。 冷靜? 別說笑了, 光是憋著不要哭出聲音, 就已經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氣......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刖仳幽芸
  • 坐沙發~~
  • 坐芸芸大腿

    露露 於 2014/11/06 00: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