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嚶嚶嚶……」某蠢萌趴在課室的桌子上, 手上揪著一張吃過的包裝紙, 還在悼念他家可愛的巧克力君。_(╥﹏╥)_

 

「課都上完了還哭什麼, 去吃飯吧。」千冬歲說。

 

「沒胃口……」褚冥漾可憐的小心肝都記掛高級巧克力君身上。

 

「食堂推出了限量版黑森林蛋糕。」千冬歲收拾著說。

 

「嗚……蛋糕!」立即彈起來流口水( º﹃º )

 

「嘖……剛剛還說沒胃口, 現在又流口水了, 你這個吃貨……」推眼鏡 (y)

 

「千冬歲~~~~~~~~~」褚冥漾揪著千冬歲的袖子扭呀扭, 立刻就想往食堂跑。

 

「不許浪!」一手刀砍在蠢萌的額頭。

 

「啊……」褚冥漾捂著紅通通的額頭。

 

「走吧。」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牽著他往外走。

 

「不用找你哥嗎?」不是每天都要恩恩愛愛, 兄弟情深的吃早午晚餐嗎? 褚冥漾呆問。

 

「我就是喜歡恩恩愛愛兄弟情深所以在你還對著包裝紙犯蠢時我就已經約好了我哥在食堂等啊笨蛋。」臉不紅氣不喘的連珠炮轟, 外加一個凌厲的眼刀。

 

……我說出來了?」褚冥漾問。

 

……」千冬歲回了一個你說呢的眼神。

 

「啊唔……」褚冥漾做了一個嘴巴拉拉鍊的手勢。

 

「唉~你能管好你的腦殘能力就不是你了~」千冬歲嘆氣。

 

「我才不腦殘啊!」褚冥漾嘟嚷著。

 

「不, 你是腦殘少一陣子都會混身不舒服的欠揍!!」千冬歲肯定的說。

 

「才沒有!!!」褚冥漾說。

 

「才沒有沒有」千冬歲冷靜的說。

 

「才沒有沒有沒有!!!」褚冥漾繼續。

 

「才沒有沒有沒有沒有」千冬歲也冷冷的接上了。

 

四周路人同時心裡OS: 可以不要嗆聲嗆得那麼弱智嗎? 我絕對不承認這兩貨是我們系的首席和次席啊菜!  

 

兩只小寶一面吵一面走到食堂才消停, 因為千冬歲必須要在哥哥面前是一副乖巧好弟弟的樣子, 所以一見到夏碎不到一秒就換上了正經乖寶的模樣。

 

褚冥漾無論看了多少次都不習慣, 心裡OS: 朋友你比國術變臉還快啊有沒有!! 

 

 

千冬歲襯他哥不為意用眼神恐嚇著, 手下捏著褚冥漾腰間的軟肉: 你敢腦殘說出來看我宰了你不。

 

「啊啊啊啊啊!!! 」某蠢萌被捏得怪叫。

 

「漾漾?」夏碎問。

 

「怎麼了?」千冬歲黑壓壓的微笑。

 

「沒, 突然有蟲子咬……」千冬歲笑得很可怕啊~ 說出來今天就沒有宵夜吃了, 嚶嚶嚶…… 腰痛不及胃痛大~~

 

「沒事吧?」夏碎問。

 

「沒…...啊啊啊啊啊啊!!!!!!」褚冥漾正想回答, 卻突然指著夏碎身後的某人再一次怪叫。

 

「唉? 」夏碎霎時回頭。「啊? 冰炎?」看見褚冥漾的手指正正對著了從遠處走來的冰炎。

 

「壞人! 惡魔! 變態!」指著冰炎大吼, 那聲音……響徹了半個食堂……

 

「誰變態了!」剛剛褚冥漾怪叫之前冰炎就已經發現了這只笨蛋, 正想用紅眸盯死他之際卻聽見了那笨蛋再次罵自己的聲音, 立即用百米跑的速度氣沖沖的衝過來。

 

「嗷嗚!!!!」褚冥漾很沒骨氣的找地方躲, 抖抖抖的就躲進夏碎的懷內, 猛往他的胸膛蹭……

 

「哎呀。」夏碎突然被抱了個滿懷, 先是嚇了一跳, 然後溫柔的笑著, 也抱抱懷中的小蠢萌, 他家弟弟的這個朋友雖說不上是熟悉, 但既然是弟弟的朋友, 自然就多生了幾分好感。

 

「冰炎你別凶他了, 他不是你直屬學弟嗎。」夏碎一面拍拍褚冥漾的背安撫著, 抬頭看向衝過來的冰炎說。

 

「夏碎, 看在你份上……」沉寂時狠盯著緊抱夏碎的褚冥漾看, 怎麼覺得越看越生氣!! 一定是他那躲在夏碎懷裡無膽匪類的為惹著自己了。(皿´・ )

 

「他都說不凶你了, 不用怕了吧, ?」摸摸蠢萌的頭, 那軟軟的頭毛手感真好。

 

「嗚……可是他整天欺負我……」褚冥漾嘟嘟嘴賣萌賣可憐……(っ´ω`c);

 

「冰炎是個好人, 他不會欺負人的。」夏碎肯定的說。

 

「可是, 可是他弄到我進院了! …………還把我最重要的東西(食物)奪走了啊! 嗚哇~」褚冥漾裝哭。

 

「冰炎, 你怎麼可以……」把人家最重要的東西(初夜)奪走了, 還粗暴得弄到要進院了? 這小身板你怎麼粗得下手啊! 夏碎投以責備的目光。

 

四周紛紛投射了不可致信, 懷疑, 什至是責備的目光……

 

這死小子…… 我今天不巴死你我不叫冰炎!!! (#)/

 

「我才沒有!」冰炎怒吼, 舉手就想海扁他!

 

「你明明就有!」褚冥漾不知死字怎麼寫的回嗆。

 

「我. . !(#彡☆))Д)・∵咬牙切齒的巴了……

 

「嗚哇~~」捂著後腦肘。

 

「冰炎! 」冰炎手太快來不及護著, 夏碎一面揉揉褚冥漾的腦袋, 一面瞪著他。

 

「你給我解釋清楚別亂說!」冰炎把褚冥漾從夏碎懷裡揪出來, 捏著他一邊臉的嫩肉, 惡狠狠的說。

 

「嗚……衰是麼啊呀? 我居居熟事! (說什麼啊呀? 我句句屬實!)」像隻小兔子般被拎著, 褚冥漾痛得眼泛淚光口齒不清的說。

 

「現在到底是怎麼了?」夏碎也覺得事情怪怪的, 只少他認識的冰炎是個寧願禁慾都不要放縱的萬年處男, 他不會那麼禽獸的, 應該……

 

「嗯, 正確的狀況應該是漾漾激怒了冰炎學長, 然後被巴得腦震盪進院了……」千冬歲在翻著他的小本子。「然後又再學不乖, 再一次激怒了學長, 最喜歡的慰問品被收走了。」關上小本子托托眼鏡, 在夏碎看不到時對著褚冥漾閃出一絲狠毒凌厲。

 

「啊~~」四周同時響起一句原來如此的聲音。

 

「不過冰炎你生氣也不可以打人。」夏碎明白了前因後果, 接著說。

 

「哥你有所不知了, 漾漾他天生愛用白痴屬性挑戰別人的理智底線, 再穩重的老手對著他的蠢萌屬性都會輸得一敗塗地, 再和善的人都會想虐他幾萬百千輪。」千冬歲回應。

 

「是這樣嗎?」還真是特別的屬性…… 

 

「嗚呀~~ 痴冬水你扶梳是麼呀! (千冬歲你胡說什麼呀!)」褚冥漾叫喊著。

 

「事實。」千冬歲肯定的說, 眼底又再閃過一絲青光。

 

千冬歲眉眼一跳一跳的, 眼底發放的摩斯密碼是這樣說: 「活該被捏死呀你! 就叫你抱我哥! 抱還不夠, 還要蹭我哥胸膛吃豆腐! 就連我也沒有被我哥拍過背背(可能有但我應該太小了不記得)! 就叫你賣萌勾引我哥呀混帳!」

 

「嗚......」某蠢萌完全不過電, 只覺得他的好友黑壓壓的笑臉抽筋了, 那表情好丑好可怕啊!!!!

 

「哥我們去拿吃的吧, 別理漾漾的耍寶行徑了, 哥你餓肚子不好。」挽著自家哥哥的手臂離開案發現場。

 

「唉, 就這樣丟下漾漾好嗎?」夏碎一面被扯著, 一面回頭看。

 

「沒關係, 我們也應該讓他們學長弟二人有點空間好好對話嘛。」千冬歲用一副很天真的嘴臉笑著說, 一邊拉著自家哥哥進到美食區。

 

「痴冬水(千冬歲)~~~把走呀(別走啊)~~~」褚冥漾再度使出爾康手。゚(゚´Д`)ノ゚。 

 

千冬歲發動技能 - 無視(y)

千冬歲發動技能 - 弟弟牌遮蔽屏, 用撒嬌轉移視線, 夏碎毫不知情的被拉著離開

 

褚冥漾求救失敗......

 

最後的防線- 夏碎哥也被拐走了, 褚冥漾擔驚受怕的看著眼前怒髮衝冠的暴力紅眼兔, 自己仍然像只小動物般無助的被拎著, 一邊臉頰還被脅持在壞人的手裡啊慘慘。

 

「學長~~~~~~~」褚冥漾很狗腿的向冰炎打招呼。

 

「不是壞人惡魔變態了嗎?」冰炎挑挑眉, 看著他做錯事般歉歉懦懦瑟縮的樣子, 心裡莫名的滿足。

 

「學長你是癲神於橫大地性母拖西的大衰人(天神玉皇大帝聖母托世的大善人), 你打人不計小人錯呀(大人不記小人過啊)~~」褚冥漾很努力的說, 可是聽在別人耳裡, 一是有聽沒懂, 另外就是零碎的聽到褚冥漾繼續在罵冰炎。

 

當然冰炎也是聽到他在罵的那一方了, 入耳的是「癲神」, 「大衰人」, 「你打人」之類的......

 

「你找死!」冰炎加重了捏臉頰的力度。 

 

「好凍(痛)好凍(痛)啦~~~放手啦~~嗚哇~~」大大顆眼淚滾下來, 用小手猛槌冰炎的胸膛。

。゚(゚´ω`゚)゚。

 

「你說你還敢不敢再罵我!」冰炎看著眼淚, 心戚戚然的略略放鬆了手勁。

 

好凍(痛)啊~~嗚嗚~~~」褚冥漾覺得自己很悲哀也很委屈, 怎麼就這麼衰攤上這只暴力紅眼兔呢, 入學時就高興著可以脫離地獄使者的魔爪, 怎麼又遇著另一只暴力怪? 還我美好的校園生活啊!!! 怎麼我長這麼可愛就要就麼可憐, 連好友都重色輕友拋棄我了啊~~~

 

褚冥漾越想越哭, 越哭越想, 口中喃喃著「凍凍(痛痛)~~」「嗚嗚~~」之類的抽哽聲, 加上那小身板的視覺影響, 越看就越讓人想保護, 越哭就越讓人覺得不忍心了。

 

「別, 別再亂說話了, 知道沒!」冰炎鬆開了手, 某只笨蛋的眼淚和啜泣聲重擊著他的心臟, 感覺有點呼吸困難了......

 

「好痛痛~~~嗚~~~」褚冥漾揪著自己的衣袖哭, 臉上腫了一大塊, 被捏的地方紅通通的, 又哭得唏哩哇啦的可憐死了。

 

「唔......下次再亂說話就饒不了你。」冰炎不忍心的揉了揉被他捏得腫紅的包子臉, 涼涼的手貼上去, 輕輕的, 溫柔的按摩著。 。・゚・(ノД`)ヽ(゚Д゚ )

 

「......嗚。」忍著淚水看向冰炎, 一副「明明就是你這變態罪魁禍首弄的」控訴表情。

 

冰炎看在眼裡卻多了幾分嬌嗔......這小笨蛋其實長得不錯, 瘦弱的小身板本來就很刺激Alpha的保護慾了, 加上白嫩嫩的肌膚, 圓滾滾的大眼睛, 鼓鼓的臉頰, 嘟嘟的嘴, 軟軟的手, 纖細的腰肢, 挺翹的屁屁, .......(某Alpha自行腦補ing)...... 

 

「要不要吃蛋糕? 我請?」冰炎不知腦袋裡那根筋抽了, 神推鬼磨的說出了這句話。

 

 「要~~~~~~~~」明明大眼睛裡還蓄著眼淚, 褚冥漾卻在聽到有人要請吃蛋糕時, 一秒就放了個大大的笑容出來, 聲音又不自覺的浪了起來 (*´∀`)~♥ 

 

笑得在場所有雄性動物晃花了眼。

 

「嗚......」冰炎突然覺得心臟被重擊了一下, 禁不住倒吸一口氣「那......走吧。」

 

「嗯~ 學長最好了~~~\(๑´ڡ`๑)/ 褚冥漾滿腦子都是蛋糕, 美滋滋的彈彈跳跳跑到甜點區, 樂嘻嘻的選他的蛋糕, 完全把剛才被某人欺負的情節拋之於腦後, 忘光光了......

 

冰炎落在原地再次挑挑眉, 難怪他朋友會說他是蠢萌屬性, 真的又蠢又萌.......

 

看著那個在付錢區對著自己招手, 眼神中充滿著期待的笨蛋 (灬ºωº灬)ノシ, 感覺好像還不賴嘛, 嘴角挑著一彎微不可見的弧度, 大步大步走向那只百看不厭的白痴。

 

嗯, 事實再一次證明,褚冥漾絕對是一只吃貨......

 

懲罰一只吃貨, 沒收他的食物就行了。

 

同樣, 要收買一只吃貨, 投餵就好。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楊曼均
  • 如果現實裡也有這隻蠢萌的話我也好想有一隻
  • 投餵!

    露露 於 2014/11/16 19:35 回覆

  • 謝佩珊
  • 如何收買吃貨呢?
    歡迎打電話詢問某冰
    某冰電話專線:09xx-xxx-xxx
    (某冰:你是無聊太閒想讓其他人跟我搶這隻呆萌蠢嗎?(#
    唉阿~被你發現拉~~真可惜~我就是要跟你搶得那一位~
    (某冰:你去死吧!!!!!!!(##
  • 用食物.....蠢萌沒有抗拒能力

    露露 於 2014/11/16 23:05 回覆

  • 悄悄話
  • 黃泉  夢
  • 好想要喔~~~~吃貨一隻喔!!

    漾漾你要不要來我家呀!!(雙手端蛋糕^^((誘拐中
    要不要來呀~~我天天做蛋糕給你吃~(招手((誘拐中
    !!!!!!!!!!(逼炎出現~~快跑~~^^

  • 露露也是一只蠢萌, 請投餵~~~~

    露露 於 2014/11/17 09: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