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石人隨著那一聲《升級》突然停止了攻擊活動,立正停頓在原地。

 

「唉?升級是玩123木頭人嗎?」喵喵問。

 

「別說笑了呼......扇董事呼......才不會呼......這麼好心啊!」褚冥漾跑得氣喘喘的說。

 

「漾漾要鍛鍊身體了,看你喘得。」喵喵掩著半邊嘴偷偷說「小心因為耐力不夠被厭倦了啊嘻......」

 

「......」給喵喵一個眼刀。

 

「我發覺漾漾越來越像學長了,那些小動作一模一樣,這就是夫妻相嗎?」喵喵調笑。

 

「誰夫妻了啊!」褚冥漾羞紅了臉。

 

「嘖,漾漾不是都喊學長老公了嗎?」千冬歲滲一腳。

 

「哎呀哎呀~老公啊?那漾漾是老婆囉?」喵喵的眼神要有多意淫就有多意淫的方式瞄向褚冥漾。

 

「我.....我......」褚冥漾結巴了。

 

《升級準備完成,升級開始。》一句聲音把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回去了。

 

所有石人分解飛散變成浮游在空氣中的塵埃,一團團的沙雲在空氣裡飄浮,重新結集堆積,形成了三個人形和一隻犬形的石傀儡。

 

「喵喵.......我......沒認錯吧......」那個髮型,那日見夜見的身影,還有手上的......矛!

 

「我覺得漾漾認為的沒錯......」喵喵說。

 

「有兩個......」拿矛的有兩個,還有一個拿鞭的.......還有一隻狗?

 

《系統升級完成,百分之百複製成型,此乃諸位心中最為厲害的人物,請諸位於五分鐘內解決石人,或者解決難題,否則他們將會發動自爆系統,將諸位連同遺跡一同毀滅。》

 

「歐米茄!這是什麼坑爹的任務啊!千冬歲!你選啊!選個這麼坑爹的!你給我五分鐘內解決那塊死魔方啦!」褚冥漾哭喪著臉大喊著。

 

「有兩個是冰炎學長,還有一個是我哥,那剩下的狗是什麼?」千冬歲無視褚冥漾的叫喊。

 

「拉可奧!」喵喵說。

 

「茄~」褚冥漾驚訝。

 

「上次蘇亞和拉可奧比試輸慘了。」喵喵歪歪頭。

 

「原來不是狗是狼呀,難怪體型這麼大。」千冬歲托了托眼鏡。

 

「等等!可以扳回來嗎!有學長唉!兩個冰炎一個夏碎啊!我們要怎麼辦啊!」褚冥漾說。

 

「漾漾要不你放手打?橫豎最後輸了還是會把這裡給炸了,倒不如你一開始就炸了它吧。」千冬歲認真的說。

 

「唉......」褚冥漾在想。

 

「還是漾漾不捨得打學長?」喵喵問。

 

「怎麼會!他們不是在學園裡嗎?打壞了也不用怕啊!學園裡死不了人的。而且......學長一定不會讚同我未戰先輸的。」褚冥漾壞笑。對啊!對著石人就不會心疼下不了手了,而且昨晚他又這般折騰自己,有怒氣應該發!

 

「千冬歲會捨不得嗎?」褚冥漾轉頭看向努力中的千冬歲。

 

「漾漾你盡力打吧!」眼鏡青光一閃,是說,昨天他也被折騰得很慘啊好不好!

 

XXX

 

「褚......」「歲.......」兩聲輕聲呼喚在觀眾席上同時出現,環顧四週,觀眾席幾乎被毀了一半,兩個罪灰禍首就正正站在廢墟的正中央。

 

互瞄一眼,停下了手上一切準備打仗的動作,很有共識的一同在廢墟中坐下來,屏息靜氣的注視著場中央的屏幕。

 

淡淡然的彈指下了幾個護身結界.......

 

大概是準備被打吧......

 

 

XXX

 

 

水王之聲、水刃之氣,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隐藏水流之後的水之面容。米納斯妲利亞,重現水兵。」褚冥漾很乾脆的把米納斯轉換成第二型態, 久違了的來福槍姿態顯現在他的手裡。

 

 

「青翠草原, 永恆碧綠, 我是你的主人, 你信服我的命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 展現你隱藏青蔥之後的強韌力量。夕飛爪, 重現生命。」喵喵也同樣的把手中的幻武進化成第二型態, 那是原本爪子的進化版, 比之前的更大更亮麗, 雙手上的爪刃閃著流麗的青翠光芒, 上面刻著一些像是草藤的花紋。

 

 

<以妖師之名, 此結界術攻不破, 打砍不動, 直至被守護者完成其任。>暗紋隨著褚冥漾的話語形成花紋糾纏在老頭公的結界之上, 在老頭公的隱身結界之上多加了一重保護。

 

 

「好吧, 喵喵、蘇亞, 這五分鐘就靠我們撐了。」褚冥漾說。

 

 

「我會爭取在五分鐘內完成。」千冬歲手上的魔方堪堪就只剩下最後的兩行。

 

 

「大家加油!!」「喵喵喵~~」米可蕥和蘇亞同時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