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難做到的,莫過於要忘記那些給過你太多回憶的人。

 

那是寶寶還未來到家裡的事情,也是困擾了褚冥漾很久的事情。這事情有多困難?又有多大?其實堪堪就只是一把鑰匙,那就只是放在手心裡的重量,卻把褚冥漾壓得不想看不想碰。

 

曾經,他和那個人有一段刻骨的情。

 

曾經,那裡是他們溫存的「家」。

 

回憶中的他,回憶中的家,那些......都成為了「曾經」。

 

看著這像寶物般被慎重的保存在木盒子內的鑰匙,褚冥漾的心頭有著百般的滋味。

 

有些人,在心底裡從來沒有忘記過,而他們也是值得被記掛的,因為他們讓你學懂了何謂愛。任何人的初戀都是特別的,就算它完結得有多麼的突然或者不堪,那初嚐的美妙會讓人永遠懷念。只是時間流動,會把傷痛沖淡,剩下就是一份很單純的愛。

 

褚冥漾拿著小盒子,他傷過痛過哭過,最後醒了,身邊也有了會跟自己分擔一切的人。眼神溫柔的看著那把精緻的鑰匙,或者,他是時候放低了,一直壓抑在心底裡就後一把鎖。

 

「亞~你有時間嗎?」褚冥漾推開了琴室的門。

 

「嗯?寶貝想要我幹什麼?」冰炎單手托著頭,倚在鋼琴上,寵溺的看向推門進來的人兒。

 

「想你陪我去一個地方。」褚冥漾微笑說。

 

「啊?想去買東西?我現在就收拾一下,你等等。」說罷冰炎立刻動手把撒落的琴譜撿拾好。

 

「不,不是去買東西......」一步一步走向冰炎。「是想去這裡看一下.......」走到冰炎身邊,把小盒子打開

 

「......決定?」冰炎愣然, 停下手裡的動作,認真的看向褚冥漾。

 

褚冥漾眨眨眼睛,垂下頭看向盒子裡的鑰匙,又看看冰炎。

 

「決定。」語氣是認真的。

 

「真的沒問題?」冰炎皺眉頭,有點擔心的說。

 

「嗯,你會陪著我的吧。」褚冥漾問,但語氣是肯定的。

 

「你想去我們就一起去,我永遠都會在你身邊。」冰炎伸手,一把將褚冥漾拉到懷裡,把他緊緊圈抱著,下巴抵在他的頭頂吻了又吻他的髮旋。

 

「你陪著我就可以了,我覺得......我是時候面對了......」褚冥漾一手揪著冰炎的襯衫,把臉埋在他的胸膛。

 

「真好......」冰炎把口鼻埋在他的軟髮裡,笑著說「我家老婆真勇敢。」他心裡也有著百般的感動,這是他等待已久的放下,解開他心結的最後一步。

 

「誰是老婆啊!」褚冥漾捏他腰間軟肉,嬌嗔的瞪他一眼。

 

「我,我是老婆。」冰炎嘴角上揚。

 

「哼~你真的要做老婆?」褚冥漾挑挑眉。

 

「唔呵,不在床上的話。」冰炎輕吻他的額頭。

 

「哈~你還是我的老公,不過......我是你的......寶貝。」褚冥漾連耳朵都紅通通的。

 

「當然了,寶貝。」蜻蜓點水般親親他粉嫩的珠唇。

 

「那有時間陪我去嗎?」褚冥漾回吻了他一下。

 

「什麼時候都可以,嗯?」曖昧的揉揉他的臀。

 

「嗯,那明天?」褚冥漾抬起下腹蹭蹭他的跨間。

 

「好,但這是邀請?」用跨間硬物頂了頂他。

 

「.......嗯。」又再度紅通通的。

 

「寶貝。」用磁性的嗓音說著。冰炎抽走他手上的鑰匙盒子放到鋼琴上,打橫把他公主抱起來,大步走向卧室。

 

「老公~」褚冥漾也環上了他的脖子,主動的獻吻,深入的熱情的。

 

舌與舌糾纏,肢體熱切律動。

 

就是有你的陪伴,彷彿一切都是可能的。因為你給予了我滿滿的愛滿滿的勇氣,讓我足以戰勝一切困苦,如有神助。

 

或者有天你會發現,有些人注定活在你的心裡,而不是生命裡。卻有些人不單只活在你的心裡,卻也是在你生命裡佔了很重要的一席位,他恰恰就是你心頭的軟肉,生命的重點,左右你一切的決定,影響你所有的思想行為。

 

一切到最後會變得很好,因為你是值得那份美好的人。

 

如果不好,那只是還未到最好罷了。


請相信,你是值得幸福的人。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