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落,雪與冰暗潮湧,貳拾寒霜箭!」褚冥漾舉起米納斯, 配合著精靈百句歌, 一口氣射出了數十發霰彈冰箭攻擊向三人一狼的石分身。

 

石人手上並沒有武器, 照道理來說, 要用那幾十發的霰彈 (爆開後就變了幾百發的子彈)的其中一發打中他們, 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可偏偏這石人卻是冰炎和夏碎的分身, 傳說中的火星人之王以及腹黑殺手...... 褚冥漾期望的大包圍, 絕對落空了......

 

霰彈一發都沒有射中冰炎和夏碎的分身, 他們分別以輕巧的姿勢靈活的躲避開了。

 

冰箭子彈射空了打落在牆壁上, 深深陷入牆壁之內, 子彈一觸及牆身就立即擴散, 把接觸到的部分都結了一層霜, 很可惜沒有一發落在石人身上, 否則一定可以襯機制止他們的活動多爭取一點時間給千冬歲解魔方了。

 

不過不幸之中的大幸是拉可奧的後右腰被射中了, 至少能把拉可奧分身先拉出戰鬥圈。

 

「嘖, 就知道沒那麼容易......」褚冥漾皺眉嘟起嘴巴, 一副打不到他們很可惜的表情,  隨即用米納斯在拉可奧的分身身上補上了幾下冰子彈, 把整隻石狼都包在冰層之內。

 

「喵喵, 我們這樣這樣......好不好?」褚冥漾在米可蕥的耳邊說了些悄悄話。

 

「嗯, 漾漾可以試試啊! 我們都沒有試過在第二型態下合作呢!」喵喵微笑著說。

 

「嗯, 那麼我們先把目標定在夏碎學長身上?」褚冥漾說。

 

「千冬歲可以嗎?」喵喵回頭看向千冬歲問。

 

「嗯! 」千冬歲肯定的說。

 

「蘇亞!」喵喵隨即命令空下來的蘇亞去跟夏碎石人纏鬥。

 

「黑曜, 上吧!」褚冥漾同樣亦下了命令讓黑曜對付學長石人。

 

褚冥漾腿一蹬跳到學長石人A身前一步的距離, 抬頭就是一踢, 直直踢在石人的胸口上, 而黑曜則是以極速繞到學長石人B的身後, 雙手一捏, 打算把石人的脖子給捏碎。

 

黑曜要捏碎石人B脖子那一幕嚇得觀眾門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也只是嚇了嚇, 因為褚冥漾和黑曜的攻擊同時落空了。即使石人只是學長的分身, 沒了咒術能力, 但火星人之王的反應和體術能力仍舊足以抵抗褚冥漾和黑曜的攻擊。

 

學長石人A只是仗勢向後一踏, 就避開了褚冥漾的踼擊, 剛退一步就反過來一蹬腿順勢出腳側踢向褚冥漾, 還好褚冥漾反應夠快, 迅速用米納斯擋住了, 然後輕輕一側槍身, 把槍口對上了學長石人A, 立即開槍。

 

學長石人A亦不戀戰的退後, 避開了子彈之餘亦與褚冥漾拉開了些微的距離。不過萬幸的是, 其中一發子彈打毀了它手上的長槍。

 

黑曜那邊亦不相百仲, 在黑曜要襲擊學長石人B的脖子之時立馬就蹲了下來, 避開了龍爪之餘還給了一個肘擊。黑曜攻擊失敗亦適時的蹬步後退, 避開了石人B的攻勢。一踏地, 黑曜隨即蹬前, 用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速度接連出了數十腿, 亦被石人B給輕巧的閃避過去。

 

最後黑曜重新回到褚冥漾的身邊戒備著, 而石人AB亦回歸初始的姿勢毫髮未傷的傲然站著。

 

米可蕥和蘇亞那邊亦不好過, 夏碎石人折騰的很, 同樣以靈活的身手避開了她們主僕二人的合力攻擊, 蘇亞艱辛的制住了石鞭讓米可蕥能襯機用夕飛爪粉碎了它, 過程中主僕二人不免被鞭打了幾下, 落了幾度傷痕。

 

可悲的是, 拉可奧石狼也掙脫了困身的冰層。

 

「嘖, 就知道沒那麼容易。」褚冥漾說得無奈。

 

以米納斯朝上, 褚冥漾向天開了一槍, 空中泛起了一個閃亮的陣法。

 

「偉大的水神,吾是你的僕人,吾是你的巻屬。請施降甘露, 潤澤大地。」褚冥漾輕唸咒語, 以陣法為媒介, 戰場上居然下起了陣陣細雨。

 

「以水為名, 以水為勢, 支配水的卷屬, 乞求水的保護。」褚冥漾伸出手攤開向上, 用掌心接了些雨水, 隨著他的話語手中積存的水漸漸泛起了淡淡的銀光。

 

用手指輕點手中的水, 分別在米可蕥, 蘇亞, 黑曜和自己的眉心輕點了一下, 那閃亮的水立即就融入了身體裡, 隨即那些雨就像是避開了他們一般, 落下卻不會打在他們身上。

 

「漾漾好厲害啊!」米可蕥身上的幾條紅痕都立即消失了。

 

「喵喵喵!」蘇亞歡喜的喵喵叫, 剛才打在前腿的那一鞭好痛, 現在不痛了啊喵~

 

「主人, 時間尚餘三分鐘。」黑曜說。

 

「嗯, 我們用一分鐘解決他們吧。」褚冥漾肯定的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