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允許汝脫離形體, 回歸自然姿態。」褚冥漾把手平放在黑曜的胸膛上說。

 

話畢, 黑曜英氣的眉眼隨即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微微俯身, 閉上眼把額頭貼在褚冥漾的額頭上, 輕輕說了一句「領命。」再次張開眼睛之時, 原本人模人樣的黑瞳立即轉化, 變成了像貓眼一樣的龍瞳, 瞳孔縮成一線, 泛金的瞳色散發著一種攝人的氣勢。

 

黑曜退後一步, 單手放在胸前對著褚冥漾一躬身, 行過禮後雙手垂下, 緊緊握成拳頭用力,收起了眼底的笑意, 完完全全的散發出刺人的凌厲感。剎那間一團黑影包圍著他的雙手, 組織成一雙龍爪, 漸漸成形。尖長而泛黑的指甲, 整隻手臂都覆蓋上黑柒柒的鱗片, 閃爍著冷硬的金屬光芒。

 

一股冷鋒直捲四方, 甚至讓人覺得在一度冷風吹過, 嚇人得連背都發寒。甚至連蘇亞都被這一股氣勢壓著, 以俯伏的姿勢在喉間暗吟著幾聲「嗚嗚」警戒著。

 

「漾漾, 上次黑曜和學長對決並沒有這樣啊!」米可蕥說。

 

「上次我沒有讓他脫離人形嘛, 畢竟在學校那麼做不太好。」褚冥漾縮一縮肩膀。

 

「黑曜這個樣子很可怕......」米可蕥說。

 

「所以才不讓他這麼做啊!」褚冥漾挑眉。

 

「漾漾......你這個動作跟學長真像。」喵喵微笑說。

 

「......沒有這回事。」褚冥漾皺眉。

 

「這個也很像, 這是夫妻相啊!」喵喵說。

 

「誰跟他夫妻相啊! 絕對是你的錯覺!」褚冥漾擺手說不。

 

「主人, 這叫近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米納斯在搭腔。

 

「你們!」褚冥漾叫嚷著。

 

「主人!」黑曜警告著。

 

石人在他們討論的時候重整待發, 朝著他們攻擊。一直警戒著的黑曜適時衝刑褚冥漾和米可蕥前面, 恰恰就擋在石人和他們之間。雙爪往石人狠狠一刮, 連帶著地板的否塊一同掀了起來, 在地上留下了猙獰的爪印, 剎時間場中央捲起了大量的沙石麈埃, 濛濛一片。

 

「風捲成形。」喵喵拋下了一度風符, 一舉把場上的沙塵吹走。

 

當一切都清晰之際, 場上的光景嚇壞了所有觀眾。

 

三個石人身上有些大大少少的刮傷, 其中一個學長石人的馬尾被削了, 夏碎石人一條手臂直接刮沒了, 石狼更是被掀了個粉碎。

 

「糟糕......拉可奧不會有事吧......」褚冥漾心想, 希望阿利不要怪他, 如果阿利傷心了休狄一定會追殺自己的.......他才不想要一面被爆一面被罵賤民......越想越慌。

 

米可蕥立即掏出了手機, 飛快的在上面打打打, 立即就傳送了一道sms給阿利。

 

「啊, 阿利說拉可奧沒事啊! 一點傷都沒有。」喵喵看了看手機說。

 

「那就好.....」褚冥漾拍拍自己的胸口說。

 

「......漾漾你不關心學長嗎? 」喵喵做了個剪刀的手勢, 在頭髮那邊比了比。

 

「......」褚冥漾嘴角彎彎, 眼神飄向了別處。

 

「......小心被算帳啊......」喵喵奸笑。

 

「千冬歲你不關心一下夏碎哥嗎?」褚冥漾笑著轉移話題。

 

「別騷擾我, 我現在很專心的處理這東西。」千冬歲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嘖......喵喵我們快試試剛才說過的合才吧。」褚冥漾笑說。

 

「漾漾......」你轉話題的技巧真差......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