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脫離形體,就是褚冥漾允許了黑曜回復到龍的姿態。黑曜是龍神一族的一份子,司掌淨化聖水的龍王子,即使是久經壓制陰影而與之融合,用盡了淨化之力來抑制陰影的膨脹,本身的形體仍然是一頭巨龍,而人姿只不過是一般的擬態能力。

 

如果要發揮更大的力量,獸形的破壞力必比人形厲害,但相較龍形,人形卻又更靈活。這是為什麼黑曜雖然被主人所允許而脫離形體,卻不是完全回復到龍姿,而是只有部分的身體回復了。

 

這樣既能得到一定的破壞力,又可以維持身體的靈活性。因為冰炎和夏碎石人必然會擁有靈巧敏捷的身手,光靠力量一定解決不了。

 

黑曜腿一蹬以極致的部速度衝擊到石人的三步之距,一揮手用力向前畫出一個半弧,畫出去的一擊黑氣翻騰,黑霧稍稍觸及石人的衣擺部分就立刻侵蝕擴散,迫得石人同時向後跳避開去。

 

蘇亞和米可蕥一早就在後方等著,注意著石人的移動方向,襯著黑曜一迫逼,就朝著夏碎石人的方向衝過去,在他還來不及點地改變方向之際,就分別以爪子及幻武攻擊。

 

蘇亞貓爪由上而下的拍落,又尖又長的指甲恰恰刮在石人的背上,由下了三條長而深的爪痕。

 

米可蕥順勢一撲,以夕飛爪瞄準著夏碎石人的頭部插進去,卻在千均一發之際,石人用僅餘的一隻手格檔住了,還很靈活的反抓住米石蕥的手,把她一拉一轉身掉轉了二人的位置,再補上一腳,把米可蕥踢飛和蘇亞撞成一團。

 

另一邊廂,被翻起了的冰炎石人一翻身就輕形點地,不過腳尖一碰地面,下一刻又再用力向側跳轉向,因為黑曜又再乘勝追擊的再向兩個冰炎石人刮出第二和第三爪。

 

冰炎石人B正想向後一蹬,就被什麼東西撞個正著,腰部受到重擊,曲著身的飛過石人A的身邊,被狠狠甩到牆壁上,深深陷入其中。

 

黑曜繼續糾纏石人A, 而石人B則是在牆壁的坑上顫動著,想要從那處逃出來。夏碎石人把米可蕥和蘇亞踢在一團之後,就想要回到黑曜那邊的戰場,腳一踏出,石人就發現了不妥,下半身不能控制。

 

「嗚哇!」褚冥漾驚呼,整個人向後倒。

 

「漾漾!」和蘇亞滾成一團的米可蕥注視著褚冥漾。

 

黑曜提氣瞄了自家主人一眼,見他沒有大礙就鬆了那一口氣,繼續對付眼前的石人。

 

「沒,沒事,我只是嚇了一跳。」褚冥漾爬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衣服說。

 

「嗯,成功了嗎?」米石蕥問。

 

「我覺得是射中了啊,應該。」褚冥漾走向夏碎石人,輕輕用手一推,石人的上半身立即傾斜的倒下去,掉落在地上摔個粉碎。

 

仍然站立的下半身有著一個光滑的切面,像是被打磨過一樣。

 

「漾漾,米納斯好厲害啊!」米可蕥摸摸光滑的表面說。

 

「就是要花點時間壓縮水比較麻煩。」褚冥漾說。

 

「所以我和蘇亞給你引開了他囉。」米可蕥笑著說。

 

「喵~」蘇亞舔舔自己的爪子,一副求表揚的表情。

 

褚冥漾其實是用米納斯把水壓縮到極致,再發射出一道極幼細的強力水線,雖然水線幼得像絲一樣,但力量的確不容忽視,小小的一條線,就足以把花剛岩一樣的石人整齊順滑的切割開來,這亦是為什麼褚冥漾會被槍的後助力撞倒了在地上。

 

「啊!漾漾知道黑曜是怎麼把那個石人學長撞飛到牆上啊?」米可蕥問。

 

「我明明什麼也看不到,而且黑曜那時也是背對著的啊!」米可蕥不解的歪歪頭。

 

「應該......是尾巴吧?」褚冥漾摸摸蘇亞的耳朵表揚著。

 

「尾巴?黑曜有尾巴啊?」米可蕥說。

 

「......喵喵,黑曜是龍啊。」褚冥漾無奈的看著。

 

「啊對!不好意思嘛,黑曜太帥了,喵喵都快忘了他是頭龍,總覺得他是什麼什麼執事或者騎士嘛。」米可蕥吐吐舌頭。

 

「......」褚冥漾無語,什麼是什麼什麼執事或者騎士,那是什麼,黑曜是他的式神好不!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