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6 Wed 2014 19:00
  • 開門

 

說悲傷的故事有很多種方法, 其中一種包括美好的結局, 一個一帆風順, 不受擾亂的結局。 可惜, 這往往只是幻想, 事實上, 每一個人的生命裡, 多多少少都帶著一些缺憾, 或大或小。人無法決定自己會不會受到傷害, 但我們卻可以自己選擇把事情換另一個角度去看。把一切都看成是灰色的, 那你身處的永遠都只會是一個悲劇。 而把一切都灌上七彩, 縱使身處難關卻可以娛人娛已。

 

或許一切都只是取決於我們的心。

 

悲劇喜劇, 誰分得真? 誰分得清楚?

 

「褚。」冰炎看著褚冥漾拿著門匙猶豫著。

 

「......我只是想要一些心理準備。」褚冥漾呼一口氣, 感覺自己的手都是抖的。

 

「不要免強, 我們可以下次再過來的。」冰炎從後抱著褚冥漾, 把他圈在懷內, 下巴就抵在他的頭頂上, 隱忍的皺著眉。

 

「嗯, 可是我不想再逃避.....」褚冥漾握上他環著自己的手, 整個人倚在他的胸膛裡, 感覺自背項有一種溫暖的能量傳遞著。那是冰炎的體溫, 冰炎的體香, 冰炎的聲音......一切一切都在推動著他。

 

終於捏上了盒中的鑰匙, 嚐試把它插進鑰匙孔內。

 

只是手抖著, 怎麼也對不準。

 

「我幫你。」冰炎握著他的手, 一起把鑰匙送進去。

 

扭轉, 「啪擦」一聲, 鎖打開了。

 

鬆開了褚冥漾的手, 冰炎仍舊站在他的身後, 一手攬著他的腰, 他知道褚冥漾此刻最需要的就是支持, 只要他需要, 冰炎絕對可以為他全心全此意的付出。冷靜如他, 看見褚冥漾神不守舍, 盯著門把呼吸心跳加速的樣子, 心裡就像是狂風的嗥叫撕扯著,彷彿暴風雪正在裡頭上演。

 

捏著他的腰的手收得更緊了。

 

「......」腰間的力度把褚冥漾扯回現實, 抬頭看看抱著自己的人, 臉是認真的, 可認識久了, 褚冥漾習慣從冰炎的眼睛裡感覺他的感受。

 

紅眸底有著絲絲的混亂和不知所措, 更多的是擔心和不忍。褚冥漾握起他那只垂在一旁緊握拳頭的手, 把那修長秀氣的手指一隻隻的扳開來, 那美好的手居然握出了紅痕和指甲印, 冷冷的掌心冒著絲絲的薄汗。褚冥漾撫摸著那些印痕, 感覺把心中那害怕虛空的也一起撫平了, 淡淡的笑著。

 

會出現影子那就代表著有光, 一切都是相輔相成。所以若你感到恐懼,就必能找到勇氣。

 

「亞, 謝謝你。」謝謝你支持我, 陪伴我。

 

「嗯。」輕吻他的髮旋。

 

彷彿那滲著絲絲薄汗的手給了自己勇氣和力量, 褚冥漾眨眨眼, 呼了一口氣, 再提氣之時也一併提起了手, 扭動了那個有相當多時日沒有再碰過的門把。提起勇氣, 踏出第一步, 然後是第二步, 接著一步一步的把門推開, 踏進那陰暗的玄關內。

 

「褚, 燈制在那?」冰炎問。

 

「唉?」褚冥漾突然轉不過來, 他......不記得了。

 

「啊! 這裡。」冰炎找到門後的燈制, 把玄關的燈亮了起來。

 

褚冥漾愕然的看著冰炎。

 

「怎麼了?」冰炎擔心的問。

 

「沒......」轉身皺眉沈思著。

 

明明一切是那麼的熟悉, 感覺卻有那麼的陌生...... 

 

原來, 我已經忘記了嗎? 

 

說來好笑, 這裡一直都是壓著自己的重擔, 那時就連靠近這裡都做不到......怎麼當距離拉遠, 時間磨損之後, 好像把一切都忘記了? 就連最熟悉的「家」的燈制位置也不知道了, 彷彿就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果然, 因為這裡不是我的「家」了是嗎?

 

褚冥漾微笑抬頭, 看著斑駁的牆, 呼吸著霉味充斥的空氣, 這裡再不一樣了, 不是那個記憶中的地方, 不是那個人存在的地方。

 

一步步前行, 穿過客廳, 步進卧室。一手拉開了蓋在那張床上的白布, 只剩下支架的床看上去多麼的可憐寂寞。

 

曾經, 這是「我們」繾綣甜蜜的地方。

 

曾經, 我在這裡為你的離去哭得死去活來。

 

一切都變成了曾經......

 

看著床架我再沒有那心如刀割痛不欲生的感受, 留下的只有回憶的美好, 還有淡淡的落寞。原來一切隨時間流動和磨蝕, 所有煩惱都顯得那麼的微不足度, 而那曾經攫住我勇氣的疼痛與恐懼, 現在竟已經煙消雲散。其實往日的追憶只需要留下美好的,何必要以痛苦作蠶自縛? 

 

「改天找人來清清這裡, 租出去吧。」褚冥漾用手指抺了抺窗台上的灰塵。

 

「把東西都丟了?」冰炎瞪著眼睛問, 他不相信那個多愁善感的褚冥漾會這麼忍得下心。

 

「可以用的就留著, 用不了的就換吧。」褚冥漾說。

 

「......不要緊? 」冰炎擔心。

 

「嗯, 最美好的都留在這裡了。」褚冥漾撫上自己的左邊胸口。

 

「留不住的始終要放手。」上前, 環抱著冰炎的腰肢。

 

「你想通就好。」冰炎回抱他, 輕親他的額頭。

 

「嗯, 謝謝你。」謝謝冰炎你守護我。

 

過去無法重寫,但它可以讓你更加堅强。把握每一次改變,珍惜每一次心碎,感謝每一道疤, 因為它讓你成長了。堅強不是要你學著不會痛, 學會感受、理解、並且接受痛苦的人,才是真正的堅強。

 

牽著冰炎的手, 關上了那道大門。

 

「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美好的初戀, 雅多。

 

微風輕拂, 像是聽到了戀人在耳邊的細語。

 

「嗯, 謝謝你。」謝謝你給我美好的戀愛, 謝謝你放手了, 也謝謝你代替我守護他。

 

二人相視而笑, 回到那個屬於他們的家。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拉拉
  • 為......為..什麼是雅多OAO(暴走)
    原來這本來的設定是雅漾嗎.........(遠目)
  • 雅多一直都是這篇的砲灰啊~
    還沒出場就死了

    露露 於 2014/11/27 23:56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