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沒有節日文,過了一天才來補一篇ABO來肉償一下




「褚先生,請你冷靜的聽我說......」這位很年輕的醫生?很凝重的拿著報告書說。

「啊?」褚冥漾鼓著臉頰(´)・ω・(`)吃著火星紅眼兔拿來的慰問品again.

「褚先生......」月見眼尾在抽蓄,默默地遞上一張紙巾,看著眼前十數件蛋糕迅速被殲滅,某蠢萌吃得滿嘴是忌廉,突然間覺得有點反胃,雖然他是一個beta,但這絕對不是孕吐。

「啊!謝謝!」褚冥漾伸出紅紅的舌頭圍著小嘴舔了一圈,才用接過的紙巾抺走舔不掉的忌廉......(๑´ڡ`๑)

「褚先生,跟據醫療報告上說,褚先生你其實是一個Omega。」月見很認真的說。

「啥?」褚冥漾好像聽錯了什麼......

「經檢查後我們發現褚先生你其實是一個Omega。」月見再說一遍。

「......」蠢萌的看著醫生,眨巴眨巴著眼睛,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

「褚先生......你的分化比一般人慢,可是你的確是一個Omega。」月見很有耐性的再重覆一遍。

「......」褚冥漾好像聽錯了什麼,什麼Oemga?難道是他被排球打中的方式不對?所以現在耳朵有問題了。

「褚先生?」月見問。

「什麼?奧米茄手錶?我沒有啊!」褚冥漾逃避現實。(* Ŏ∀Ŏ)/

「褚先生,我不是說奧米茄手錶,我是說你其實是一個Omega。」月見清楚明白我重申一次。

「啊!剛剛的排球炮彈大厲害了,我一定是耳鳴了!不然我怎麼會聽到醫生說什麼什麼奧米茄呢?」褚冥漾繼續逃避現實。

「褚先生,雖然你真的是腦震盪了,但並不影響你其實是一個Omega的這個事實。」月見肯定的說。

「......」某蠢萌在思考,到底是今天那件事情做不對了呢?怎麼眼前的醫生一直在說他是Omega呢?

「褚先生?」眼前的病患又在發呆,那眼睛眨巴眨巴的,月見突然有種想要捏他臉蛋的衝動。

「......」到底是手工蛋糕不對?還是巧克力飯團不對?褚冥漾低頭看眼前的蛋糕殘骸......還這裡的其中一件變壞了?

「褚冥漾先生?」月見在蠢萌的面前揚了揚手,這思考的時間也實在有點久了。

「真的不是奧米茄手錶?」褚冥漾抬頭問。

「真的不是。」月見答。

「Omega?」褚冥漾再問。

「嗯,Omega。」月見點點頭。

「我?」蠢萌指了指自己。

「對,你是一個Omega。」月見說。

「......」某蠢萌當機了,顯然是腦袋裡的Ram數不夠了,豆腐和椰漿的混合物大概只有56K。

「褚先生?」月見擔心的詢問。

「......」(˚▱˚)

「褚先生?」揚了揚手。

「......」( ゚д゚)

「褚⋯⋯」先生還未說出來就被某蠢萌的尖叫打斷了。

「奧米茄!!!」褚冥漾在吼叫
∑(๑°口°ll๑)

「都說不是奧米茄了!你·是·一·個·Omega!」事實證明,面對褚冥漾,再有耐性的人都會被弄得沒了耐性......被嚇到的月見捏了某蠢萌的臉說。

「痛痛......窩說的不是那個奧咪茄,是另依個奧咪茄......」臉被拉長了。

「是那一個奧米茄呢?」月見放開作案的手了,不過那像麻薯般QQ彈彈的觸感......讓他的指頭蠢蠢欲動,想一捏再捏。

「就OMG的那個奧米茄啦~」揉揉被捏紅了的臉蛋說。

「......」月見白了他一眼。

「可以這麼不科學嗎?怎麼被球打兩下就變成Omega了呢~」褚冥漾QAQ,好吧不只一兩下,是被打了很多下......

「褚先生,突如其來的變異可能會令你感到不安,但事實是你只是分化得比較遲,而不是被球打成了Omega。」月見說。

「比較遲?分化測試不早在12歲就完成了嗎?那有人在18歲分化的啊!」不是球打成的褚冥漾才不相信呢!人家隔壁鄰居那小陳10歲就被送Omega學校了啊!那會讓他蹦噠這麼久,久到都要讀大學了唄!

「......」月見挑眉,他實在很想回他一個「你」字,不過病者的弱小心靈也是醫生必須考慮的東西,「褚先生,例子是比較少,但並不是沒有的。」說完又再瞄了瞄床上的小東西,嗯,例如你。

「嗚~那我怎麼辦~我的人生啊~怎麼就成為了Omega啊~連神都不愛我了~我就是沒人要的可憐孩子啊嗚咪~~~」褚冥漾一倒蔥裁在軟棉棉的大床裡,揪著被子一個勁的揉呀揉,滾呀滾......

「褚先生,情況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嚴重。」月見真想朝著那團鼓鼓軟軟的東西抽上數十下,Omega的你怎麼會沒人要啊!政府都要把你抱在手裡怕摔,含在嘴裡怕化了好不!

「我的人生啊~~~」褚冥漾還在悲鳴。。゚ヽ(゚`Д´゚)ノ゚。

「褚先生!」月見一手把那團滾動的球成功按在床上,把褚冥漾雙手分別按在頭的兩邊。

「我都說了情況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嚴重!」月見說。

「哦......」褚冥漾嚇呆了。(๑°口°ll๑)/

「褚先生,你的情況我們已經通報政府了,醫療計劃也制定好了,現今最必須的是要告知你的家人和商量一下你之後的選擇。」月見放開了蠢萌。

「選,選擇?」褚冥漾仍然維持投降的姿勢問。

「嗯,例如大學的問題。」月見回答。

「大,大學?」褚冥漾坐起來,他不明白,怎麼Omega和他的大學有關聯?

「就是要和你的親人商量看看是要休學還是退學的問題。」月見說。

「啥!!!!退學!!!」((( ゚д゚ ;)))

「就情況來說褚先生你應該以學習如何成為Omega的課程優先。」月見說。

「我才不要退學!我很辛苦才考進去的啊!怎麼能退!這跟要了我的命沒分別!」褚冥漾揪著月見的白掛搖頭哭訴。

「唉,也不一定要退學,休學也是一個選擇。」月見摸摸蠢萌的腦袋。

「休學也不要!不和千冬歲一起上學怎麼辦!」褚冥漾淚汪汪的。゚(。ノω\。)゚。

「......」跟要好的同學分別什麼的真的叫人小心塞......月見安慰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背。

「我會沒有點心沒有夜宵我會餓死啦~沒人拉我起床怎麼辦世界會末日啦~」某蠢萌繼續嚶嚶嚶。(тωт。`)

「......」月見覺得自己可憐他實在是太過仁慈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young45803
  • 終於是Omega啦!發情吧孩子!
    漾漾最萌啦!別讓他離開千冬歲啊QQ
    話說奧米茄的意思居然有三種wwwww
  • 對啊~發情吧孩子

    露露 於 2015/03/07 13:4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藍翎
  • 進入正題了呢~ 發情吧孩子
    大大何時更新被奪走呢~~
  • 最近沒有虐的心情,假日過得太舒適了......要不推些虐文給我看

    露露 於 2015/03/08 18:26 回覆

  • 威風小凌
  • 大大加油~~~
    可愛蠢萌omega前進吧~~~~
  • 進擊的omega?

    露露 於 2015/03/09 18:3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