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30 Mon 2015 18:28
  • 飛翔

  

親親們,準備好紙巾了沒?

漾漾......去領便當吧~~ (愛說笑)

 

 

 

 

 

 

 

嗯, 露露只是放午飯罷了(漾漾的戲份要等到HE時才有) 

要看BE就當漾漾死了吧......

 

 

 

以下正文:

 

 

風吹的颯颯作響,寬大的衣擺隨著風擺動,如同一抺輕霞在飄盪,也如同一塊破布在游揚。青年看著眼前浮動的情景,只是下意識的退了半步,他突然回想起那夜在男人的床上夢見的沿崖,那個刮著狂風暴雨的斷崖。

 

青年雙手緊握著扶欄,忽然把視線移向天空,看著灰濛濛的大氣,頓覺冬日的陽光盡數遠離。他撥打了無數次電話,應話的都是男人公司的櫃檯人員,又等了無數次接駁,最後的回應都是他在忙......

 

混身都冷,從靈魂深處冷出來。

 

他好想他,想到心都碎了,如果有什麼辦法可以接近他,他一定毫不猶豫的追隨,即使會摔得粉身碎骨。

 

結果,還是輪到他了嗎?

 

膩了嗎?

 

就像姊姊說的一樣,契約完了,那份曾經的溫情就不復再了嗎?

 

閉上眼睛,一幕幕的肢體交纏又在腦內上映,那些許荒唐的夜晚,熾熱的觸摸,溫柔的耳語,彷彿走馬燈一樣回播著,一閃而過。

 

青年張開眼,沒有焦距的看著遠遠處,注視著那承載了自己遙不可及的夢想和肆意輕狂的青春。

 

沒有那一個月的經歷,他仍然會是他們所喜愛的,天真的乾淨的青年。可沒有那一個月,他就不曾算是完整了的褚冥漾。

 

遇見了男人的青年,才是真實的人。即使那是他們口中的毀壞剪碎,可就是經歷了那些荒唐,淫靡,痛疼和恐懼,青年才真真正正的成為了一個人,從不食人間煙火而成為了凡人。

 

 

只是男人不再要他了......

 

 

曾經那麼的瘋狂,那麼的溫柔,那麼的喜愛.......

 

 

怎麼一夜之間全都被否定了呢......

 

青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被送出那個精緻的鳥籠,只是當他一張開眼睛,就意識到所有的空間都不一樣了。男人甚至沒有跟他交待一句,連他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

 

軟弱的眼淚沿著蒼白的臉頰滑落,劃過瘦瘦的權骨,尖尖的下巴,被地深吸力引誘墮下,在青年的跟前打落飛散,碎裂。

 

青年不討厭嚐盡苦果滿身污泥的自己,這真實的痛疼反而在提醒自己曾經生存過掙扎過,只是......他們認為他變了,毀了,不再是他了......

 

男人開始時就說過要染污他的話,現在他髒兮兮的,是不是男人就不再愛了呢?

 

青年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那手筋暴起,骨骼硌人得跟雞爪沒兩樣的手,現在連琴弦都提不起來了,那個不可竊瀆的天使......不再珍貴吸引......

 

他不是小叮噹,沒有時光機,回不了當時。改變了的現狀卻被他們認為是病,那個會接納他的也不要他了。

 

青年想要想要逃離什麼,想要變成什麼,想要打破這無力反抗的什麼,青年想要自由。

 

不單單是身體的自由,還有靈魂的自由。

 

他想要切斷......切斷那名為颯彌亞的夢魘,切斷那世俗強套在他身上的尺。

 

他不怕墮落,卻怕極了男人遺棄了他。

 

他不是瘋子,卻所有人都向他投以憐憫的目光。

 

就像是在宅第裡的日子,傷人的從來不是僕人們的視而不見,卻是那眼底裡一閃而過,讓他無地自容的悲哀與愛憐的施捨。

 

青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像要把肺也撐破般的吸,到了一個極致,再把那口氣慢慢的呼出來,溫熱的呼息撞上了冷硬的空氣,凝結成霧,白濛濛的,被風一捲就散,不留一點痕跡。

 

好像有些什麼東西,隨著呼氣瞬間,慢慢地從靈魂深處釋放了,散逸了。

 

忽然一陣笑聲傳來,青年自然而然的往下看,看見不遠處的休憩庭園內有幾個小孩在追逐玩耍。那清脆的笑聲響徹了青年的心扉,他不自覺地咬了咬牙,彷彿那聲音刺痛了他般的皺起眉頭。青年突然間痛恨了一切,痛恨那燦爛得刺眼的陽光,痛恨那翠意央然的樹影,甚至痛恨起他們那純粹的笑聲。

 

不記得是誰說的,人心裡總有一隻魔鬼,或大或小的黑洞,在你軟弱的時候就會漸漸擴大,把人腐蝕,侵佔,最後奪舍成了另外的一個人。

 

青年好像有些明白了,明白男人為什麼想要看見他哭泣。

 

羨慕,嫉妒......

 

天真無邪的臉容刺痛了他那七零八落坑坑窪窪的心。

 

恨不得拉著他們一起下地獄。

 

只少不只他一個人,徘徊在垃圾堆之中腐化。

 

 如果不是自己過於愚蠢的話,是不是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那他就不會貪戀那墮落的喜悅,也不會因為品嘗到愛戀的幸福再到失去他而如此的撕心裂肺。

 

痛入骨髓的愛情,是那麼的可怕又另人醉心。冷汗浸濕了青年的背,噁心的感覺在胸腔處翻騰氾濫,酸澀的味道在喉間漫延,甚至......有點點腥甜。

 

世界實在複雜得另人難以置信,似乎只要是人,踏了一腳進去,就只能在污泥中掙扎,永遠不能抽身。所以人們都會把小孩稱之為天使,純潔無叚,只不過他們的翅膀會隨時間而一點點脫落,最終成為眾生中的一個凡人,折翼墮落。

 

青年突然很想再次回到那羽翼豐滿的日子,不再被塵囂綑綁污染。

 

他想念那被壇香所圍繞的日子,他們的輕笑聲,被他們欺負怒罵卻仍然能會心微笑的光陰,甘苦的茶,甜甜的綠豆湯......

 

如果他變成了灰燼,是不是就可以隨風飄揚,回到天國裡去?或者躲在空氣中,窺視男人的背影?

 

青年仰起頭,對著灰暗的天空安詳的微笑著,眼神裡有著些許解脫的意味。那種憑臨死亡的驚恐與掙扎在心頭擾讓,可是卻又那麼的吸引人。

 

枕邊的那一部DV,留下了青年給男人的最後的思念。

 

這也是他一只小小的惡魔。

 

男人離開了,青年希望和他最後好好的對話,或許男人不會再理會他這份玩具,不過,青年希望自己能在他生命裡留下一點的痕跡。即使那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只有一點點也好,把自己烙印進男人的心底裡,就算只是夢魘,悔疚或者遺憾,他也想要用這種另類的方式,陪著男人,纏繞他一生一世......

 

他張開雙手,擁抱著清風。

 

飛翔......


墮落......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冰火波羅
  • 漾漾這是危險動作不要想不開阿冰炎不要你姐姐我要你~~~
    (耶頭香
    (這次走一個沒有標點的路線
  • 一口氣念很辛苦......

    露露 於 2015/03/30 21:5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刖仳幽芸
  • ㄚㄚㄚㄚㄚㄚㄚㄚ!!!!!
    糾結糾結糾結漾漾病病的最愛了wwww死冰炎你死去哪了為什麼不接電話?!!!倫家漾漾為了等你的電話等到發瘋跳樓了ㄟ!!!!!

    露露我笑得很開心喔ㄎㄎㄎ←抖S認證無誤
  • 大家組團去揍冰炎吧

    露露 於 2015/03/31 00:42 回覆

  • 礿斯羽
  • 所以意思是連然跟小玥都不要他了嗎QAQ……!?(漾漾!!!!走,我帶你私奔到特傳,那裡也有你愛的亞,疼你的姐姐跟然!“-_-堅持冰漾”…………
  • 其實一直覺得所有人都不要他了的,只有漾漾
    姊和然並沒有不要他,冰炎也是
    不過因為心理狀態影響,漾漾偏執了

    露露 於 2015/03/31 11:21 回覆

  • 星星海
  • 嗯。。。作者大大,完结了吗? (可怜状)
  • 沒有,下一回是關於冰炎的,再下下回是HE啊

    露露 於 2015/04/02 01:18 回覆

  • 悄悄話
  • 凜藍
  • 阿哈哈⋯終於有時間能來留言了
    嗚阿阿!!!看完都虐慘了嗚嗚⋯
    冰炎你這混蛋再不接電話小心我讓你永遠碰不到漾漾!(正經
    我要HEHE阿⋯!
    此為剛考完段考發瘋了的凜藍
  • 乖乖,HE在碼了

    露露 於 2015/04/03 02: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