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自己生日,放篇文出來讓大家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啊~


看完別忘了留爪子,不然我會哭啊!


這是我問你們想吃什麼肉,最後大家就把注意力放在塞什麼東西的產物......為什麼要塞?我也不知道......你們喜歡我就什麼都塞好了......






「亞......求求你.......不要這樣.......」褚冥漾乞求著。


「哦?不要?」冰炎無視他的哭求,來回撫慰著他的大腿根處的嫩肉。


「啪!」大力打在那片嫩肉上,嚇得褚冥漾一個激靈,白嫩嫩的腿根立即紅了一塊。


「嗚~對不起啦~我不會了~你原諒我啦~」褚冥漾搖頭晃腦的說。


「不,不給你一點深刻教訓,你不會謹記在心的。」冰炎手上拿著一件物在他身上游走。


「拿,拿開!那是什麼?別!」褚冥漾被冰炎綁在床上,雙眼蒙住了,一遍黑把他其他的感觀異常放大了。


他現在雙手被綁在床架上,雙腿被綁上皮帶,把大腿和小腿綁起來,中間穿了一條鐵棍,把他形成一個腿大張的姿勢。


嗯,正式的任人宰割無反抗。


「我不會了真的不會了!」那東西粘粘的感覺好奇怪,冰炎一路用那東西由胸膛劃到肚臍,再蹭蹭小腹。


「我覺得你挺享受的。」冰炎嘴角微挑,用那東西磨了磨小漾漾。


「唉!別弄啦,好奇怪!」褚冥漾很想併攏雙腿卻無能為力。


「哼!」冰炎無視,反而把那東西對準了穴口。


「不帶這樣的不帶這樣的啊!」褚冥漾想哭了,那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要進那麼容易受傷的地方,想想也想死。


「什麼?我沒聽清楚?」冰炎說。


「罪犯也有緩刑啊!我主動認罪了求減刑啊!」褚冥漾快要嚇死了QAQ


「啊?算你說得過去,那麼,贖罪環節就到你估出了我塞什麼進去為止,嗯?」還好褚冥漾現在看不見,不然一定會被冰炎的笑容嚇得發一個星期的惡夢。


「啥!亞!好人!帥哥!王子!菩薩再世!你就寬宏大量的原諒我吧~」褚冥漾內心的小人已經用五體投地的方式來參拜冰炎無數次了。


「嗯,我只是一隻普通的暴力紅眼兔。」冰炎把那東西一點點推進。


「好冰!」褚冥漾驚呼。


「不冰的話塞不進啊?」會求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冰炎剛剛用先天之力把那東西冰了一遍。


「先天之力不是這樣用的啊!」褚冥漾生氣。


「想快點脫離就估啊,中了就可以了。」冰炎調笑,看看著眼前的情境穴是要怎麼賞心悅目有多賞心悅目。


「嗚~怎麼估啊!那麼多東西怎麼估啊!」褚冥漾凍得打冷顫。


「給你點小提示,都是原世界的東西。」冰冷的長條狀物越塞越入,還好之前冰炎已經擠了很多潤滑進去,不然光是痛就已經用盡褚冥漾的精神了,還怎麼估。


「好冰,好硬,好脹......別堆了,腸好不舒服......」褚冥漾扭頭,握著綁住雙手的手扣就想把自己往上抽。


「放棄嗎?那我拍個照就算你過了這個?」冰炎掏出了影像球。


「不不不!別拍啊!」心裡有無數隻草泥馬在奔騰。


「那這個是什麼,嗯?」冰炎捏著那東西在褚冥漾的穴裡抽插著。


「啊嗯~別......」又冰又硬的東西,長長的幾乎有頂著他的內臟了,到底是什麼呀!


「真淫盪,哼!」一面抽插一面調器的用手指彈了彈勃起的小漾漾。「難怪會去勾人呀!」


「我沒呀!」褚冥漾真是無地自容,去個同學會喝醉了跟魚抱著睡成一塊什麼的......他真的沒出軌啊!衣服都穿得好好呢!


「大概光用這東西就能力讓你插射了?放棄嗎?」冰炎說。


「呀哈~」腰有點軟「那是,那是......」又冰又硬又長的.....「冰棍!我估冰棍!」


「很遺憾,你估錯了。」冰炎笑笑「所以懲罰繼續。」猛大用那東西加大抽插的力度與幅度,還對著前列腺猛蹭,弄得褚冥漾慾仙慾死。


「啊啊啊~」褚冥漾忍不住叫。


「好,下一件。」看見他的勃起微微抖動,冰炎知道他快要射了,所以毫不猶豫的抽出來,把他涼在不上不下的情況。


「怎.....怎麼......」褚冥漾紅通通的,他沒有射出來實在難受至極。


「快活了怎麼懲罰呢。」冰炎抽出那東西,放在褚冥漾唇上拭樂「嚐嚐看?」


「唉?」失神之際,冰炎把東西塞進褚冥漾嘴裡,他毫無防備下哽了一口「唔!唉?香.....香蕉?」


「所以下一個了。」冰炎把冰了的香蕉丟一旁,又弄出了一堆雜音,褚冥漾感覺到他又拿了些什麼準備來玩弄自己了。


「亞~老公~我一心一意一輩子向著你一個,算了好不好?最多我一星期不吃甜點了好不好?」褚冥漾欲哭無淚,眼前的火星人是想要不玩死他不罷休嗎QAQ


「規矩定了就要遵守。」冰炎把一團滑不溜手的東西放在他肚子上,那東西還很噁心的在蠕動。


「媽呀!這是什麼!快拿開!好噁心啊!」那團東西在他的肚子上蠕動,濕濕滑滑的,有時又黏著了有時又移動著,害褚冥漾身上的每根汗毛都立正了,臉色一整個青白。


「看來宅挺喜歡你啊?一整個動得多歡。」冰炎笑說。


「會動的是生物啊!你敢放這東西我回頭就殺了你!」褚冥漾說得嘴都哆嗦著,想想要放會動的東西進身體裡,誰不炸毛?


「啊?你有本錢跟我叫囂嗎?」冰炎抽起了那東西「給你點提示?這東西......哈,愛往洞裡鑽。」壞心眼的放到他的稚嫩頂部。


「啊!別呀!哈~」一開始的拒絕立刻就加了點騷味,因為那東西纏在他的稚嫩上,滑滑黏黏的......還在不知道是什麼,一直在試探他的馬口,如根細毛在那裡騷癢。


「哦?好像看上了前面的洞?」冰炎說。


「唉?」褚冥漾感覺有東西在探進他的馬口,而且還越來越脹。「痛!亞!好痛!」前端被撐得有點脹了。


大概知道前面太小了無法進入,那東西開始沿著褚冥漾的稚嫩往下爬,到根部了又游移的向上,穿過了花叢碰到了小腹。


褚冥漾輕嘆了一口氣,以為危機終於離開了就聽到冰炎說。


「我很仁慈的,幫你引導一下。」說完又把那東西抽開了再重新放到他的跨間,恰恰放在蛋蛋上。


褚冥漾隔著眼罩反了個白眼,誰叫你幹這種仁慈了,你仁慈的放開我不行嗎?


那東西在他腦殘的期間一點點往下探,褚冥漾咬著唇,他感覺到有東西在他的穴口處掃摸,現在這情況真的要嚇死他了,過了這一晚他一定會折壽十年.......


「嗚......」褚冥漾感覺到越來越多東西在探他的穴口,他全身都在顫抖,顫抖著等待那東西刺破他的洞口的一刻。


「哈......」倒吸一口氣,有東西進去了,小小的,在搞動著。


冰炎看著卻沒有出手救援的意圖,見他前面全軟了下來也無動於衷。


「別......求求你......快拿走......」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褚冥漾在感覺越來越多東西探進去時,害怕得哭了。


「嗚!」一團東西正想往他的穴裡鑽。


「我抽住了他的一部分,不會全進去的,現在估量下這是什麼?」冰炎說。


被抽住了的東西仍然想奮力的往深處鑽,在褚冥漾的洞裡翻騰搞動,甚至有一部分探得很深,吸黏著他的腸壁。


「嗚......」他拼命搖頭,想要在這詭異的感覺中保持清醒,要怎麼想像得到那是什麼東西呢?


「要放棄嗎?」冰炎調諷著。


「我......」那東西太滑了,他好幾次想靠收縮後穴把東西擠出去,反而有越擠越入的意思。


「我要拍了?」冰炎又一次舉起影像球。


「不!我估.......」什麼東西會黏黏滑滑,又會到處鑽?還有很多細小的東西在移動?「我估是某種蟲?」褚冥漾決定大包圍一下,他不能看不能碰,光靠那裡感覺也沒辦法嘛!


「很遺憾,你又錯了。」冰炎笑著放手,那東西一下子就滑溜進去了。


「哇啊!」那東西整個進到他的穴裡,褚冥漾驚惶失措得幾乎失禁,穴內有東蠕動著的感覺既難堪又難熬,越想推走它就爬得越進。


「你最好別再動了?不然他爬得太深我拿不出來啊?」冰炎說。


「別這樣......我知道錯了.......你幫幫我,幫幫我拿出來......好可怕......」褚冥漾哭得唏哩嘩啦的,整個人都抖得像痙攣了一般。


「不知道的無助感有多可怕你明了嗎!」冰炎捏著他的下巴說。「我找不到你,電話聯繫不上,追蹤術全被反彈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對......對不起......」褚冥漾昨天同學會因為怕被冰炎發現他喝酒,就用老頭公下了結界。續了幾攤之後手提又沒電了,還和喂魚滾到不知名的賓館裡睡在一塊。他真的不知道冰炎發了瘋般找了自己一整晚。


「所以你必須要感受一下我的痛楚!」冰炎鬆開了他,退到床的一則看他繼續被東西折磨。


「嗚~」唯一另他能安心的溫暖消失了,褚冥漾頓時覺得極為無助孤單,眼睛看不見,感覺一點風吹草動就能嚇破他的膽了,更別論後穴裡還有東西在亂動。


「亞......亞,對不起......我真的不會了.......以後都只在你眼皮底下活動好不好......」褚冥漾的聲音都是抖的「亞~」


「亞......求求你.......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會犯了.......你原諒我吧.......我不敢了,嗚~哈......嗚~」得不到回應,空氣中只有自己的聲音讓他覺得很絕望,絕望得抽泣起來。


「對不起嗝.......嗝.......對不起......嗝......」甚至哭得打起嗝來。


「亞?」


「嗝,亞~」


「嗝,亞!你說話啊!」


「嗝,亞......」


叫了很多次都沒有回應,褚冥漾閉嘴了,不動了,不掙扎了,死心的哆嗦著。


「嗚......哈.......嗝嗚......哈嗦.......嗝......」


「唔哈........嗝......嗦嗦.......」


等了好一會,終於聽到了衣服磨擦的聲音,冰炎在漸漸靠近了。


「......」大掌按著他的小腹「再有下一次,你會比今天難受十倍!」唸了個咒,那東西一下子就被迫了出來,褚冥漾還感覺到那東西在他的股間垂死掙扎著。


「不會......哈嗦......不會有下次了嗝......」褚冥漾說。


「......啪!」冰炎打了個響指,褚冥漾手腳馬上鬆綁。


褚冥漾立即爬了起來,猛地脫下眼罩,抬頭一看就見冰炎消失在傳送陣之中。


房間內只剩下褚冥漾,被咬了一口的冰香蕉,和吐著白泡半死的章魚一隻......





(到這裡完了啊!這篇是塞東西,所以不包開幹這一環~)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pudasun
  • 呵呵ㄏ呵呵呵呵呵呵呵

    冰炎啊...下次來個小黑屋監禁PLAY如何?
  • 說好的生日快樂呢!別光顧著自己掉節操了啊!

    露露 於 2015/04/25 02:07 回覆

  • 瑟司嵐#白牙
  • wwwwwwwwwwwww瞬間覺得wwwwwwwwww

    好可愛!!XDDDDDDD吃醋的冰炎XDDDDDDD
    報復心超重的XDDDDDD
    露露!!生日快樂!我沒有禮物送你(遭踹
  • 說句生日快樂我就很高興了啊!謝謝牙

    露露 於 2015/04/25 08:40 回覆

  • Quit
  • 生日快樂露露wwwww
    然後漾漾這樣超萌的啦
    被欺負成這樣真的超讚的啦超可口>q<
  • 抖S!(指
    不過謝謝啊

    露露 於 2015/04/25 11:47 回覆

  • 凜藍
  • 嗚呃⋯好久沒看那麼重口的⋯塞章魚什麼的⋯
    冰炎吃醋也太可愛>\\\<
    今天最重要的是露露生日啦~
    生日快樂~~~(蛋糕丟
    好吧⋯其實沒蛋糕 偶飄去打生日賀文算了⋯(你本來的都要打不完了!
    等偶! 就算腦細胞死光也會生出來!
  • 謝謝啊!重口什麼的不是我,是他們!他們在噗上說要塞的!

    露露 於 2015/04/25 11:4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露露大生日快樂~~
    我有猜到章魚耶...
  • 謝謝啊~香蕉猜到嗎?

    露露 於 2015/04/25 13:06 回覆

  • Gladys
  • 兩個都沒猜到…
    漾漾被欺負的好可憐喔~
    祝露露生日快樂 ^.^
  • 漾漾他作死~
    謝謝啊~

    露露 於 2015/04/25 14:4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拉拉
  • 生日快樂!😁
    一開始以為香蕉是按摩棒之類的…(掩面)
  • 謝謝啊!

    露露 於 2015/04/26 09:13 回覆

  • 星空
  • 生日快樂~~恩...沒想到是章魚...
  • 謝謝,太變態了嗎

    露露 於 2015/04/26 21:30 回覆

  • 悄悄話
  • 礿斯羽
  • 我……兩個都猜到了誒…遲來的祝賀,大大生日快樂(遭踹
    呃……漾漾你活該……可是又覺得你好可憐……(內心掙扎誒…
    不然你乾脆來個因為章魚導致過敏性休克讓冰炎嚇了一身汗如何(遭掩埋…
  • 章魚會過敏嗎?

    露露 於 2015/04/29 13:56 回覆

  • 礿斯羽
  • 有的人對海鮮過敏
  • 我以為蝦蟹甲殻類才會過敏呢

    露露 於 2015/04/30 23:43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