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今天是父親節呢~

露露難得的浮出來慶祝一下~

各位父親~麼麼噠~

 

 

 

 

 

崔斯坦現在正面臨人生中的重大抉擇,整個小臉都苦兮兮的皺成一團了,心裡的小崔斯坦一直在打圈圈,想著:要怎麼送呢?要怎麼送呢?

褚冥漾就躲在門外,隔著那小小的門縫觀察,忍不住勾起了甜甜的笑意。

「褚?」冰炎看見彎著腰翹起屁股在門邊偷看的寶貝,鼻子覺得癢癢的。

「shu......」褚冥漾回頭對著冰炎用食指抵在嘟著的嘴上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理也不理冰炎,再度埋首偷窺。

「......」勾勾嘴角,冰炎覺得這樣的褚特別的逗比可愛。

「看什麼?」冰炎俯身,貼著褚冥漾的耳邊聲說。

「唔!」耳朵一被吹氣就紅起來了,褚冥漾嬌嗔的怒視了冰炎一眼。

「嗯?」這眼神有夠挑逗的,冰炎忍不住親他臉頰一下。

「......」褚冥漾用力捏他大腿。

「哼哼......」忍痛繼續調戲,鼻子貼著他的頸背呼氣。

「你夠了沒!」褚冥漾啞聲做口形。

「沒。」冰炎笑著,一手環抱他的腰。

「......」褚冥漾送他一個眼刀。

「說笑嗯?偷看什麼嗯?」吻吻他臉頰。

「......」皺皺眉,抱視線轉回房裡。「小寶他在煩惱父親節禮物。」

「父親節禮物?」冰炎問。

「幼稚園教了他們摺紙,一人摺了一條領帶回家送給父親。」褚冥漾說。

「那他是在煩惱怎麼送給父親?」冰炎挑眉。

「嗯.......應該是呢?」褚冥漾點點頭。

「這簡單?叫快遞不就好了嗎?」冰炎笑說。

「可能是怕今天送不到?」畢竟今天就是父親節了,褚冥漾想。

冰炎和褚冥漾一起注視著房裡的小包子,看他一臉凝重的注視著眼前的小領帶,不知怎麼的有點心戚戚。小傢伙難得見父親一面,一年的次數十指也數得完,這特別的日子也不能共敍天輪,真是叫人不忍心。

「我去打個電話。」冰炎說完吻了吻褚冥漾就轉身進了書房。

「啊好......」褚冥漾目送冰炎,然後又重新注視著房間裡的小東西折騰。

鼓起勇氣,褚冥漾推門進去了。小東西還小,就算性格跟他哥一樣正經八百的,處理不了的事情就是處理不了,怎麼煩惱都是要找成年人分擔的。

畢竟撒嬌依賴,是小孩子的權利。

「小寶,要不要漾漾和哥哥幫你?」褚冥漾摸了摸崔斯坦的頭。

「漾漾.......」小傢伙皺了皺眉,低頭看看手中的摺紙問「漾漾有沒有多一張摺紙?」

「啊?」褚冥漾歪歪頭。

「我知道哥哥一定可以把這個送給爸比......但我也想送一個給哥哥.......」小崔斯坦嘟嘟囔囔的「老師說長兄為父......我送給哥哥也可以的。」

「小寶.......你真乖。」褚冥漾吻了吻他軟軟的包子臉。「漾漾現在去拿給你。」

「嗯!」圓圓的眼睛一閃一閃的期待著。

「等一下啊。」褚冥漾又摸了摸他的頭,轉身離開。

一推開門,就看見了一臉笑得溫柔的冰炎。

「你那是什麼臉?」褚冥漾立即關上門,不讓崔斯坦知道他哥偷聽到了。上前捏了捏那一臉放鬆得不堪入目的帥臉。

「沒什麼......叫他弄好就給我,我找到人立即可以人手攜帶給父親了。」冰炎一秒把臉扳回面癱樣,雖然臉很認真的說,不過總讓人有錯覺他背後有條翹高高的尾巴在愉快的搖擺。

「啊?找誰了?」褚冥漾雙手一起搓揉那張在裝迫的帥臉。

「安恩,他在國內為父親處理些東西,我叫他走一趟。」冰炎祟祟肩,捉著褚冥漾的手在嘴邊輕吻,反正安恩也樂意回去見愛人一面。

「啊~別鬧了~我去拿摺紙給小寶。」褚冥漾說。

「嗯。」冰炎難得的輕易放過了他,輕啄他的唇就轉身回書房了。

「傻哥哥?或者說是半個爸爸呢?」看著那高興得要死卻要猛裝迫的某人,褚冥漾也忍不住笑了。

褚冥漾想,現在小寶一點點的小窩心就夠他高興得尾巴要翹上天了。如果,他們有個女兒的話,冰炎是不是就會變成個女兒控?女兒軟軟的叫一聲爸爸I LOVE YOU,是不是就會讓他那張帥臉鬆懈得一塌糊塗?

褚冥漾搖了搖頭,沒可能的事就不要想了。

現在這樣不是也挺好嗎?

長兄為父。辛苦你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