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們~露露又開坑了~

這篇是互動文,你們選什麼會影響到漾漾跟冰炎的結局啊!

 

 

 

 


「玥,妳快點帶著資料離開!」白綾然把手提箱推給褚冥玥,猛拉著他出門。

 

「你的這些研究可是關系著人類的未來!不能讓那些腐敗的財閥毀滅我們的夢想!」眼前一個又一個的守護逐一倒下,白綾然身邊也只剩聊聊幾人。

 

「然,我們就括出去吧,反正都走不出去了。」出口早以被敵人堵住,火拼的子彈在身邊穿插著,這情景,無論是誰也不會有能活著離開的幻想。

 

「謝謝你一直支持我的研究,另一份資料的下落我已經聯絡「他們」了,就算我不在了,還是會有人可以把那些東西繼續做福人類的。」褚冥玥舉起手槍,朝敵人開了兩槍。臉色有點微白,冷笑,誰想到一個科研人員居然要拿槍殺人自衛?

 

「......玥,能跟你共事,能參與這個研究,真的,真的是我的榮幸。」一槍射在敵方附近的一個滅火器上,頓時一幕白煙充斥,阻擋了敵方的視線。

 

白綾然隨即拉著褚冥玥的手,回奔到科研中心的主控室。關上門,白綾然按下了一級誡備的密碼,把所有通道的連接處都落下了厚厚的鐵門。

 

「既然我們逃不出去了,不如給他們一個同歸於盡吧。」褚冥玥說。

 

「......嗯。」白綾然點點頭,在控制室的鍵盤輸入了一系列的密碼。

 

褚冥玥靠牆坐下來,抽出了脖子上的項鍊,來來回回的撫摸著那小天使般的笑臉,還有小天使身後那包容溫柔的微笑。

 

仰頭閉眼,褚冥玥眼角滑下了一點水珠。

 

她緊緊捏著手心中的項鍊,只希望,他們能平安無事。

 

十分鐘後,白綾科研中心發出幾聲轟天巨響,整座建築物都陷入熊熊烈火之中......

 

 

XXX

 

 

「漾漾,你乖,不要出聲,知道嗎?」褚媽媽拉開了雙人床的床墊,讓床板與床墊之間多出了一條小小的隙縫。

 

「靜靜躲藏起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出聲,也不可以出來。」安頓好褚冥漾,讓他藏好在隙縫中,把床墊從新推好。

 

「shu......」對著小隙縫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用枕頭被子什麼的堆著遮掩著。

 

門外的打鬥聲越來越大,褚媽媽慌忙打開衣櫥,抽出了一張新淨的被單,迅速撕開兩半綁起來再綁在窗框上,拋出窗外。

 

褚家就在不高不低的3樓,這麼連接著的被單恰恰就離外面小巷的地面不到兩米高。

 

「快!快點走!」褚媽媽對著沒人的窗戶說著,臉上一副緊張險急的樣子。

 

「啪!」一聲巨響,卧室的大門就被踢開了。

 

褚媽媽回頭,一臉青白的看著來人。眼厲的瞄見房外倒臥在血泊中的人。

 

「老公!」淒厲的呼喊,褚媽媽忍不住哭了。

 

「應該還有個小傢伙的,嗯?」一身黑西裝,有著藍色長髮的男人舔了舔手中沾著血的銀針。

 

「你到底是誰!我們得罪你哪了啊!怎麼要趕盡殺絕!」褚媽媽死守著窗口的位置,她自知無法逃離眼前的危機。那麼至少,至少能做些錯覺,留一線生機給她幼小的兒子。

 

「唔......你們沒有得罪我,我只是奉命而來罷了。」男人不慌不忙的接近。

 

「或者,可以怪妳的女兒太聰明了?聰明的危害了這世界上那一小撮人的利益?而這一小撮人又恰恰是世上最有錢的那一群?」輕鬆的避開了女人胡亂丟過來的東西。

 

「我的名字是安地爾。」手中極快速的動作,一枝銀針直直穿過女人的眉心。

 

「不過妳沒機會知道了。」微笑的看著那沿牆邊滑落的軀體,走近,伸手抽回沾染血白的銀針,舔了舔。

 

「還以為可以玩一下呢?」安地爾想起資料中那猶如小天使般的小男孩,跨間的巨物就有發硬的趨勢。

 

瞄了瞄窗外的簡易繩梯,眼神暗了暗。那小娃兒的確瘦瘦小小的,靠這布條滑下去並不是不可能。

 

皺了皺眉頭,以為可以在他父母的屍體旁邊姦污這小男孩,讓他在最絕望的時候才殘殺他。可現在錯失良機了,有些遷怒的狠踢了地人的女人幾腳,轉身離開繼續捕獵這小娃娃。

 

一直在床隙間暗藏的褚冥漾混身抖顫,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臂,眼睛滾滾的落下淚水。他看不到發生什麼了,卻是聽得一清二楚。媽媽的那些悲愴,媽媽消失的聲音,重物倒下的聲音......他都知道,都明白。

 

緊繃著精神,仔細聆聽「安地爾」的聲音,腳步聲,呼吸聲......暗暗記下了,那破壞他世界的壞人。

 

「或者,這只是掩飾?」男人皮鞋的腳步聲停止在卧室門前,回頭。

 

安地爾環視了卧室的環境一圈,目測那些地方能夠藏匿,既然衣櫥已經打開了,廁所?床?

 

安地爾一步步接近卧床,停靠在床邊坐下,腳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木地板。

 

「吱吔。」聽著床墊彈簧被重量擠壓而發出的聲音,褚冥漾嚇得滿身雞皮疙瘩,背脊的汗毛全都立了起來,整個頭皮發麻。感覺再有一點點的聲音都會壓垮他。

 

「唰啦!」安地爾一手扯起了床上團團的被子。

 

褚冥漾混身一震,咬自己咬的更緊了,幾乎不敢呼吸。

 

「吱吔。」安地爾站了起來。

 

「小娃娃~你在哪~」蹲下來,窺了一下沒人的床底。

 

皮鞋的腳步聲又漸漸遠去。

 

正當褚冥漾釣著的一顆心緩緩放下,啪的一聲又嚇得他瞪大了雙眼。

 

安地爾一腳踢開廁所的門,空空一室。

 

停頓了幾秒,終於頭也不回的離開。

 

褚冥漾一時三刻都不敢哼聲,也不敢爬出來,他怕那人會再次折返。駭人的寂靜無聲,血腥的鐵鏽味充斥空氣中,小孩兒忍不住抽泣起來了。

 

再三提起心思聆聽著,確認沒有任何聲音了才慢慢的從床隙間爬了出來。

 

哭花了的臉蛋看起來慘兮兮的,褚冥漾慢吞吞的走近躺在地上的媽媽,蹲下來哭著,卻連伸手觸碰母親伏屍的身體的勇氣都沒有。抽抽隔隔的,他怕看見了媽媽那溫的臉孔變得猙獰恐怖的死狀,他怕連最好一絲絲的美好回憶都會消散不見了。

 

哭了好一陣子,褚冥漾覺得他沒辦法繼續待在家裡,如果那男人折返的話......

 

他決定

 

A: 沿著媽媽弄的簡易繩梯爬到小巷再走上大街

B: 從大門離開,到隔壁鄰居家求救

 

 

 


親親~等你們選好了我再Po,別跟我說兩個都想看,人不可以這麼貪心的。

留言選A的我會給你A篇章的密碼,B的就有另一篇的密碼。

不選就什麼都沒有。

不要悄悄的交換密碼,不然就不好玩了啊......

等全文完結了我就會解鎖啊(不過來日方長囉~)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0) 人氣()


留言列表 (9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Demos
  • 露露,我好喜欢你的文啊^o^
    全都好有创意而且都不会乱弃坑
    我选A哦,可是我不能登录,你怎么给我密码呢?我好期待你会怎么写哦,好爱好爱你……………的文哦☺️☺️
  • 給我email,寄給你

    露露 於 2015/09/11 19:0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周俊良
  • #75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玹瓔
  • A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Hi
  • 訪客
  • Hi
  • 银雅
  • B~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