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 襯著靈感君還在快快寫幾篇啊~~

你們沒看錯, 露露又更新了啊~~~ 

 

 

 

--------------------

 

@餵金魚私訊你

 

[謎底已經解開@餵金魚]呼叫@霉神退散

 

[窩邊一根草@霉神退散]在噠~~

 

[謎底已經解開@餵金魚]我快到咖啡廳了

 

[窩邊一根草@霉神退散]嗯, 我很快就到~~

 

[謎底已經解開@餵金魚]好的, 那我先找個位置

 

[窩邊一根草@霉神退散]OK, 一會見~~

 

[謎底已經解開@餵金魚]一會見

 

------------------------

 

溫暖的陽光, 被風吹得微微搖晃的樹影, 真是個相親的好日子啊~~

 

衛禹坐在窗邊的位置目光看向窗外,即使沒有挑明瞭今天的見面目的, 但對於精稅軍預備役來說, 那麼一點點的線索, 就足夠他猜疑了。

 

褚冥漾第一次因為輕微腦震盪和資訊素煩亂而住院...聯校球技大會受傷後不準他和萊恩探望...星期日還要去上什麼珍稀動物保護課....

 

直到千冬歲再打電話來表面上是閒聊實際上是試探他的時候, 衛禹幾乎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了。

 

他的小友人是個OMEGA。

 

剛相識時就覺得褚冥漾很可愛, BETA平均值以下的身高, 反特弧長得可怕的天然呆,, 脾氣又軟棉棉的特好欺負。衛禹忍不住哼笑出來, 難道發呆發得多連分化期都會變得特別慢嗎?

 

這幾天衛禹反覆思量,如果褚冥漾沒有喜歡的人的話, 自己可以成為他的ALPHA嗎? 答案是肯定的, 雖然二人之間並沒有什麼情愛的基礎, 但這樣他就可以一直一直保護他的小友人了。繼續看著他傻傻的笑著, 一臉幸福的吃甜點, 讓他保持著這份天真和傻氣。而且愛情不是可以慢慢培養出來嗎?

 

「咯咯」褚冥漾在外面敲了敲落地玻璃窗。

 

「漾漾。」回過神來的衛禹反射性的揮了揮手微笑著。

 

褚冥漾也揮了揮手, 然後被千冬歲抽著領子拖進咖啡廳裡去了。

 

「午安, 衛禹。」千冬歲拉著褚冥漾坐到衛禹的對面。

 

「衛禹, 你還沒點東西吃啊?」褚冥漾好奇空蕩蕩的桌面。

 

「嗯...我這不是在等你推薦嗎?」衛禹笑說。

 

「啊~我推薦巧克力軟心蛋糕, 藍莓芝士蛋糕, 奧利奧芝士蛋糕, 香蕉合桃鬆餅....」舉例出一大堆甜食的蠢萌( º﹃º` )

 

「你按他的喜好點的話會得糖尿病的, 這裡的咖啡很好喝。」千冬歲遞上飲料餐牌。

 

「啊~~千冬歲~~~」被無視的蠢萌發出控訴。

 

「你想好要點那個了? 別說我沒提你, 玥姊說只能點一個啊。」千冬歲托了托眼鏡。

 

「嗚....這強人所難啊~~」褚冥漾立即苦惱起來。

 

「 我們是來談正事不是來讓你吃蛋糕。」千冬歲說。

 

「唔~~~就兩個?」弱弱的舉起兩隻手指問, 巧克力軟心蛋糕和奧利奧芝士蛋糕之間好難選啊!

 

「還真不怕玥姊了啊?」千冬歲挑眉。

 

「怕...」被說中弱點的蠢萌又捂了捂心臟, 繼續低頭在巧克力軟心蛋糕和奧利奧芝士蛋糕之間奮鬥...

 

一直在旁看著的衛禹又忍不住笑了笑, 看著他苦惱的樣子就有種想要揉揉他頭髮的衝動。

 

「唔...我點杯意式咖啡吧, 衛禹你呢?」千冬歲問。

 

「啊? 我....卡布奇諾吧。」衛禹說。

 

「漾漾?」千冬歲問。

 

「嗚...奧利奧芝士蛋糕和特濃可可」掩著眼睛裝作自己沒有看到過巧克力軟心蛋糕的身影(∩ω∩〃)

 

「嗯, 我去點個餐。」千冬歲走出去了。

 

「漾漾? 生病了?」衛禹關心一下帶著口罩的褚冥漾。

 

「啊不...這是資訊素阻隔口罩...」有點苦瓜臉的說。

 

「還是在資訊素煩亂?」衛禹問。

 

「嗯...也不完全是...就是...」褚冥漾有點尷尬的難以開口。

 

「這就是我們要找你的原因。」褚冥玥突然間出現坐在了衛禹的旁邊。

 

「姊姊大人午安~~~」「玥姊。」褚冥漾和衛禹一起打招呼。

 

「嗯。」一面脫下外套掛在椅背上一面回應。

 

「玥姊, 千冬歲那邊在點餐, 妳要先去點嗎?」衛禹覺得自己要在褚冥玥面前乖一點...總覺得身邊圍著一股淡淡的, 充滿殺氣的資訊素...

 

「...」褚冥玥給了個眼刀, 總要先給點下馬威 ☉_☉

 

「姊姊大人~~~我能多點一件蛋糕嗎?」帶點希冀的看著地獄使者。

 

「嗯?」褚冥玥挑眉。

 

「我什麼也沒說。」做了個拉上嘴巴的動作 (ll゚σ---゚ll)

 

「久等了。」千冬歲帶著輪餐的號碼牌回來。

 

「玥姊午安, 要點些什麼嗎?」乖寶寶托了托眼鏡打招呼並遞上餐牌。

 

「不了, 我們先來說正事吧。」褚冥玥稍作回應示意千冬歲也坐下來, 然後轉頭跟兩位主人公說。

 

「衛禹你知道我約你出來的目的吧。」以肯定的語氣說。

 

「猜到了個大概。」衛禹說。

 

「原因你知道我就不再提了, 我希望你能以結婚為前提的跟褚冥漾交往。」褚冥玥直說。

 

「唉...姊能不要這麼直接嗎?」覺得不只一點點羞澀的褚冥漾 ..⁄(⁄ ⁄•⁄ω⁄•⁄ ⁄)⁄.

 

「並且在三個月之內確定關係及結婚。」繼續語驚四座的地獄使者。

 

「啥啥啥啥~~~~」受到到驚嚇的褚冥漾 Σ(・Д・」)

 

「你有時間耗?」褚冥玥挑眉問。

 

「沒...」傷心得縮了的褚冥漾(◞‸◟)

 

「衛禹你意下如何。」褚冥玥釋出不容拒絕充滿壓迫性的資訊素。

 

「漾漾...你會討厭我嗎?」衛禹抵抗著資訊素, 沒有正面回答, 轉而問褚冥漾。

 

「唉, 不會啊?」有點奇怪的回答。

 

「我以後負責保護漾漾好不好?」衛禹臉色有點發白但還是很陽光的笑了笑。

 

「嗯? 好啊?」衛禹平常就在保護大家了, 有什麼不好的啊? 被感染得一起傻笑。

 

「...」千冬歲眼看著友人被另一位友人拐了覺得很無語。

 

「...」褚冥玥看著自家弟弟莫名其妙的把自己賣了更無語。

 

「玥姊, 只要漾漾不抗拒, 我這邊什麼時候結婚都沒有問題。」衛禹說。

 

「嗯, 你懂得用這個吧。」褚冥玥從口袋裡拿了個小盒子出來, 剛剛就是為了取這東西才會遲到的。

 

「嗯, 把血滴進去再給漾漾帶著。」衛禹點點頭, ALPHA有上過怎麼標記OMEGA的課, 這是用來暫時標記的保護性項圈, 能提供暫時性標記之餘還能保護OMEGA脖子後的腺體。

 

「唉?給我的?」褚冥漾歪歪頭 (´◉ ω ◉`)?

 

「嗯, 之後漾漾就不用帶著資訊素阻隔口罩了。」衛禹說。

 

「真的啊?」褚貝漾雙眼放光, 他恨死這口罩了, 多不方便吃東西啊! 每次吃東西都要先閉氣, 打開一點點口罩吃一口, 帶好口罩才咀嚼....每次吃東西都很累的好不好 (✪ω✪)

 

「嗯, 我現在弄給漾漾你帶好不好?」衛禹笑笑 (o´罒`o)

 

「好啊好啊~~」褚冥漾點頭。

 

(⚆_⚆) (✪ω✪)看到朋友愉快的把自己賣了的千冬歲很想大力巴醒身邊的蠢豬。

 

(ಠ 皿ಠ)(o´罒`o)看著蠢弟弟三兩句就被拐走了的褚冥玥很想暴打身邊誘拐犯。

 

「漾漾...你知道這個項圈是什麼嗎? 用來給你製造暫時標記啊!」千冬歲真心覺得以褚冥漾的豆腐腦他應該已經忘記了珍稀動物保護課上的那些內容了。

 

「帶在脖子上的暫時標記?」總不會用來套大腿吧?

 

「這是暫時標記暫時標記暫時標記暫時標記暫時標記啊!!!!」千冬歲捉住褚冥漾的肩膀前後搖晃, 忍不住要搖醒這隻毫無自我保護能力的蠢萌。

 

「啊~~暈了暈了~~~我知道啊呀~~~暫時~~標記~~~」褚冥漾暈呼呼的說 (@_@)

 

「你知?」千冬歲停止搖晃。

 

「嗯~~」豆腐腦還是有乖乖裝下伊多老師的講課噠!

 

「...」千冬歲表示懷疑 (口ˇ_ˇ口)

 

「暫時標記就是讓ALPHA的資訊素溶入OMEGA體內, 平衡不穩定的資訊因子。」褚冥漾記得伊多是這樣說的。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千冬歲問。

 

「唔...寫著內有惡犬, 狗狗公不要靠近?」褚冥漾回答。

 

「對....也不對! 這是在你的屁屁上蓋上衛禹兩隻大字啊!」千冬歲激動的說 (ò皿ó)

 

「唉...千冬歲你說得好討厭啊~~~」褚冥漾羞赧赧的, 人家是很純樸的乖寶好不好\(//∇//)\

 

「這是形象化形容, 但事實就是這樣。」千冬歲托了托眼鏡。

 

「有這麼坑爹啊?」瞪大了眼睛的褚冥漾 (´⊙ω⊙`)

 

「漾漾...你討厭告訴別人我是你的ALPHA嗎?」衛禹覺得有點小失落, 如果漾漾真的很不喜歡的話...沒關係的... (´・ー・`)

 

「裝什麼可憐!」褚冥玥一巴掌啪的打在衛禹的後腦肘上, 誘拐什麼的絕對要用暴力敲打敲打, 那麼大的一只裝什麼可憐 Σ(゚∀´(ヽ(⊙д⊙╬)ノ

 

發出的巨響讓褚冥漾有點感同身受的抖了抖, 但不得不說, ALPHA的抗打能力絕對比皮細肉嫩的褚冥漾高, 衛禹被褚冥玥全力一擊後也只是皺皺眉揉揉後腦肘罷了, 連哼都沒哼一聲。

 

「衛禹...你沒事吧...」被巴得經驗豐富的蠢萌光聽打擊聲音就有點擔心友人了, 他可是親眼目擊過地獄使者把不锈鋼桌子給拍出個指印來的...

 

「嗯, 沒事。」衛禹說。

 

「真沒事?」褚冥漾覺得衛禹在騙人。

 

「嗯, 沒事。」衛禹笑了笑。

 

「真噠?」衛禹你頭居然這麼硬, 能抵得住幽冥鬼爪???

 

「嗯。」點頭。

 

「好厲害啊!!!」星星眼表示崇拜(✧✧)

 

「我成為漾漾的ALPHA以後就能替漾漾擋著玥姊了。」衛禹站起來俯身到褚冥漾的耳邊, 說著只有兩個人才聽見的悄悄話。

 

「!!!!!!!」露出驚喜眼神的蠢萌。

 

「可以這樣啊可以這樣啊可以這樣啊?」重要的事情要問三次 (๑º ロ º๑)

 

「嗯。我現在弄給漾漾你帶好不好?」衛禹忍不住揉了揉窺覬已久的軟毛

(๑º ロ º๑)ヾ(・ε・`*)

 

「好啊好啊好啊!!!」眼睛一閃一閃的 ✧*。٩(ˊᗜˋ*)و✧*。

 

(=ˇωˇ=) 千冬歲覺得需要重新認識一下衛禹...怎麼拐呆寶寶拐得那麼順暢...

 

(-_-) 褚冥玥特想要把眼前的蠢豬塞回娘親的肚子裡重造。

 

衛禹打開了項圈的吊飾, 把手指按在一個附著針口的小瓶子上, 血液就嘩啦嘩啦很快的填滿了小瓶子。

 

「漾漾, 我幫你帶吧。」衛禹安好了吊飾, 打開項圈準備幫褚冥漾帶上。

 

「好噠! 嗚....」為可以脫離地獄使者魔爪而有點小興奮的伸長了脖子, 剛剛要半站起來讓衛禹帶上項圈的褚冥漾被一個空紙杯炮彈正中臉蛋。

 

「嗚...誰亂丟紙杯啊!!」捂著臉頰說(ノ)д<`)

 

「褚 . 冥. 漾 !」一雙充斥著怒火的紅眸狠瞪著褚冥漾 (╬⊙д⊙)

 

「嗚...」褚冥漾覺得自己應該是腦震盪了, 不然怎麼會看見暴力紅眼兔怎麼用欠了他幾千萬的眼神看過來啊。

 

 

 

----------------------

 

下半段搶親戲還沒完成, 下週再放啊~~~

 

附上裝可憐嘴的蠢萌一隻

 

漾漾: 可以吃兩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露 的頭像
露露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雲雀
  • 聖誕快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私心的關係,我覺得衛禹是喜歡漾漾不自知。
    漾漾實在太好拐了,我也想拐,不過只能想想(我還想活命)。
  • 用美食拐, 一定成功

    露露 於 2017/12/27 15: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