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說我是個冷冰冰的人, 外表冷冰冰, 說話冷冰冰, 就連感情都是淡薄如水. 他們會這麼說我大概心裡有素, 不是說我沒血性, 或者應該說我總是會不自覺的與人保持一定的距離, 即使是朋友, 感覺都是不遠不近的, 就像是隔了一重保鮮幕的狀態在觸碰. 

可能是個性使然, 也可能是成長環境迫使我變成這種不冷不熱的人. 我家裡算是小康, 從來不愁生活, 父母都忙於工作, 教育上都採取放任的態度, 容許我去追尋夢想, 以喜愛的鋼琴當作職業. 但亦因為這種背景, 我從來都很少接觸父母, 更別說甚麼家庭之樂, 印象中和他們同枱食飯的機會甚至屈指可數, 一直都是一個人的我, 實在不知道要怎麼的熱情.

我聰明並且能力強, 不是我自大, 而是事實擺在眼前. 從小到大也拿過不少國際性的獎項, 也被人抬舉說是什麼難得一見的天才, 寫的曲也被人趨之若騖, 總是受盡所有人注目. 也正因如此, 我才會一直保持著一種冷靜自持的外表, 與人保有一定的距離, 用冷冰冰的態度去拒絕那些只為利益而想跟我扯上關係的人.

他們都說我的鋼琴精準得可怕, 可又不失細膩. 奇怪在我這麼一個清冷的人, 卻又寫得出一首又一首觸碰人心的動聽樂章. 

或許我並不如他們所說的冷漠, 只是不擅表達罷了.

或許我只是習慣那保護自己的外殼, 卸除不了那鋼鐵般框框.

或許我只是一抺藍色的火炎, 看似低溫其實卻熾熱無比.

或許我只是在等待, 等待那個可以敲響我心寧的人.

如果能夠找到那一個讓我甘心放下身段, 願意在他面前示弱的人, 那會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我只是在等待, 等待我生命裡的唯一.

╳╳╳

[冰炎, 這個給你.] 夏碎從襯衫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張門票.

[我弟給我的, 你最近精神蹦得有點緊, 當是去放鬆一下吧.] 夏碎輕輕的拍了拍冰炎的肩膀.

冰炎看著手中的門票, 或許自己是應該放鬆一下, 最近所有事情都好像有點力不從心. 鋼琴彈不出感覺, 作曲的進度也落後了很多, 很多想做的事情總是達不到想要的效果, 總覺得有種無形的力量在壓迫自己, 讓自己停滯卻步, 綁手綁腳似的.

國立藝術大學美術系公開畫展…… 

[這是?]冰炎疑惑的看向夏碎.

[我弟在美術系那邊, 這是他們系每年都會辦的節目, 會把系內好的作品集中在一起展覽, 說是為學生提高知名度, 也讓藝商可以早點對發掘出未來的畫家作重點支援.]夏碎說得眉飛色舞, 難掩紫眸中的笑意.

[怎麼? 你弟也參展了?] 冰炎看著夏碎說得高興, 就知道這個弟控是在自豪和暗暗表揚自己的弟弟了.

[當然, 我家的歲可是被喻為日本畫最後傳人的天才!] 夏碎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冰炎淡淡的笑著.

[我和歲約好了週末一起去, 冰炎你要一起嗎?] 夏碎微笑著.

[不了, 我想一個人看.] 冰炎說.

[……好吧, 那你有需要的話記得找我.] 夏歲有點無奈.

[這就夠了, 謝謝.] 冰炎稍稍看向夏碎.

[……我約了歲吃飯, 先走了.] 夏碎拍了拍為冰炎的肩膀.

[再見.] 冰炎朝夏碎點點頭.

夏碎輕嘆了一口氣, 朝冰炎冷漠的樣子笑了笑,滿是無奈的拍拍他的肩膀轉身就走了. 

冰炎看著夏碎那種急切想要看到某人的背影, 忽然間讓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羨慕. 

那天我也會有嗎? 時時刻刻分分秒秒,想要看著, 記掛著的人.

把手中的票夾進拍子簿內, 冰炎摸了摸剛才被夏碎拍著的肩膀, 回想起他那帶點無奈的笑容, 其實是在擔心他這個友人吧. 這票大概也不是他弟給的, 而是他特地從弟弟那邊要來的吧……

朋友, 我第一個的朋友.

如果不是因為被安排著成為他的伴奏, 我會這麼幸運認識他這般細心而且周到的朋友嗎? 

運氣果然也是實力的一種……

當然我也不是沒有想過要把他當成是那個唯一的對象, 不過看見他和他弟的感情, 很快就打消了這麼一個的念頭. 那種親密不單只沒有惹來自己的妒忌, 反而對他們的互動有那麼一點點的羨慕. 我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感覺, 但卻很了解自己的心.

他, 不是我想要找的那一個人.

冰炎一個人在校園的中亭裡走著, 他清冷漂亮, 孤高自持, 所有人都羨慕他的能力外表背景. 可是又有誰看得見那散落在步道上, 影子中的落寞? 又有誰了解, 黑夜來臨時, 那忽然間想要得到溫暖的感覺? 不需要肢體交纏, 不需要緊緊擁抱, 他渴望的只是那輕輕的觸碰, 感受從皮膚傳來的, 陌生卻也熟悉的溫度.

那種人體的溫度.

唯有沉醉在音樂之中, 冰炎才可以忘卻寂寞.

但不在狀態的現在, 每一分每一刻, 冰炎都覺得自己像是被浸泡在海水裡, 感覺越來越遲緩, 掙扎不了, 拖著那疲憊的身體, 慢慢墮進深淵之中.

冷, 就只是覺得冷, 打從心底的冷. 

5月的陽光, 卻照得他發冷.

心情不好, 也彈不出什麼好的, 不如不練更好. 

冰炎摸了摸拍子簿邊突出來的票角, 忽然想起剛才好像看到了畫展是從昨天就開始了, 現在去應該沒那麼多人, 或許可以靜靜的看一下畫, 放鬆一下. 他之前接了個案子要寫一首廣告歌, 或許可以找一下靈感.

冰炎是很特別的, 受上天眷顧的孩子.

看著顏色, 他可以聽見音樂.

顏色, 是看得見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