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迷失的聖母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12 Fri 2014 19:00
  • 歸咎

 

 

青年又再迷糊的從睡夢中醒來, 睜開眼猶豫了一會才從那迷茫中稍微清醒過來。想著自己在什麼地方? 為什麼又躺在床上? 那個會守在自己床邊的人又在那裡? 腦袋裡轉過無數的問題, 赫然的想要坐起來, 卻又迷迷糊糊的重新裁到被窩裡去。

 

眨一眨眼, 突然看見了手上一層層包裹著的繃帶, 沁著絲絲的血印。忽然好像明白了什麼, 記起了什麼……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到底是什麼煎熬的日子, 男人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窗外的陽光穿透進來, 把他的影子拉得又長又細, 有股說不出口的落寞。手中緊握著那只又白又瘦的手, 男人真的好想好想把手的主人緊緊擁在懷裡, 把那柔軟的身體深陷進自己體內, 這刻, 他多想灌下所有的止痛藥, 把那撕扯心臟的痛疼給麻痺掉。

 

昨天掛著的是營養液, 今天掛著的是血漿, 那明天又會掛著些什麼呢?

 

一閉上眼, 又看見了沒多久前的情景, 青年渾身是血的站著, 眼底裡都是無助與驚恐。雪白柔嫩的肌膚上滿是縱橫交錯的血痕, 那些傷痕就像是一條九尾鞭, 他身上一條割痕就在自己心上鞭打九下, 鞭鞭有力, 打得又深又狠, 讓男人痛不欲生。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得到醫師的警告, 男人很自然的把青年捧在手心裡愛護, 幾乎到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地步, 事事親力親為。男人那驚人的態度轉變讓所有人都為之驚訝, 青年甚至覺得自己親眼看見了狼變犬的過程, 不過青年也沒有要取笑他, 就只是心裡滿滿的捧著男人的臉輕親著。

 

免免強強可以下床的時候, 就嚷著男人扶他去廁所。一個人站在全身鏡面前, 青年看著身上青紫的痕跡, 表情突連就垮了下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豆大的淚滾滾從臉上滑落, 青年就站在狂風暴雨的斷崖邊, 明明四野無人, 卻心知毫無退路。腿有如千斤的重, 狂風把他瘦削的身體吹得搖搖欲墜, 彷彿再挪前一點點腳步, 就會連同那碎掉的邊崖一同陷落, 粉身碎骨。

 

心口有股說不出的積鬱, 不知從何而來, 卻是久久不散。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07 Fri 2014 19:00
  • 溫存

 

男人很自私的想要從青年身上攫取溫暖,可這一刻,他卻想要把自己僅有的些微體溫全數給予床上的青年。

 

 

寬敞的大床上,青年窩在正中央的空間,床鋪上那微乎其微的皺痕,證明了青年到底有多輕有多瘦,就像是一抺白色的羽毛,輕柔放在床上,不乘載一點重量。瑩白的被單反映著青年蒼白的臉龐,人虛弱起來,臉色原來真的會比紙更白,是那種不健康的白,灰青而蒼朽。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腔,任何人都會覺得床上的......是一個死人。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自從十三歲那一年開始, 男人就死了心, 對愛, 親情, 友情什麼的不再抱有無謂的祈望。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會再渴求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人與人的關係只需要建構在利益和服從之上就夠了。可能是因為那個夢的影響, 也可能是青年那一抺笑容對他的沖擊, 男人從未如此脆弱過, 即使在人海中打滾得滿身是血是汗, 即使是親手殺了母親和推父親進入死胡同, 他都從不伸手渴求救贖。

 

可偏偏就是青年, 從新打開了自己對溫暖的渴望。 

 

男人從來沒有預想過, 他從小就求而不得的東西, 那麼輕易的在青年那瘦小的身體上獲取到。一個擁抱, 一句說話, 就足以讓他放下身段, 容許青年使用那個已經將近有二十年沒有人用過的名字來呼喊他。就一些日常的行為, 溫柔的眼神和笑容, 那個曾經被挖空的部分就份那溫柔給填滿了 。男人覺得很滿足,  他抱緊了懷中的青年汲取他的溫暖, 把臉埋在他的髮梢間輕輕呼吸, 眼眶卻微微的發燙著。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就那麼一夜,把一切都扭轉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4517
  • 請輸入密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