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第二曲 - 影子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褚冥漾盯著自己的手指看,左想想右想想的都覺得莫名其妙。怎麼在自己睡夢中好像把自己給賣了?雖然自己在蛋糕店的時候好像迷迷糊糊的就賣掉了自己,但實際看見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

想起那天晚上吃飯時姊露出的一臉凶相,褚冥漾就覺得飄冷汗了。今天被喵喵捉住手仔細打量後露出的羨慕目光,還有「好感動啊!漾漾和學長許下了共生誓言啊~」之類的說話轟炸,更是咽不下口水啊~

褚冥漾那天睡醒後問過冰炎自己手指上的是什麼,但只得到一句「你是我的證明」。聽到喵喵說的話,本來還想問問什麼是共生誓言的,但看見冰炎那副「你想反悔?」的嘴臉,突然間又說不出話來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覺得應該交待一下?」褚冥玥拿著水杯經過褚冥漾的房門口,對著正要放下睡得正甜的褚冥漾的冰炎說。

「......」冰炎沒說話,只是輕輕的放下褚冥漾,替他蓋上被子,在額際落下一吻。

「你答應過不會讓他受委屈的,可是你卻讓他哭著回來!」水杯直直的飛向冰炎。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程的路上,褚冥漾和冰炎仍然選擇搭捷運,不過不一樣的是本來是一個人倚在窗邊的,現在卻是被冰炎懷抱著倚在窗邊,Mp3也是一人分一隻耳機的聽著。

冰炎那個殺人宣言的告白,雖然嚇死人,但卻讓褚冥漾的心踏實了不少。只少讓他知道冰炎選的,是不會離棄自己的選擇,即使是那種同歸於盡的結果,也許是他所能擁有的最好的一條路。

褚冥漾捉著冰炎環住自己的手,向後倚在冰炎的肩窩之上,閉上眼感受著冰炎的體溫和冷香。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仍然狠盯著眼前的黑龍,深深覺得當初應該一併把眼前的某條可恨的龍給淨化掉。

褚冥漾坐在冰炎的旁邊,低頭默默的吃著蛋糕,時不時往冰炎那裡瞧瞧,卻又被某紅眼兔的殺氣給嚇到了,瞧一瞧又立刻收回視線。。。。。

某條龍倚在沙發上,一只手枕在扶手上托著頭,另一只手拿著他的伯爵蘋果茶,一臉笑意的看向對面沙發併排而坐的二人。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褚冥漾踏入捷運的一刻,就已經被無數對眼睛注視著,雖然本人沒什麼自覺。(當然是男的居多,就算是女的,目光不是羨慕就是妒忌啊)

褚冥漾穿了一件七分袖的圓領上衣,白底有著水藍色的條紋,領口有點大,鎖骨都露出來了。手上帶著的黑手環令他的手看起來更纖細,皮膚更白更嫩。黑色的窄腳貼身牛仔褲,褲管很潮流的摺起了一點,不單只顯現出姣好緊緻的臀形和畢直修長的雙腿,還露出了白皙的腳踝。靈動水漾的眼睛,粉嫩的小嘴,微微泛紅的臉頰,配上柔順飄逸的黑長髮。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本來只是想要偷偷看看褚冥漾,或一直在暗處保護他就好了。由褚冥漾出門開始,冰炎一直都尾隨著他,替他偷偷的解決上一大堆的麻煩人事,例如......狂風浪蝶......

褚冥漾走在大街上沒招牌掉下來,沒洗米水倒下,沒掉進水渠,沒籃球攻擊......都要多謝冰炎的隱密保鏢行為。

除了本人傻傻呆呆的以為是因為自己太早上街,所以沒什麼人所以沒什麼危險之外,基本上他的幻武精靈和式神,早就知道那位神通廣大的殿下一直在當他們家主人的私家忍者。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生小姐......兩位嗎?」服務員小姐紅著臉的問到。

「對,兩位。」黑曜微微的笑著。

「請......請跟我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現在站在Patisserie Colette的大門前,看見398 的門牌下貼著一張promotion poster。
粉紅色的底紙,付上一大堆白色半透明的心形泡泡Photoshop筆擦,中間大大隻字寫著「非繁忙時段,情侶半價!」

情侶半價...... 我跟學長吵架了啊!混脹!(-_-#)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是哭醒的,枕頭濕濕溚溚的很不舒服。支起了身體,抺了抺臉上的淚痕,眼睛又腫又澀又痛,褚冥漾召喚了米納斯出來。

「米納斯,可以幫幫我嗎?」

水之王族的幻武精靈顯出半人形的姿態,坐在褚冥漾的床上,抱住了褚冥漾,讓他能夠把頭倚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冰涼的手輕撫著褚冥漾泛紅泛腫的眼。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館的浴室裡響起「沙沙」的蓬頭聲。

一頭銀白垂下,冰炎低著頭任由那冰冷的水沖擦著他。他需要冷靜,真的很需要。

自己的遲疑害了他一次,讓他差點兒在自己眼前死去,再一次的猶豫卻硬生生的傷害了他的心。可是自己卻沒有辦法在那一瞬間作出選擇,那不是單純的黑和白,無論自己選擇那一邊,我都肯定自己會後悔。沒有褚的世界不直得我留戀,可是自己也不能容許他的扭曲與破壞世界。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吃飽喝足,褚冥漾回到了那好一段時間沒回去的房間。房間裡的擺設一點也沒變。手摸上了自己的書桌,桌子上一點灰都沒有,乾淨得很。床鋪被枕都很整潔,充滿著陽光的味道。就連打開衣櫃,都是淡淡的苿莉花香。

這些看似理所當然的東西,現在每一樣都像在訴說著褚冥漾有那麼被親人所愛著。

「漾漾~去洗澡吧。」白鈴慈向房內的褚冥漾叫到。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臭小子,還懂得回家嗎!」白鈴慈揪著褚冥漾的耳朵說。

「媽~痛!耳朵會掉啦~」褚冥漾吃痛的說。

「唉~回來就好,今晚留在家裡吃飯嗎?」放開了褚冥漾的耳朵,白鈴慈摸摸自家兒子的頭。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可以先回去嗎?」褚冥漾推了推冰炎的胸口。

冰炎送褚冥漾回到原世界的家,由暗行走到褚家門口,二人雖然十指緊扣,可是一句話也漾有搭上。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長…… 我不知道……」褚冥漾眼眶發熱, 捉緊了冰炎環在自己腰上的手。

「催眠會反映最真實的自己。」冰炎反捉住了褚冥漾的手, 想著要安撫他。「提爾不是說過嗎, 要認識另一個自己, ”另一個自己”本來就是你最不想面對的事情而產生的自我保護意識。」

「勇敢面對才是治療的方法。」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睡過午覺, 又吃過下午茶, 褚冥漾認認真真的覺得學長實實在在是把他當竉物在養。(不過就是有點另類的騷擾行為罷了……)

星期六沒有補課, 冰炎會很縱容褚冥漾的美其名為放鬆實質性為懶散的行為。前提是褚冥漾必須要待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 那麼他要幹什麼, 只要不過份冰炎都是允許的。

所以嘛~你能想像我們的冰炎殿下陪著褚冥漾打電動的樣子嗎!!!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爾一個彈指,房裡的燈漸漸調暗,四周響起流水聲和鳥語聲,揚起一陣陣的森林清香。

「閉上眼睛,幻想你現在身處在一個幽靜的森林裡,你赤腳踩在青色的草地些,些些柔軟和微癢。微風輕輕的吹過,空氣中帶有點點濕氣和草香,你呼吸慢慢放緩,胸腔內充滿著清新,每呼出一口氣,眼皮就越重,你很累很想睡,慢慢......。慢慢......。。」提爾放輕聲音,引導著褚冥漾慢慢進入深層意識之中。

隨著提爾的引導,躺在床上的褚冥漾漸漸放鬆身體,慢慢的連意識也開始沈進提爾描述的幻境之中。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著提爾說的「治療最好的良藥是休息和規律的生活習慣」,褚冥漾已經踏上了超過兩星期的軍訓生涯,上司嘛,當然是我們萬能的又沒任務在身的黑袍大人了。


看著時間表,褚冥漾皺著眉發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都說過要禁慾了嘛!」提爾指著冰炎,氣得出煙大叫著。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想到褚冥漾會說出如此主動的話,冰炎也愣住了。


褚冥漾見冰炎沒有反應,抖著手一顆顆打開冰炎的襯衫和褲扣子。拉下冰炎的褲子讓那火熱的東西露出來,白嫩的手覆上了那灼熱上下撫弄著。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在妖師本家住上了兩天,期間當然被然和辛西亞寵得上天了,綠豆湯、綠豆糕、桂花糕、紅棗蜜什麼的,只要褚冥漾說想吃,然和辛西亞做得到的都會盡量做,而做不到的就會叫冰炎快遞......


「那我們回去了~」褚冥漾對著然說。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