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公主的宴會,印象中只是記得公主在最後抱著自己痛哭,而身邊的人都對自己露出了一副為難的表情,還責怪自己怎麼不識大體。臉上是那火辣的痛,他記得最後男人走前猛然的一巴,和拋下的恐嚇說話。

「你絕對會後悔。」

當時褚冥漾並不知道男人是誰,是公主一面替自己冷敷上藥時告訴自己,到底自己惹上了怎麼樣的一個人。那是冰牙國際的總裁,颯彌亞.伊沐洛,人稱冰炎的人。有手段,有金錢,有權力,就算是作為一國公主的她,都不敢不給他面子。

那個男人不能得罪,因為他能掌握一國的命脈。

褚冥漾當時只不過是一時情急,他想拒絕男人,但並沒有要男人受傷狼狽的意思。可事情確實發生了,那可以怎麼辦呢,也許只能硬著頭皮向他道歉?對方會接受嗎?

褚冥漾當夜就被人強制的送了出國,即使貴為公主的友人,公主無論多麼想保護挽留這為友人,但在一國的壓力之下,公主亦只可哭著臉的送友人離開。

或者現在就讓友人離開,會是最好的選擇。

「漾漾,對不起,嗚......」公主在關口的特別通道抱著青年哭泣。

「沒關係,我知道喵喵你也是沒辦法。」青年拍著公主的背安慰到。

「對不起,對不起,嗚......」公主很自責,她知道青年將要面對什麼,但自己卻太眇小了,即使是公主又如何,此時此刻卻沒能保護自己的友人,甚至於避免他連累國家,必需這樣漏夜送青年出國。

「喵喵,這事無可奈何,我明白你的難處,你不要自責。」青年看著友人大顆大顆的眼淚,不免覺得心痛。

「可是......是喵喵沒有保護好漾漾......是喵喵疏忽了......明知道那個人會來就不應該讓漾漾一個人的......」公主咽哽著。

「無妄之災,要來的始終會來,是我處理得不好,不是你的錯。」青年伸手摸走公主眼角的眼淚。

「漾漾......漾漾......」公主緊緊抱住了青年,他知道青年的未來一定不好受。

「在你的國家發生這種事、只怕會連累你了。」青年皺著眉頭說

「漾漾......一定要保重,只要是喵喵可以幫忙的,喵喵一定會盡力......」公主心痛青年,明明青年自己才是最煩惱的人,可是卻一直在擔心自己這麼沒用的友人。

「我會的,等事情過了,我再來找喵喵喝下午茶吧,到時要親手為我泡茶啊~」青年在公主的臉頰上輕輕親了一口。

「好......好......喵喵親手弄茶點給你」公主眼淚一滴滴滑落。

「約好了。」青年摸摸公主的頭,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嗚.......」公主再次緊抱青年,生怕錯過了這次就再沒下次的機會了。

褚冥漾回抱了公主,道別,然後離開了。

公主一直站在邊關目送友人離開,望著青年的背影,烙印下青年看姿態,她怕,怕再也見不到如此窩心的友人了。

因為那個人,是何等的冰冷狠毒。

褚冥漾回到本家時消息已經傳開了,家中較年長的各位都指責自己的行為草率,不識大體,甚至是說自己連累了家族,就是總代表一直寵著慣著,才會養出一只這麼蠢的垃圾。

他們立即就召開了會議,所有決策者紛紛出席,為的就是要商量如何收拾殘局。眾人都在盤算著要怎麼做才能讓那個人息怒,要麼把價格降低?要麼無條件讓出部分生產線?還是要總代表帶著青年去下跪道歉吧?

就在這種雞飛狗跳的時刻,他們收到了,一封來自冰牙國際的合同書。

「不可能,這根本是欺人太甚!」白綾然把手中的合約奮力丟到會議桌上。

褚冥玥拿起了,跟著閱讀,一面看臉色一面差,然後狠狠的敲在會議桌上發出巨響。

「撒會!」白綾然手按著眉心說。

「總代表,事情還未決定,也讓我們看看那合約到底有多不合理。」其中一位長老說。

「出去,你們不需要知道。」褚冥玥發出冷冷的殺人目光。

在場人士無不打了個冷顫。

「你們先出去,剩下的我跟小玥說。」白綾然就。

「可是......」另一位長老說。

「沒可是,出去。」白綾然命令到。

在場的與會人士都能感受得到以白綾然及褚冥玥為中心的冷氣旋渦,無可奈何,唯有摸摸鼻子暫時退場。

會議室只剩下那二人,還有沈默得可怕的氣氛。

他們不可能答應,怎麼能答應呢?

對方要的不是金錢,也不是生產線什麼的,他要的是褚冥漾一個月的使用權。

那是他們精心保護的寶貝,又怎能獻祭一般把他雙手奉上?

該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