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 哥身上還有傷, 而且我也有點累了, 我可以先和哥去醫療班嘛?」千冬歲問.

 

「啊, 好, 那千冬歲先去休息吧.」褚冥漾摸奏千冬歲的頭. [橫啥你那邊都搞定了, 那我的我自己會處理了.]

 

「那漾漾, 祝成功.」千冬歲微微一笑, 從口袋裡拿出一隻千羽, 向它吹了一口氣, 千羽鹤立刻就拍拍翅膀環繞褚冥漾飛了一圈, 然後化作點點白光消失.

 

「謝謝你啊~有神諭家的祝福, 我一定會把亞KO掉的.」褚冥漾跳皮的抱了下千冬歲. (づ ̄ 3 ̄)づ

 

「哈哈~漾漾~那你小心一點」千冬歲抱抱褚冥漾, 然後帶著受傷了的夏碎離開了.

 

看著千冬歲扶著他哥用傳送陣離開了, 褚冥漾才轉身走向那對打得難分難解的黑袍和黑龍.

 

其實夏碎被兩只小的聯手"欺負"的時候, 冰炎也想出手幫忙的, 但面對這條可恨的肥龍他真的分身乏術. 黑曜比起冰炎之前他遇見過的龍實在強很多, 甚至可以和那些數一數二的鬼王高手有得併, 自己雖不至於會輸, 但亦掙不到一點好處.

 

雙方都打得破破爛爛的, 兩敗俱傷.

 

「治癒之水!」褚冥漾向著黑曜舉槍, 開了一發.

 

黑曜主動的伸手撞向子彈, 透明的水彈撞向黑曜的手掌, 水滴散開化成漣漪劃過黑曜的身體, 墨色的繃帶立即轉變成白色然後撒落, 露出了光滑的肌膚, 黑曜原本受傷的地方瞬間回復了.

 

「亞也要來一發嗎~想不到火星人之王也會變得這麼狼狽呢~哈哈哈哈......」( ‵▽′)ψ 褚冥漾拿著槍在奸笑......

 

(⊙_⊙;)(⊙_⊙;)(⊙_⊙;)(⊙_⊙;)(⊙_⊙;)觀眾們OS:你真不怕被算帳嗎?

 

冰炎很久沒有這種想要打爆褚冥漾的頭的衝動了, 就在上一刻看見褚冥漾手指指著自己笑的時候, 冰炎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腳, 還好在蹬步之前黑曜又殺了過來, 不然褚冥漾應該已經嘗到了久違的冰炎牌巴掌, 頭上腫一個大包了......

 

不過這點恥辱, 他冰炎一定會給褚冥漾算回來的......在床上...... 此仇不報非君子, 哈, 褚冥漾你給我走著瞧......

 

褚冥漾打了個冷顫, 被冰炎一個眼刀給看得心寒了......

 

ANYWAY, 戰鬥仍然在繼續, 冰炎和黑曜仍是是用著快得嚇死人的速度在火併. 褚冥漾的眼睛現在是可以免強跟得上了, 但身體要達到這種非人的速度還是不太可能的.  那他到底要怎麼才能加入這種誇張的戰鬥呢~ 褚冥漾蹲在競技場的一角很認真的思考著.

 

「米納斯, 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呢~」褚冥漾托著頭問.

 

「主人......戰鬥的方式應該由主人自己思考.」米納斯說.

 

「我懶得想, 剛才動腦筋動得太多了, 給夏碎學長設陷阱設得頭痛.」褚冥漾嘟嘟嘴說.

 

「......要不主人用言靈?」米納斯的語氣顯得有點無奈.

 

冰炎長槍一揮, 劃在地上挑起了一堆亂石, 直直向著褚冥漾飛過來.

 

「啊~言靈嗎? 例如命令他們 slow motion? 或者定格什麼的隨便我殺?」褚冥漾用手一揮, 立刻結出一個結界, 亂石都被結界給彈走了.

 

「主人.....米納斯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好提議.」米納斯說.

 

「好吧好吧~這的確有點勝之不武呢~ 我也是說說看罷了.」褚冥漾站了起來, 一步一步走向刀光劍影的二人.

 

褚冥漾淡淡一笑, 收起了手中的米納斯, 眼中流映著一轉詭異的金光.

 

《以妖師之名, 血為憑, 語為媒介, 我賦予的名字、聽從我所想與我的聲音. 黑曜, 聽我指揮, 為我所用!》

 

褚冥漾輕輕劃破了自己的手指, 一滴血落在地上. 黑曜隨即一怔, 依據著褚冥漾的毫言靈淡化成影子消失於場上. 一道黑色的圖騰慢慢從褚冥漾的耳飾開始漫延開去, 經過頸, 胸膛, 再到手. 褚冥漾伸出雙手合上, 掌與掌之間亮起一度黑光. 雙手緩緩張開, 一把黑色的劍立即破光而出.

 

「我們可以繼續了.」褚冥漾的聲音完全沒有感情起伏, 冷如刀割. 他握著劍平靜的站著, 一臉冷漠陰沈的, 看著就有點可怕.

 

就如同變了另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