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幹嗎寫個接龍文寫了七千字......

 

 

 

心跳聲回盪在耳邊,緊抓著身上薄薄的水色薄紗,褚冥漾赤裸的纖足踏在冰冷大理石地上。昏黃的光線映照在靠坐水池邊的男人,那搓顯眼的紅波光瀲灩,隱約可窺見水光下男人那強壯精實的胸膛,那誘人的性感曲線。

 

褚冥漾抿緊了嘴唇,有些怯步,更多的是渴望。

 

「褚」美的不若凡俗的男子捕捉到他,艷紅的眸子擄獲他。那雙鮮紅的瞳眸裡沒有別人,映滿著深深的愛戀,和濃濃的情慾,只對褚冥漾一人。

 

「褚」磁性的嗓音混雜著幾許情動。

 

「怕了?」白皙的手流暢地撩起些許水,半裸的胸膛隨著話語起伏。

 

「才沒有!!」倔強的貝齒咬住了粉唇,白皙的肌膚染上幾分紅暈。

 

「過來吧!」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腿。

 

「過去就過去!」半賭氣的偏過頭,為的是避開那太過熾熱的視線緩緩舉起纖足,踏下的前一刻,卻又突然收回。

 

「過來是可以,但你不準幹那些壞事情啊!」褚冥漾羞紅了臉,回想起昨天晚上冰炎半誘半哄的讓他弄了那麼多羞恥死人的姿勢。

 

「你不也很享受?」

 

「可是...人家的腰還很酸嘛!」可愛的紅暈自微微鼓起的頰浮上。

 

「而且那些動作都是你迫著我得,我才不是自願的!也不想想看我們的體能差距啊!」褚冥漾有點惱羞成怒,昨天的冰炎簡直是想把他往死裡折,完全就是一只發情的公狼。

 

「褚,」起身,冰炎走向褚冥漾,「我們才剛新婚不是嗎?」一把攬進懷裡,火熱的氣息呼在脖頸間。

 

「可是....」褚冥漾遲疑的掙扎起來,一個不注意,他不小心撥掉冰炎腰上的毛巾...

 

冰炎跨間的滾燙頓時烙上褚冥漾的腿間,嚇得褚冥漾一個哆嗦,大聲叫了一聲「禽獸!」在冰炎的懷中扭動掙扎。

 

「別扭,我怕我會忍不住。」稍微挪動下身子,冰炎輕吻他光潔的額頭。

 

一聽到這句話,褚冥漾身子一僵微微抬頭,看見冰炎的額角滲著壓抑的薄汗。

 

看著褚冥漾靈動的眼眸那羞怯詢問的神情,冰炎頓覺自己下腹一緊,血脈都匯聚在小腹處,火熱的東西更是越發滾燙,漲大了幾分。
冰炎最受不了褚冥漾這種由下而上,像是小鹿被獅子盯上,可憐巴巴的樣子。

 

該怎麼樣說服褚冥漾?他有些煩惱,但是冰炎沒料到是這樣。

 

褚冥漾下定決心在冰炎唇上輕碰了一下。

 

吻畢,急忙退開但他的動作不夠快冰炎已壓住了他的後腦,一手攬著他的腰狂熱的加深這催情的吻。

 

冰炎的舌頭深深探入褚冥漾的口中,肆意攻城掠地,舔過每一顆貝齒,吸吮著柔軟的舌頭,像是要把褚冥漾口腔中的一分一吋都全數品嘗。

 

癱軟無力。褚冥漾軟在冰炎懷裡,他總是無法拒絕冰炎,而且...老實說,跟冰炎做愛真的、真的很舒服,冰炎的服侍常讓褚冥漾意亂情迷,然後沉醉其中。

 

冰炎伸出那宛若鋼琴家般優美的手指,描繪著懷中佳人的精緻輪廓,眉眼鼻,最後停在柔軟的唇上, 以拇指指覆上的薄繭柔弄著那花瓣半的唇。手指劃過那柔軟的唇,順著頸項如流水般下滑。白皙的指頭像是在彈奏一曲美妙的樂章,沿著褚冥漾美好的曲線上下撫弄。

 

酥麻的快感一波波湧上來,皮膚染上鮮豔的紅。好熱,褚冥漾忽然覺得身上的薄紗真討厭,阻礙了冰炎的碰觸,水池好誘人,如果可以他好想跟冰炎跳進去...

 

猶豫了一下,帶點小小的報復心態,褚冥漾一個用力推開了冰炎,在冰炎錯愕的目光中,轉身跳進了水池在水花泗濺中,輕撩起浸濕而透明的薄紗,媚氣十足的衝冰炎一笑「亞,想要我嗎?

 

浸濕了的薄紗貼在身上,泛起一片又一片的肉色,那種若隱若現的姿態勾引得冰炎鼻子發燙,紅眸頓時深了幾分。

 

慢慢的跨進水池中,唇邊一抹若有似無的笑,讓褚冥漾內心癢癢的,「褚。」只這一字,就足以勾起褚冥漾滔天的慾火。

 

「褚,給我。」平淡的語調掩蓋不了十足的霸氣,理所當然上前,一口氣撕開了薄紗,看見那欲蓋彌彰的誘人紅點早已微微挺立,等待著他的愛撫。

 

指甲輕輕刮過胸前微挺的小櫻桃,那嬌豔欲滴的粉紅色隨著冰炎指頭的動作越發堅挺。冰炎實在不忍心那小櫻桃立於冷空中,低頭就張嘴,將其中一顆含進嘴裡好好品嘗。當然也不會冷落下令一顆小櫻桃,冰炎用二指玩弄著,時而摩擦,時而扭拎,甚至輕輾。玩得褚冥漾雙腿發軟,唇齒間發出細碎忍耐的呻吟。

 

「別...」輕推,但是被慾火燃燒所剩無幾的理智卻讓褚冥漾一再把嬌嫩的乳尖送往冰炎的口中。冰炎空下的一隻手逐漸下移到褚冥樣腿間。

 

「別...」欲拒還迎的態度撩撥的冰炎難以自持,乾脆的直接的握住了褚冥漾,惡劣的輕輕揉捏著。

 

褚冥漾無力的攀附在冰炎身上,雙手環著對方的頸項,就如溺水的魚般張著嘴大口呼吸著。長年握槍的手長滿薄襺,那帶點惡意的氣弄實在是格外的分明,挑動得褚冥漾眼泛淚光,稚嫩隨之發硬,馬口都流露出點點水液。

 

「想要了?」親吻紅潤的唇,冰炎低笑,手上的動作愈發讓褚冥漾瘋狂,輕嚶了聲,修長的雙腿圈住冰炎的腰。

 

「呐,亞,給我嘛!趕快進來啦!」輕輕擺起纖細的腰肢,繞著圈,誘惑著。

 

「別急,要先好好擴張,來抬高屁股。」冰炎輕笑。大手沿著褚冥漾的腰線慢慢下滑,曖昧用力的揉著那軟嫩的挺臀,一點一點向著雙峰中央的密處進發。

 

冰涼的指尖在窄小的入口處淺淺抽插,褚冥漾悅耳的呻吟讓冰炎幾乎控制不住野獸的本能,幾乎。精靈的血統讓他勉強維持理智,深知耐心會有甜美的報償。

 

儘管,耐心並不是冰炎的美德。

 

看著媚眼如絲,渾身散發者誘惑氣息的褚冥漾,冰炎忍不住湊上前深深的與之熱吻起來,後穴的指頭加快了速度,而另一空閒的手則再次愛撫起胸前一度受冷落的茱萸。

 

等褚冥漾稍稍適應了,冰炎再曾加一指,兩指拼籠,緩緩抽送。褚冥漾窩在冰炎的耳邊,熱切的呼吸吹送著,刺激得冰炎滿額汗。

 

「嗯...」忍不住的呻吟流洩而出,褚冥漾的呼吸粗重且急促,後穴傳來的快感幾乎逼瘋他。報復性的,他咬了冰炎的脖子一口。

 

微尖的小虎牙劃開了白皙的肌膚,自傷口處滲出了顆顆血珠。冰炎一臉的不以為意,倒是褚冥漾先心疼了起來,伸出了粉嫩的丁香小舌,於傷口處反覆舔吮,在冰炎的脖頸上呵出暖暖的香甜氣息,冰炎渾身一震。

 

「褚。」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引得褚冥漾自尾椎升起陣陣的騷麻。後穴已經曾加至三指,每次進出都帶入了不少熱水,溫熱的水洗刷著腸壁,褚冥漾被刺激得每根毛孔都在擴張。

 

口中腥鹹的鐵鏽味提醒褚冥漾或許該...給點冰炎甜頭。儘管事後遭殃的是他...的腰,他還是不忍心。又或許是他也按耐不住了吧?

 

「亞,可以了。」他吻上冰炎的唇。

 

「吶,褚,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要進去了!」冰炎那雙危險的血瞳瞬間便暗了一個色階。

 

冰炎抬起了褚冥漾的腰,讓他擴張過而越發柔軟的小穴對準了自己的項大。

 

「褚,自己來。」冰炎戲謔的勾起嘴角。

 

「唉~」褚冥漾瞪了瞪眼。

 

「快點,你不要了嗎?」冰炎吻了吻他的眼皮。

 

褚冥漾樣紅著臉咬咬牙,最後聽話的自覺抬起屁股,一手握著冰炎火燙的陽物,一手扳開自己的臀瓣,吃力的一點一點坐下去。

 

摩擦的快感讓褚冥漾無法遏止住淫糜的呻吟,硬熱的陽具滑入絲絨般的溼滑小穴,前幾晚的開拓讓進入的過程更加順利,冰炎的低喘讓褚冥漾更加羞紅了臉。

 

「亞,進不去了啦!!」柔軟的小穴硬是緊咬著冰炎的巨大,吞入不過一半,便讓褚冥漾討饒了起來。

 

冰炎的答覆是無盡邪媚色氣的一笑,趁著褚冥漾看呆之既,猛的一用力挺腰...

 

傘狀的龜頭把腸壁內部撐至極限,穴口的皺摺都被撐得平滑,微微的疼痛伴隨著又酸又脹的感覺。

 

冰炎開始時維持著規律的律動,退出一半,又全部挺進,漸漸再加強速度深度力度,九淺一深,搗得褚冥漾用力捉住冰炎的手臂,絞緊了腳指頭。一股難以言喻的騷麻感自尾骨延至四肢百匯,褚冥漾全身都充斥著羞恥的快感。

 

「嗯...啊!」褚冥漾唇邊溢出的呻吟聽在冰炎耳裡是極佳的催情劑,下身的動作加劇,直把褚冥漾逼出歡愉的淚水和呻吟。

 

柔軟的內壁隨著呼吸的頻率回應著,在冰炎深入時,溫柔的包覆,在冰炎要退出之既又熱情的挽留。緊貼的身心感受著彼此的心跳,交纏的視線傳達著無盡的愛戀。

 

褚冥漾總覺得在打開身體的同時,淚線就好像會變脆弱似的。明明就不是難受痛疼,可隨著冰炎一下下的深入,眼淚就會沿沿落下。

 

「亞~啊............慢,慢點啦......」褚冥漾發出曖昧的求饒聲。

 

「真的要慢?」那幾聲呻吟讓冰炎又漲了幾分。

 

「亞...」生理性的水霧讓一切都不那麼真切,模糊的銀紅髮絲盪漾著褚冥漾的心,碩長的陽具填滿小穴。「慢一點...人家...人家受不了啦!」

 

「聽你的。」

 

突如其來的停頓扼殺快感,褚冥漾縮緊穴口。

 

冰炎猛然停下激烈的動作,任巨根深埋在柔軟的深處。微微傾身,性感的薄唇貼上敏感的脖頸,緩緩的啃著。體內深處的巨大散發著灼人的熱度,無聲的勾出難以忍受的麻癢。

 

「亞...難受......

 

褚冥漾下意識的收縮著,一點一點的絞著冰炎的項大,蝓動著,舒服得冰炎也忍不住發出了聲悶哼。

 

「亞~你快動動~辛苦......」褚冥漾半哀求的說。

 

「哦?不是你要我停嗎?」冰炎也忍得滿額是汗,可卻還是要逗一逗褚冥漾。

 

「你動.....動啦~好癢~」褚冥漾討好的舔了舔冰炎的耳垂。

 

「如你所願。」抱緊纏在身上的人兒,冰炎賣力擺動濕軟的通道吸的他欲仙欲死,饒是精靈族冷淡的血統也在滔天的慾火中什麼也不剩。

 

「啊...」褚冥漾臣服在慾望中,他擺動自己的腰迎合冰炎,反正在這人面前他一向是毫無隱私的,而且今晚...

 

今晚的火焰也是他挑起的,言不由衷或許就是在說自己,明明知道隔天起來身體大概也散了,他還是深深著迷於冰炎的掠奪和熱愛。

 

「亞..........還要!!人家還要!!...用力.....」黏膩的嗓音溢出嬌甜的呻吟,帶著軟軟的哀求,讓冰炎越發難以克制體內那出柵的猛獸
或許也沒打算克制了,看著眼前小情人的誘人媚態。

 

冰炎低吼一聲,猛的一挺下身,任情慾放縱,肆意享受著,這桃色的瑰麗饗宴。

 

「深......好深......太深了~亞~」褚冥漾驚叫,十指揀緊了冰炎的肩膀。

 

冰炎一下子抱起了褚冥漾,僅以雙手握著他的腰,嚇得他「哇」了一聲,立即用雙腿纏住冰炎強韌的腰肢,緊緊抱住冰炎的頸。引力作用下,冰炎的碩大因著褚冥漾的體重,用更深更重的方式搗弄著。

 

「啊~啊~」,每一下都刺中那一點,弄得褚冥漾發出一聲聲的浪叫。

 

淫浪的呻吟聽在耳裡,只有自己能夠帶給褚冥漾如此的歡愉,忍不住笑了,冰炎傾身吻住那不斷恩啊求饒的紅艷小嘴。突如其來的吻讓褚冥漾措手不及,舌尖被吸吮著激起一波波快感,和著下身傳來的刺激燃燒他的腦子。敏感點被強烈衝擊,褚冥漾覺得自己快要被淹沒了,色澤粉淺的性器在兩人緊貼的腹部間摩擦,興奮的哭出點點濁液。

 

嫩紅的小舌羞怯的纏上,柔柔的回應著,冰炎更加放肆的吮著啃著,下身更是猛力的頂撞,甚至故意的磨弄著敏感的花心。

 

「啊............出來...

 

冰炎眼明手快的先一步以拇指按壓住了小孔。

 

「亞...讓人家...

 

「乖...等等..我們一起」冰炎溫柔的安撫道。

 

衝撞的力道更為激烈,褚冥漾也配合的攪緊了內壁,紅嫩小嘴吐出的呻吟越發令冰炎眼紅。

 

冰炎低吼一聲,火燙的白濁噴灑在脆弱的腸壁上,在褚冥漾的深處落下屬於冰炎他的印記,這讓冰炎露出了一副滿足而愉悅的表情。
同時間,褚冥漾也被那狠勁頂得高潮了,他呼吸急促,身上每吋肌肉都像有電流通過,十指關節都爪得發白,連腳趾頭都捲曲起來。持續累積著的快感順著那滾燙的刺激一下子傾泄而出,半浠的液體如同漏尿般從馬口處緩緩流出來。

 

「真乖。」冰炎吻了吻被插射的褚冥漾,一手拓住他的屁股,一手輕掃他的背。

 

褚冥漾掛在冰炎身上,極致的高潮讓他渾身酸軟,稍稍睜開眼睛,他看見水色的薄紗被水浸濕,想來冰炎撕掉它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太多。

 

慾望中的男人真可怕,褚冥漾想著,幸好整棟大屋中只有他們兩個人住,要再哪亂搞其實也不是問題...

 

只是,他的衣服都快被冰炎撕光了,每次看到地上散落的碎布都會讓褚冥漾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你也可以撕我的。」臀部被輕輕擰了一下,褚冥漾知道這人又開啟竊聽了。不過這種溝通方式讓他感到很親密...

 

激情後的餘韻讓褚冥漾像隻靨足的貓兒般,無意識的輕蹭著男人光裸的肩窩。含著男人的後穴更是緩緩輕嚼著男人的陽根,柔柔軟軟的後穴是熱情的溫度,讓冰炎的慾火直線加溫飆達沸點。

 

不自覺的嗓音沾染了情慾,微微低啞,調情道:「吶,褚,你說我要不要去穿件襯衫來讓你撕?

 

「不要,費力。」褚冥漾全身都脫力,才沒有閒情撕什麼襯衫。

 

伸手扯了扯冰炎的那一撮紅。

 

「怎麼了?」冰炎抱著褚冥漾慢慢坐進水裡。

 

「你幫我洗啊~射得那麼深一定會肚子疼了。」褚冥漾嘟起嘴巴撒著嬌說。

 

忍不住低下頭親吻嬌豔的紅唇,冰炎思考要怎麼樣才能說服褚冥漾再來一次.全身浸在溫暖的水池裡,褚冥漾累的眼睛都要闔上了,無意識地和冰炎唇舌交纏,然後多年的危機意識讓他繃緊了身體,「亞,等等,剛才才做過...」冰炎的慾望還深埋體內,而且似乎有逐漸映挺的趨勢...

 

「再一次......一次就好,給我...」低戛的嗓音隱沒在相依的脣齒間,修長的手指再次纏繞上了胸前的花蕾,先是繞著畫圈,接著輕輕的揉捏了會,薄唇湊上,舔著,吮著,啃著,讓褚冥漾難以克制的仰首,更把胸前嬌嫩的花蕊推進冰炎的口中。

 

「乖...我們到客廳去,晚點一定會幫你洗乾淨的。來,抱好。」語畢,拉過褚冥漾的腿夾到腰際,雙手扶著渾圓的小屁股,就著還插著的姿勢,起身,信步踅往客廳。

 

在體裡漸趨發硬的粗長隨著移動而摩擦著,剛剛高潮過的身體極為敏感,實在耐不住了這般的刺激,褚冥漾哭求著「等等!嗚~不要了~亞~等等再做嘛~」

 

「不等,等不了。」冰炎一下子把褚冥漾放到餐桌上,欺身就壓上去。

 

紅眸如同見了獵物一般發著光,嚇得褚冥漾哆嗦了一下。

 

就在他失神之際,冰炎大手一抄,就把褚冥漾的腿掛到自己肩上,下身恣意的律動起來。

 

「阿.........」強烈的快感湧上混沌的腦子,背脊緊貼著冰涼的石桌,前熱後冷的刺激讓褚冥樣本能的往身前的熱源靠近.硬挺的茱萸在堅硬的胸膛上來回摩擦著,冰炎低喘著,浸滿慾望的紅眸溫柔的看著滿佈紅暈的小巧臉蛋,虔誠的印下一吻,冰炎放緩了身下的速度.

 

感受到冰炎的溫柔,褚冥漾的嘴角泛起了甜甜的笑容。伸長了白嫩的藕臂,抱住了冰炎強壯的頸項,嫣紅小嘴湊上,柔柔的回吻。

 

吻畢,冰炎勾出一抹邪佞的淺笑,道「褚,我就當你是在邀請我了!

 

一身邪氣四溢,危險指數飆升,俊美而邪氣的叫人屏息,趁著褚冥漾看待之既,冰炎狠狠的一挺腰,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在敏感點上,豪不馬虎。

 

強悍的律動讓褚冥漾化身成脫水的魚,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啊~啊~呀.......」嘴裡發出浪蕩的聲音。

 

即使再羞恥於這樣的聲音,褚冥漾也管不上了,只能沈醉於這狂烈的搖晃中。

 

冰炎抱緊褚冥漾,銀色的長髮隨著動作掃過褚冥漾敏感的肌膚上,冰炎感覺包覆他的通道陣陣蠕動,緊緻的肉穴在一次次的抽插下分泌出不少溫熱的腸液,每一次的抽拔聽到淫糜的水澤聲,再再讓冰炎耽溺其中。

 

「嗯........」覺得羞恥似的,抑或是抗議冰炎太過激烈的情慾,褚冥漾咬住了唇,試圖抑制嗓音的流瀉,但這樣的舉動卻造成了冰炎的不滿。

 

冰炎猛的一口氣頂到了最深處後又幾乎完全退出,如此急劇的落差造成全然不同的激烈快感,讓褚冥漾幾乎難以負荷的繃緊了全身,但仍死咬著唇。看著身下人兒仍緊咬著唇不肯出聲,冰炎危險的瞇起了酒紅色的眸....

 

這持續的抽插讓褚冥漾全身都軟得像一坨泥,小穴柔軟的吸附著冰炎的項大,讓冰炎舒服得從喉頭裡傳來陣陣低吼。

 

不滿於褚冥漾緊閉唇瓣的舉動,冰炎一面猛力挺身,一面親吻著那咬得發紅的嘴唇,用靈巧的舌頭轉入拗開,務求引出身下人兒那甜美動人的淫叫。

 

上下夾攻,書冥漾只覺得腦袋像是煮開了的水,冒著泡泡,不能思考。全身都被如同細微電流般的快感折騰著,眼看的都天旋地轉,像是把世界都搞在一起的混亂。

 

「阿....」嘴裡是毫無意義的發音,字字都是欲望的象徵,甜蜜的呻吟澆灌熊熊慾火,一陣白光閃過,黏稠的液體便射在冰炎精壯的腹肌上。

 

腹部被熱燙的精液沾濕,冰炎看著迷人的失神小臉蛋,不由得加快速度。汗水沿著俊美的臉淌下,褚冥漾茫然的看著,視覺被蒙上一層薄紗,他只覺得閃閃發光的汗水好美好每....不知道味道嚐起來如何?他想,然後他伸出粉嫩的小舌舔掉冰炎上唇到鼻尖的汗水。

 

冰炎倒吸一口氣,更加用力的挺動腰部。

 

柔軟的內壁在褚冥漾高潮之後,更是瘋狂的緊縮,直直攪住冰炎的碩大,讓冰炎有些寸步難行,只好更加用力的沖撞,試圖攪開緊繃的柔軟內壁。

 

又濕又熱又緊的內壁讓冰炎隱隱感覺到自己也快到了極限,悶吼一聲,冰炎使勁衝入深處...

 

褚冥漾的稚嫩逐漸失去了硬度,柔軟地垂落,習慣了後穴的抽插,其實弄著弄著還挺舒服的。

 

而且高潮餘韻過後,褚冥漾反而有閒暇去觀察清楚壓在身上馳騁的男人。飄揚的白髮,灑落的汗珠,滿是情慾的眼眸。褚冥漾情難自禁,伸手去拭走冰炎額上的薄汗。

 

「嘿!」冰炎身上的動作越發急速,抽插得穴口都打起泡來。

 

「亞,我...愛你。」深深的沒入褚冥漾,內壁一陣抽搐熱液釋放在愛人體內。在極致的浪潮中,冰炎隱約聽到褚冥漾柔柔的低語,他順著直覺封住褚冥漾的唇。

 

其實很喜歡冰炎在情慾中失控的樣子。一開始交往時褚冥漾其實對於性,是有些放不開的,然而在冰炎一次次沒有節操下限的歡愛後,他想他明白愛人為什麼總是喜歡和他做愛了。

 

因為,冰炎知道自己佔有了楚冥漾不為人知的一面;同樣的,失控的冰炎也只屬於褚冥漾一個人。

 

「亞.......說好的,要幫我洗....」喃喃細語全含在了口中,激烈的性愛消耗了過多的體力,輕聲撒嬌後,褚冥漾沉沉的睡去。

 

「褚,我也愛你,永遠愛你。」帶著無限柔情,慎重的將吻印在了情人的額後,緩緩的退了出來,小心翼翼的不打擾到戀人,輕輕的將人公主抱起後,走向浴室,實現先前的諾言,替累壞的情人清理。

 

現場遺留著情慾的氣息和滿室狼藉......以及白濁的痕跡.......

 

冰炎小心輕放懷中的人兒到柔軟的大床上, 動作輕柔得像是在對待珍貴的易碎品一般。

 

褚冥漾在剛才清洗的途中就已經累得眼皮打架, 伏在冰炎的胸膛享受著服侍就昏沈的睡了。被放到床上也只是輕輕皺眉, 「嗚嚕」一下又轉身繼續睡了。

 

輕柔的目光灑落在褚冥漾的身上, 冰炎都不自覺的勾起嘴角。自己是真的把他折騰狠了, 不過懷中的情人兒是真的讓自己欲罷不能。一下又一下的吻落在褚冥漾的臉上嘴上, 冰炎的每一吻都帶著濃濃的情感, 像是要用唇把他的一切給刻劃出來。

 

冰炎把手環在褚冥漾的腰上, 緊抱著。

 

「寶貝, 有你真好。」冰炎親在褚冥漾的額上。

 

漫漫時流, 半精靈和他靈魂的伴侶, 有著無限的時光, 慢慢相依相伴。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刖仳幽芸
  • 露露你們真的完全無下限ㄟ哈哈哈
    這這這也做的太久了吧XDD
    每天都這樣誰去賺錢阿? (你滾
    我下次也要參一腳!! (閃邊去
  • 芸芸~

    好呀,一起寫(一定要肉)

    露露 於 2014/08/22 20:04 回覆

  • pudasun123
  • 那個驚人的點閱率是怎樣....
  • 我也不知道啊?大家都喜歡往這篇戳

    露露 於 2014/09/26 23:41 回覆

  • pudasun123
  • 然後留言好少...(畫圈
  • 不強制的話大家不留言啊

    露露 於 2014/09/27 12:5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