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的延伸,是音樂;顏色的延伸,是繪畫;自我的延伸,是成長。

人生中總不免會遇到困難傷心的事, 誰不曾哭過, 傷過, 痛過, 但你總會跨越這些, 因為你身邊總有愛你的人與你同路。

冰炎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成就, 但為著褚冥漾, 他放棄了樂團, 做了一個廣告作曲。說起廣告作曲, 工作其實挺優厚的, 特別是冰炎這種受歡迎的, 不缺工作之餘亦收入頗佳。比起其他出外工作的人, 冰炎很忙, 但就是在屋裡忙, 有時忙起來可以整天都閉在隔音室裡, 久久不見人。

「叩叩」褚冥漾叩了叩隔音室的門。

「……」沒有反應。

「叩叩叩」褚冥漾再叩了一次門, 然後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聽看。

「……」還是沒有回音。

褚冥漾握住門把, 猶豫了一下, 還是推門進去了。

一打開門, 就看見銀髮在飄揚, 初春的暖陽映照在冰炎的臉上身上, 披散的銀髮反射起的光芒極為耀眼, 伴隨著一縷縷的青蔥香氣, 淡淡花香, 如果不是冰炎身上穿著現代的服飾, 褚冥漾真的會認為自己是那個被神寵愛的幸運兒, 有幸能看得見落入凡間的天使。

冰炎大概是太過專心了, 全神貫注在鋼琴和樂譜之上, 就連褚冥漾打開了門都不知道。

看著冰炎認真專注的神情, 褚冥漾覺得他這樣的側臉好吸引人, 那散發出來的優雅氣場與攝人眼神, 簡直是勾死人, 所以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了!

褚冥漾突然有種想要去撩撥他, 然後狠狠和他做愛的衝動。

風一吹, 把樂譜吹送到褚冥漾的腳下。此時, 冰炎才發現褚冥漾正以溫潤似水的柔和眼神看著自己。

「褚?」冰炎放下手上的筆, 轉過身, 一手輕放在琴鍵上。

「好帥……」褚冥漾輕輕的說。

「什麼?」冰炎聽得不太清楚。

「我老公好帥……」褚冥漾恍然一笑, 那媚氣反攻得冰炎愣了一下。

「現在才知道?」冰炎嘴角微彎, 挑眉, 一副自信的模樣。

「哈~」褚冥漾被逗趣了, 抱著雙手倚在門邊, 裝著一副鄙視樣道「自大狂!」

冰炎微笑著張開手, 示意他的愛人到他的懷裡來, 讓他親密親密, 好好摸摸抱抱。

褚冥漾乖巧的上前, 任冰炎圈著自己的腰, 把臉埋在自己的胸膛裡。而他亦輕掃著冰炎的後腦肘, 像是在撫慰一只撒嬌的大貓。

「怎麼了?」冰炎吸著愛人身上的淡香說。

「很忙?」褚冥漾順著銀毛問。

「不會。」冰炎閉上眼感受著褚冥漾的動作, 嘴角泛起淡淡的微笑。

「……沒靈感了。」褚冥漾撒嬌般蹭了蹭冰炎的頭毛。

「彈琴你聽?」冰炎說。

「不阻你嗎?」手指勾了勾冰炎的肩膀。

冰炎笑了笑輕撫褚冥漾的臉龐說「到兔子那裡去吧。」

隔音室的一角, 堆滿了柔軟的抱枕和坐墊, 還有溫暖的絨氈和一只巨大的紅眼白兔毛絨公仔。那是只屬於褚冥漾的特等席, 一個只有他才能使用的位置。

同樣的小角落,在另一邊的畫室也有一個,只不過那是準備給冰炎的,所以不是紅眼白兔子,而是一隻有圓圓眼睛軟綿綿的小黑犬。

褚冥漾吻了下冰炎的額角,然後轉身走到那個角落裡,窩在最喜歡的白兔子那裡,抱著淡藍色的抱枕,等待那專屬的演奏會。

柔揚的樂曲,舒爽的清風,褚冥漾閉上眼感受著那一份迷醉。

張開眼,褚冥漾拿起早已準備在一旁的畫簿與木顏色,隨意就寫寫畫畫起來。

平凡的日子,平凡的幸福。

就是曾經苦過,才會懂得甘蜜的甜美。

 

開始時捱一些苦 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過後更加清
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有領會留下

《苦瓜 - 陳奕迅》

 


上天賜給我們一雙翅膀,就應該展翅翱翔, 不論羽翼的大小, 只要肯努力, 我們總能在逆風中飛翔。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