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車駛至雲點的運動場內,褚冥漾一下車才發現雲點的一年級新生都已經集合好了,就只剩下他們這群不合格的。

 

能進雲點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全個一年級集合在一起,都不過一百人。隊伍分成了空軍、海軍、陸軍和特別行動組幾個組別,每個組別都只有二十人左右,排得整整齊齊的,像是一枝枝的標桿插在場內的正中央。

 

褚冥漾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們都不合格嗎?」

 

「啪!」一個巴掌從後突襲。

 

「嗚!痛啊~」褚冥漾抱頭說。

 

「雲點一年級是全體強制參加。」冰炎一個你活該的眼神殺過去。

 

「啊~」褚冥漾看著那一枝枝標桿不禁發呆了,真想問問要吃什麼才可以長得這麼高。

 

分一點點給我就不會不合格了......

 

「哎呀!」耳朵被某紅眼暴力兔揪住了。

 

「分給你也不見得會合格!」冰炎揪著他的耳朵走。

 

「哇哇~我......我說出來了嗎?」褚冥漾喊痛,淚水都蓄在眼眶裡了。

 

怎麼跟地獄使者一樣愛揪我耳朵啊!(T ^ T)

 

......不說也知道你的豆腐腦在想什麼!」看著他濕濕的眼睛,冰炎又覺得心臟緊了一下,放開他的耳朵摸摸自己的胸口,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去體檢一下?

 

褚冥漾看著冰炎在摸胸口......難道他......會讀心?

 

「再腦殘我就把你種在這裡!」冰炎說得咬牙切齒,紅眼把他盯的死死的。

 

褚冥漾最後的「會讀心?」三隻字確實說出來了。

 

Yes sir!」褚冥漾怕得即時給了個立正,迅速的排去beta組的隊尾。

 

「歡迎各位 ......」前台的教官在說話。

 

......」台下的褚冥漾一臉蠢相的在發呆 ( º﹃º )

 

......」旁邊的冰炎生氣得青筋暴現,握拳的手啪啪作響()

 

......」排前面的被低氣壓冷得臉青發抖。(((_;)))

 

「啪啪啪啪」教官說完話別人在鼓掌。

 

「嗖......噸!」褚冥前一刻還在發呆,後一刻嗖一聲的面朝下緊貼在地上 ( ×ω× )

 

......」行兇者不是用巴掌,而是真正的鐵拳爆栗。彡☆))д`)

 

......」前排的都裝沒事不敢往後看。(_;)

 

所以說,人不作死不會死。

 

褚冥漾和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暈了好一陣子才能夠回過氣來站穩腳步。漠然的摸摸頭頂的高樓,他真的見識到什麼是「種」了,剛才真的有種會穿到地心去的錯覺。(_)

 

第一天的訓練營其實滿輕鬆的,上午除了教官的訓話外,其他時間都是自由活動,讓各新生早點適應雲點的環境,下午都安排了一些比較緩和的運動。特別是那一群體檢不合格的Beta, 教官門都怕會誘發出什麼高山反應,beta可比不上alpha強靭耐操,文弱書生什麼的,體質本來就強差人意,更加不會太強迫他們。

 

拖著行李到宿舍,褚冥漾很自然的把袋子拋上床佔了下舖,然後抽著鬆跨跨的外套袖子,用閃閃發亮的大眼睛裝得可憐巴巴的看著冰炎,像是在說你讓我嘛讓我嘛讓我嘛~

 

冰炎的心臟又揪了,決定下山後立即去找提爾驗身,他覺得自己可能有點心律不正了。

 

「隨你。」冷冷拋下一句就把背包放到上舖。

 

褚冥漾忍不住撒花*\(^o^)/*

 

晚上不用怕掉下來了!下舖掉下去不會受重傷啊!學長仁愛仁德!壽比南山!(噢!好像混了些奇怪的?)

 

隨著學長到處走走看看,褚冥漾覺得雲點真不愧為軍事學院,每件事都井井有條,必須按規章制度,吃飯的時間,洗澡的時間,睡眠的時間...... 好比監犯......

 

......」冰炎給了他一個眼刀。

 

......」褚冥漾在裝無辜(´`)

 

「呀~」寂靜的走廊中突如其來的一下尖叫聲,所有人都為之側目。

 

「你叫鬼!」冰炎巴掌侍候。#)/))Д);

 

「我......我沒叫啊......那是電話訊息......」真的很無辜的褚冥漾抱著頭說。

 

「改鈴聲!」冰炎說。

 

「隨機的......沒辦法設定......」他好像看到了學長額上的血管在突突跳。

 

......這是什麼鬼手機。」冰炎搶過他的手機重新設定,就是沒有鈴聲一欄。

 

「地獄......不,我姊給的。」褚冥漾說。

 

「換掉。」冰炎把手機拋回給他。

 

「不......不可以。」褚冥漾怕怕的拒絕。

 

冰炎挑眉看著他,這蠢呆居然敢就不?

 

「這是唯一一部不會壞的。」褚冥漾越說越小聲,像是心虛似的。

 

不過他真的沒有說謊,這部鬼叫的手機確實是唯一一部能夠堅持多於一星期,已經一年了還每天都在刷新紀錄的手機。雖然會鬼叫,但比起其他會粉身碎骨的機體來說,即使車輛輾壓,高空墮落都絲毫無損,真的很實用好不?

 

褚冥漾腦子轉呀轉,想想最短的一部好像是拿上手不到一分鐘,就被他跌個吃狗屎時飛了出馬路,壽終正寢了。

 

「啊?訊息!」冰炎舉手正想巴上去之際,褚冥漾低頭看手機而避開了這一下,冰炎莫名的打空了。

 

打不到好像有點不滿…… (_)

 

[元氣100%@餵金魚]:呼叫同志!

[悲劇人生@霉神退散]:啊?

[元氣100%@餵金魚]:你在哪?

[悲劇人生@霉神退散]:西階二樓

[元氣100%@餵金魚]:等我一下,我過來

[悲劇人生@霉神退散]:好啊

 

「學長,我的朋友要過來,可以等一下嗎?」褚冥漾說。

 

冰炎點點頭,抱著手倚在牆角, 他還在沉思著剛剛的不滿。

 

褚冥漾握著手機左看右看,就是沒有向後看。然後,被人從後抱起了。

 

「哇!」的嚇了一跳!

 

「漾漾!」衛禹單手抱著褚冥漾的腰,把他整個人提起了。

 

「衛禹!」褚冥漾往上看就看見了熟悉的笑臉, 反應過來就勾著他的手笑笑說。

 

「漾漾的學長好! 衛禹像抱著個孩子似的抱起褚冥漾, 一臉親切的跟冰炎打了個招呼。

 

冰炎冷冷的點頭, 莫名的火大, 怎麼就有總想要把眼前青年打趴的衝動?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同性相拒? 畢竟醫大那邊Alpha 真的不多, 即使有也跟自己一樣是偏精瘦堅實的類型。現在眼前的青年即使笑得再陽光, 也掩蓋不了那高大堅壯的身體, 濃烈的Alpha資訊素撲鼻而來, 冰炎只能感嘆軍校的Alpha 就是不一樣……

 

冰炎咬咬牙, 覺得自己還要驗驗血, 可能最近都沒休息好, 資訊素有點失調了。

 

「衛禹怎麼來了?」褚冥漾雙手搭著衛禹的肩膀。

 

「漾漾……我是軍校生……」衛禹無耐的答。

 

……」某人的反射弧在跑。

 

……」習慣了友人的蠢萌, 衛禹很有耐心的等。

 

「衛禹也參加訓練營?」褚冥漾歪歪頭。

 

「強制參加。」衛禹點點頭。

 

「哦~」某人一副了然的樣子。

 

「那我們一起訓練嗎?」褚冥漾很無知, 大眼一眨一眨的看著衛禹。

 

「你覺得你可以?」衛禹挑挑眉。

 

……」停頓了十秒, 褚冥漾搖頭說 「沒可能。」

 

「當然是分開了, 我們的標準都不一樣。」衛禹很陽光的笑了笑「不過晚飯可以一起。」

 

褚冥漾受衛禹的笑臉影響, 跟著他一起笑了。(> u <)

 

二人之間的互動無比和諧, 他們倒是相識久了, 身體接觸都極之自然協調。衛禹抱起褚冥漾實在不是想要吃什麼豆腐, 只是他們一高一矮的相差甚遠, 一個快要破190, 一個免強說得上是160, 平時連著千冬歲他們一起人比較多, 談話都是圍圈圈的, 差距自然沒那麼明顯。 但只有二人的時候, 衛禹都習慣抱著褚冥漾說話, 因為這樣雙方都比較不會腰痛脖子痛, 而且褚冥漾那小身板, 他堂堂一個精英Alpha抱多久都不會累。

 

當然除了玥姊或者然哥在場, 因為他真的抱起褚冥漾的話, 姊兄二人組給的眼刀 (_)x2, 真心讓他蛋痛。

 

冰炎看著這一大一小的就覺得血氣攻心, 還有他的學弟那被牽著鼻子走的蠢呆相, 不知怎的就覺得胃海翻騰。冰炎覺得自己連胃都要驗一驗, 是不是自己太忙了? 弄得胃都要潰瘍, 胃酸倒流得胸口像是被火燙一樣……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雨夜嫇○’ω’○
  • 期待下一章wwww
    加油~~~
  • 週日就來了!!!

    露露 於 2014/10/15 15:04 回覆

  • 諾貓
  • 學長你個大醋桶還不自知www

    露露大大你好,這裡是同樣喜歡冰漾的一枚小腐女~
    喜歡冰漾差不多快三年了,但ABO這個題材是最近才有一點點的接觸,在隨意搜尋之下發現原來還有冰漾的ABO文超驚喜的///(?
    覺得文裡面呆呆的漾漾超可愛ww
    意外的很喜歡這篇文啊(笑)
    謝謝露露大的分享~
  • 露露是太愛冰漾又太愛肉(打), 才會跑去寫ABO啊

    露露 於 2015/01/12 12: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