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與黑的身影步出了金色的移動陣, 冰炎的臉色臭得比溝渠更黑, 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把褚冥漾緊緊的圈在懷內, 用一種誰敢看就挖他雙目, 誰敢窺覬就讓他死無全屍的殺人氣勢, 警示著方圓一百米內的男人。

 

「……亞, 其實……」褚冥漾很想跟冰炎說要他不用那麼緊張的, 比起昨天的裙子, 今天的運動服真是保守很多了…… 只是冰炎那要人命的眼神, 嚇得他實在要用手抓住冰炎的運動衫倚在他的懷抱裡, 才不至於腿軟跌倒, 更讓他硬生生的把話又吞進肚子裡了。

 

深粹的眸色, 緊皺的眉毛, 蹦緊的手臂肌肉線條, 都在告訴著褚冥漾, 冰炎到底有多生氣。

 

褚冥漾已經完全脫離了昨天的融合狀態, 墨黑而清澈的圓眼少了一份媚氣狡黠, 變得更為溫潤柔軟, 純真迷人, 加上欲言又止的小嘴, 比起床上的浪蕩風姿, 現在則如小媳婦般乖巧可人。

 

冰炎一只手抱著褚冥漾的腰, 一只手放在他的臀上, 他才不想自家媳婦的細腰翹臀白嫩長腿落入其他人的眼中, 奈何死老太婆給的衣服卻是恰恰的標榜著, 他不想殺人才怪!

 

「學長! 漾漾! 這邊啊!」喵喵高興的揮著手。

 

「大學部不用參加運動會, 冰炎學長應該不用上場啊, 怎麼來了?」千冬歲說。

 

「送褚過來。」冰炎咬牙, 這也是他這麼生氣的原因之一, 放著肥羊在狼群裡跑, 而他這個主人卻只能在場外觀看。

 

「亞, 你去觀眾席吧, 有千冬歲他們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褚冥漾揪了揪冰炎的衣角。

 

「……」冰炎千萬個不願意, 眉頭緊皺得比平常多了幾條皺紋。

 

「亞…… 我跟千冬歲都是紅隊, 昨天你都看過我們有多合拍了吧, 沒人可以靠近我們的。」褚冥漾有點無奈的催促著。

 

「……唓!」冰炎瞄了瞄千冬歲, 又看看自家的小寶貝, 最後還是彈指下了幾個保護咒, 狠狠的在褚冥漾的脖子上留了幾個極度明顯的吻痕才不悅的轉身離開。

 

「唉~ 千冬歲, 夏碎學長也有這樣嗎? 昨天你們回去之後怎麼了?」褚冥漾摸摸被哽吮得發痛的脖子, 從那人消失的方向轉回來問到。

 

「我想大概是因為你的衣服吧, 領口太大, 修腰貼身, 長度又不夠……學長不生氣才怪啊!」千冬歲說

 

「又不是我要穿成這樣的, 明明就是扇董事……」褚冥漾嘟嘟嘴說。

 

「扇董事就是要這種效果呀, 氣死冰炎學長不償命。你跟學長和好了嗎?」千冬歲托托眼鏡說。

 

「嗯~犧牲了色相……你呢?」褚冥漾對色相二字目光遠去, 轉回來盯著千冬歲問。

 

「……」只見千冬歲眼鏡下紅通通一遍, 連耳廓都泛起一抺淡淡的粉紅。

 

「哦~」褚冥漾發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嘆音, 一副我明瞭了的欠揍樣。

 

千冬歲暗暗的掐了褚冥漾腰間軟肉一下, 像是要報復友人的諷刺。

 

「萊恩呢? 西瑞呢? 不在紅組嗎?」褚冥漾縮隃縮, 摸摸被掐的腰說。

 

「嗯, 他們和丹恩, 莉莉亞都是藍組。還有昨天那個被你弄啞了的妖精也是藍組。」千冬歲說。

 

「啊! 我完全忘記了! 那她現在都不能講話了?」褚冥漾驚訝的一槌拍在手心上說。

 

千冬歲點點頭。

 

「……呵呵。」褚冥漾雙手反搭在身後, 滿意的勾起嘴角, 把頭倚在千冬歲的肩上。

 

「唉~千冬歲, 你還記得昨天那群嘴碎的女人嗎? 」褚冥漾問。

 

「都記錄在案了。」千冬歲翻出了他的小本子。

 

「管他是不是同隊, 一會兒一開賽就把她們都送到醫療班報到吧。」褚冥漾笑笑說。

 

「正有此意, 還有幾個是大學部的, 我們今晚放……去……她們吧。」千冬歲也跟著一起笑了。

 

「嗯~」褚冥漾的笑意更深了。

 

褚冥漾揪了揪千冬歲的袖口, 背後傳來的竊笑聲和詭異目光實在令他滿身雞皮疙瘩, 褚冥漾示意他解決一下。

 

「喵喵……」千冬歲紫眸一閃。

 

「可以不要拍了嗎?」從口袋裡掏了幾張式神符出來。

 

「啊哈~」喵喵緩緩放下對著他們好久了的影像球, 不是千冬歲那幾張符的威脅, 大概也不會罷休。

 

「嘻嘻, 喵喵跟漾漾和千冬歲一組真好。」隨時大飽眼福。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惠惠
  • 頭香!頭香!
    冰炎的醋意好重喔!!
    漾漾方圓100公尺的人,都會被冰炎的氣勢嚇跑吧!!
    哈哈
  • 冰炎會覺得100公里都不夠啊

    露露 於 2014/09/29 20:43 回覆

  • 楊曼均
  • 好酸的醋意啊!!!!!!
  • 漾漾可是冰炎的寶嘛

    露露 於 2014/09/30 09: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