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是真的見識到什麼是標準不一樣了!!!

 

所謂的血汗訓練營……他真的見到有血!!! 還有很多的汗!!!!! 更有一地的嘔吐物!!!!!!!!(д)

 

軍校那邊是真的想要操死那群一年級生啊! 環山跑50, 仰臥起坐俯臥挺伸引體上升深蹲起立各300次, 還要徒手對打,  alpha也不是這樣虐待的吧? 褚冥漾已經看見好幾個軍校生吐了又跑, 跑了又吐唉!

 

Alpha 也是人啊! 投訴! 投訴! 不要虐待他的好損友啊! 衛禹已經在吐了, 肚子被打中都乾吐了啦! 手肘都擦破流血了啊!  (´;ω;`)

 

「啪!」一巴掌巴在頭上「看夠了沒! 十次仰臥起坐你要幹多久啊!」冰炎幫忙壓著褚冥漾的腳, 他那麼盡責的協助, 這笨蛋居然還在東張西望!

 

「嗚~痛痛……」褚冥漾打在頭上痛在心內, 他從來未見過竹馬的樣子是這麼辛苦的……

 

「才……才沒有那麼痛吧!」冰炎看見他大顆大顆的淚珠滾下來, 不知為什麼, 手就是神推鬼擁的伸出去撫了一下那個自己打出來的包。

 

「唔~」包包被摸痛了, 褚冥漾縮了一下, 怎麼就覺得有點頭暈暈的。

 

「快點, 還有兩下! 之後還有環山跑5圈要完成!」冰炎不好意思的收回手催促著。

 

褚冥漾紅著眼扁扁嘴, 在紅眼兔不知道是鼓勵還是恐嚇的眼神下(他是覺得恐嚇的成分居多), 咬牙完成那最後的兩下, 然後被拖著去完成最後的5圈了。

 

「你以為自己是蝸牛? 不能跑快點嗎?」冰炎在他的前面拉著他的手拖著半死的他在跑。

 

「呼…………跑很…………很快了…………」被扯著跑, 說得上氣不接下氣。

 

「別的學長都是騎車的, 我已經陪著你跑了! 你還說快?」冰炎的額上的青筋突突跳。

 

「可是……累嘛……」褚冥漾真的覺得很累, 全身的肌肉都像是使不出全力, 有點疲軟疲軟的。

 

「把腳提起來, 別拖著!」冰炎在一旁的樹叢撿了枝樹枝, 毫不客氣的往他屁股抽。

 

「哇! ! 欺負人呀!」褚冥漾被抽得捂住屁屁蹦蹦跳。

 

ε=ε= ()/ε=ε=(;д)/

 

然後就蹦蹦跳著的完成了那五圈……

 

最後趴在操場摸著屁股偷偷哭…… 屁屁好痛啊! _(´w`; ) _

 

尼馬的, 這暴力紅眼兔不人道啊! 當他是馬那樣趕嗎? (, 冰炎應該是當你是驢, 因為你笨。) 自從小學畢業後就沒有被媽媽抽過屁股了好不, 怎麼到進了大學反而被學長抽啊!!! (〒︿〒)

 

而且他還打完就跑了, 就算訓練完了也不應該丟下我就跑啊! 不會關心一下我這個可愛的學弟啊! 走前還要用腳頂頂我這死屍說「沒死成就快點去洗澡吃飯!, 我真的很累嘛! 就算是我連累學長要參加這見鬼的訓練營, 也不用這樣對我嘛! 沒人性的暴力紅眼兔!

 

「漾漾? 沒事吧?」衛禹也完成了他的血汗訓練計劃, 跑到褚冥漾身旁, 掀了掀那趴在地上的死屍。

 

「衛禹……」微微抬頭, 露出了淚汪汪的大眼睛。

 

「衛禹完成了嗎……訓練……」濕漉漉的黑髮黏在前額, 有氣無力的伸手捉住了衛禹的褲管。

 

「完成了啊! 去吃飯?」衛禹揉揉他的頭, 大掌一下子就把他的小腦袋全包住了。

 

「你還吃得下! 剛才不是都吐了…… !」褚冥漾突然爬起來, 把衛禹的汗衫拉著往上抽, 看看剛才他被踢得吐了的位置。

 

……漾漾你這是非禮啊~ 」衛禹先是愣了一下, 然後笑笑說。(o´`o)

 

……」褚冥漾還在檢查他的肚子, 左摸右摸, 歪歪頭想著都被踢得吐了怎麼連個瘀傷都沒有。

 

「漾漾……」他有必要提示一下腦殘中的友人。

 

「啊?」褚冥漾還是懵懵的 (⁰⁰)

 

「我要大叫非禮囉~」衛禹挑眉, 掛上好看的笑容。

 

「我們都是男的啊~ 而且我這是在關心你, 別亂說…..」褚冥漾不知道為什麼也跟著笑了。

(灬ºωº灬)

 

「是麼?」衛禹遠目, 這小友人真是呢~ 誰說男的不可以非禮? 而且我們一個是alpha, 一個是beta……

 

「衛禹有腹肌真好……」褚冥漾不單止繼續扯著衛禹的汗衫, 還掀起了自己的t-shirt 認真的比量著 (ŏ_ŏ)

 

修長的纖腰和白嫩嫩的肚臍頓時在跟陽光say hello~

 

「漾漾!」衛禹猛把他的衣服往下扯。

 

「啊呀?」褚冥漾嚇了一跳。

 

「沒…… 我們去吃飯, 飯堂有好吃的甜點啊!」衛禹笑著, 可是暗暗的向著背後飄來的視線放殺氣。剛才小身板露出來的一剎那, 他就感覺到身後的同儕們是怎麼露骨的放著訊息素。

 

「好呀~」聽見甜點某人心神盪漾。(*´`)~

 

「那走吧?」衛禹很無奈, 他就知道褚冥漾一定是沒有自覺自己是狼群裡的一只小肥羊。他不保護的話, 這耍寶還真是會被賣了還幫著忙數錢……

 

「唔……衛禹我是太肚子餓了嗎? 我怎麼覺得有陣甜甜的味道?」褚冥漆嗅了嗅鼻子。

 

「你是太想吃甜點吧。」衛禹拉他的手。

 

「唔~ 真的有啦……衛禹你可以抱我嗎? 我腿軟了~」張開雙手撒嬌。

 

「漾漾……」衛禹沒好氣的正想給他一個孩子抱。

 

「喂!」衛禹驚嚇, 因為褚冥漾突然兩行鼻血直流。

 

「啊?」還張著手等衛禹抱, 只是莫名其妙的衛禹沒有抱他, 反而是把汗衫往他鼻子塞。

 

「捏著鼻軟骨, 垂下頭別動。」冰炎指示著。他剛剛是去取水了, 不過一回來就看見某蠢呆的鼻子巴巴巴的流著血, 嚇得他連水樽也不要急忙的跑過來。

 

「唉? 紅眼兔不是丟下我跑了嗎?」某人很沒心肝的腦殘。

 

「褚, 別要我把你巴得血是用噴的而不是流出來……」咬牙切齒的忍著想巴死他的慾望, 冰炎從口袋裡抽了塊手帕代替衛禹濕透的汗衫捂著。

 

「嘩! 衛禹! 你身上好多血呀!」褚冥漾指著說。

 

……漾漾, 這是你的血……」衛禹說。

 

……」反射弧很長的某人還在思考那血量。

 

「我的?」褚冥漾問。

 

衛禹和冰炎同時點頭。

 

…… ~」某人終於領會了, 然後「噢…...」一句就暈倒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yyfish77
  • 漾漾蠢得可愛呀
  • yyfish77
  • 漾漾蠢得可愛呀
  • 蠢萌

    露露 於 2014/10/20 09:33 回覆

  • 悄悄話
  • 星露
  • 我終於來了
  • 來吧~~~~

    露露 於 2014/10/20 10:30 回覆

  • 紫玲瓔
  • 遲鈍漾漾~~~~~
    好可愛~~~~~
  • 這篇有點在賣衛漾......

    露露 於 2014/10/20 14: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