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流櫻 (這是一個美妙的錯誤) 和凌兒的生日賀文~兩位乖寶下收啊!

下半部週三續上演......

 

 

 

 

某人很悲劇的被懲罰了,原因是衝口而出,叫了一聲暴力紅眼兔...... 因為蛋糕被沒收了......前提是他已經吃了七塊......

大家就別可憐某人了,因為這是自找的......然後,就好好享受一場肉宴吧。

 

 

 

 

「亞~放......放開我啦~求你~」褚冥漾淚汪汪的俯視著冰炎,因為說錯話而被龜式五花大綁吊在天花板上什麼的是他蠢是他錯,冰炎看獵物般的眼神真的很可怕QAQ

 

「想得美。」冰炎勾起嘴角挑眉,手一推,褚冥漾整個在空中旋轉。

 

「對不起嘛~~~~」褚冥漾撒嬌哭喊。

 

「承認錯誤就接受懲罰吧。」手一握,抓住了褚冥漾得下巴把他定住,紅眸盯著墨眸看。

 

「懲罰......什麼......」褚冥漾怕怕,可是要吊一整晚就更怕怕......大不了......犧牲色相!

 

「我要只小母狗,你要當嗎!」冰炎壞笑。

 

「吓!小......小母狗......」瞪大雙眼。

 

「不要你就繼續吊吧,我明天讓賽塔來放你。」冰炎轉身。

 

「當!我當啦!」他才不要吊一晚還讓外人解啊!

 

「啊?當什麼?」冰炎轉回身。

 

「當小母狗......」越說越小聲。

 

「當誰的小母狗,嗯?」冰炎瞇眼。

 

「嗚哇!我當亞的小母狗啦!」褚冥漾紅著臉,括出去了......

 

冰炎笑得眼睛都彎了......

 

-----東西準備中-----

 

「亞~可以不要戴這個嗎?」他已經很乖的脫光光了,還戴上毛絨絨的狗耳朵了,項圈什麼的可以饒了他嗎?

 

「沒商量。」冰炎親手扣上了愛人脖子上的項圈,項圈上還有個別緻的吊牌,上面刻著「漾」的精靈文字寫法。

 

褚冥漾嘟嘟嘴,手指勾勾脖子上的項圈,總覺得有點奇怪,感覺好像是要成為冰炎的僕人奴隸什麼的。

 

「還缺少了些什麼......嗯......」冰炎看著眼前的人兒,那耳朵是特製的,會跟腦電波掛鉤,現在扁扁的應該是不高興了,真可愛。

 

「都耳朵和項圈了,還欠什麼啊......」抱怨說。

 

「嗯,缺少了尾巴!」冰炎壞笑,一個彈指,變了條毛絨絨的尾巴出來,只是另一頭連接著一個滿是凸點的奶白色假陽具罷了。

 

「不要!不要這個啦!亞~不要太欺負我啦~」一面搖頭一面說,耳朵都被驚嚇刺激得立得尖尖的炸毛了。

 

「你可以選我立刻替你插進去,還是自己慢慢來一點一點放進去。」冰炎不為所動。

 

「嗚......亞~不喜歡漾漾了嗎~」試著撒嬌看看。

 

「那選快的吧。」冰炎表情認真。

 

「唉!不要!」小冥!小冥求救啦~黑曜~米納斯~救命~

 

「想找幫手?放棄吧,他們樂得看這場好戲。」冰炎語氣肯定。

 

「你騙人!你怎麼知道啊!」褚冥漾吼著。

 

「烽云凋戈說他們現在就圍著小圈在看,而且.....還在吃爆米花和喝汽水。」冰炎挑起嘴角。

 

「......沒......沒可能......他們......不會離棄我的......」褚冥漾不想承認自己被裡人格、幻武和式神攜手拋棄了。

 

「哼!」冰炎挑眉。

 

《主人,腦殘是病,得治。》黑曜說。

《主人,好戲必需上演。》米納斯說。

《這是夫夫增進感情得活動,沒欺負成分。》小冥說。

《主人放心,結界下好了,再大動靜也擾不了人。》老頭公說。

《主人,別忘了狗不會說話。》烽云凋戈再補一槍。

 

「......」褚冥漾風中凌亂了QAQ

 

「所以?選快還是慢?」晃晃手中的尾巴。

 

「......慢......」褚冥漾想哭了,耳朵又扁了。

 

「哼。」把尾巴和潤滑劑遞給褚冥漾,看著他欲哭無淚的表情,滿足極了。

 

接過東西,看著那假肉棒和奇怪的潤滑液,褚冥漾更想哭了......對,奇怪,因為上面寫著「淫賤不能移,巧克力口味,催情功效持久,小媳婦都變蕩婦......」。

 

「我......我去浴室......」浴室應該有其他潤滑液的,至少正常一點的。

 

「誰準你去浴室了,嗯?就在床上弄。」冰炎說。

 

「唉~」褚冥漾瞪眼。

 

「還是想要我幫你?」冰炎「友好?」的笑著。

 

「我......不......我自己......」咬牙,萬般不願的爬上床,怎麼冰炎學會了然的絕技?笑得好可怕啊。

 

褚冥漾跪坐在床上,雙手握著「尾巴」,正在猶疑要怎麼幹......還是要先用手指擴張吧,就約莫兩隻手指的寬度......決定好了就先往手指擠一點潤滑吧。

 

「誰準你直接擠到手上,嗯?」冰炎搶過潤滑液。

 

「那咋辦啊~」你又想怎麼樣了啊禽獸!

 

「用舌頭。」往假陽具上擠了一佗透明的潤滑液。

 

褚冥漾怎麼覺得這潤滑液真的很奇異......淋在奶白色形狀怪異的肉棒上真的很像在冰棒上糖漿,但卻是有巧克力香嘢......

 

「不是喜歡巧克力蛋糕嗎?吃啊!掉一滴在床上我就立刻給你用快的!」示意褚冥漾舔棒棒。

 

「唉!」巧克力糖漿往下流,褚冥漾嚇了一跳,立即伸出艷紅紅的小舌頭舔呀舔。

 

舔掉往下流的,舔掉沾在手指上的,忙左忙右,奮力動用他的小舌頭.....

 

 

褚冥漾心想:好好吃啊親~

 

 

「小母狗趴下!」冰炎看著他吃得那麼歡,額上的青筋突突跳,命令到。

 

「唉~」不情不願的趴下,屁股撓得高高,拿著巧克力棒棒繼續舔。

 

「好吃啊?也用後面的小嘴吃吃看?」冷不防把潤滑液的管狀頭部往褚冥漾的小穴塞,用力一擠,冷冰冰的液體大量灌入。

 

「唔~」被突如其來的冷感刺激得打了個冷顫。

 

粉軟的菊花被冷得一收一縮,冰炎戲謔的用管頭在穴裡搞呀搞,轉呀轉。發出「咕漬咕漬」的下流水聲。

 

「啊~」搞得好舒服......巧克力漿在小穴裡......褚冥漾覺得未來幾天應該都不會想吃巧克力漿了......

 

冰炎抽出了管子,看著褚冥漾輕扭腰姿的樣子,就知到他的小母狗發情了。

 

「亞~還要嘛~再弄弄~」褚冥漾用著嬌死人的聲音回頭說。

 

「把尾巴裝進去,立刻。」冰炎再次命令到。

 

「唔~想要肉棒......亞的......不是尾巴......」褚冥漾咬著唇的,耳朵也興奮得跳動著。

 

「讓你如願了還是懲罰?不來就我動手。」冰炎挑眉,不得不承認眼前一開一合的小穴真的極具吸引力,但為著更高質的享樂,他必需要保持理智。

 

「嘖~」褚冥漾抿嘴,還是乖乖的將假陽具對準了小穴,抵在穴口時還回頭看了看冰炎,嬌媚的呼叫了聲「亞~」,不過冰炎還是不俯為所動,他唯有真的把尾巴一點一點放進去。

 

「唔~」小穴有點吃力的吃著肉棒,不是因為體積問題,而是上面佈滿著凸點,很難推進,每動一點都刮拭著內壁,還好滿滿的潤滑液起了功效,催情效果也讓他更好放鬆。

 

「都放好了啦~」褚冥漾坐起來含著淚看向冰炎,耳朵扁扁,黑毛尾巴軟軟的垂在一旁,毛絨絨濃黑的尾巴和白皙嫩滑的肌膚放在一起,極具視覺效果。

 

「嗯。」冰炎抽著尾巴的頂端按了個掣,肉棒根部的地方立刻脹了起來,塞住褚冥漾的穴口,讓東西排不出來。

 

「唔~好脹~痛~」突然的脹痛感嚇了褚冥漾一跳。

 

「啊~~」冰炎一手握在尾巴上,褚冥漾立即吐出了浪蕩的呻吟聲。

 

褚冥漾立即搶回尾巴抱在懷內,眼神淒怨臉鼓著的盯著冰炎看。又一個特製!剛剛他用力握的時候,小穴裡的棒棒立即放出了讓他騷麻的電流,讓他根本忍不住就怪叫出來了。現在拔又拔不出來,一碰又電他,這分明是早有預謀的,不然怎麼會都準備好這些特製的!

 

「小母狗,懲罰開始。」冰炎挑眉壞笑,打了一個彈指。

 

「汪汪(不要).....唉?汪汪汪(怎麼會)......」褚冥漾正想用言靈反抗,卻發現自己說出來的話都變成了汪汪叫。

 

「我當然準備好了,例如這個,嗯?」用食指彈了彈他頸上的項圈。

 

「汪汪(過份)......」褚冥漾被將軍了QAQ

 

「乖乖接受懲罰吧。」修長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k
  • Hj
  • ??

    露露 於 2016/08/25 12: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