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漾,我哥也說他沒事。」千冬歲一面把電話放好一面說。

 

「那即是只有我們受到影響嗎?」米可蕥問。

 

「嗯,大概我們進來的時候觸動了什麼陣法吧,應該是進來了這裡的我們才會被反射傷害。」褚冥漾說。

 

「架啦架啦......」石人B捉住旁邊的牆壁,慢慢從深陷進去的人形牆洞中爬出來。

 

「主人,請注意。」黑曜一腿把石人A踢開,然後退回褚冥漾的身邊,在他的耳邊溫柔的說。

 

「黑曜你KO那一個(指著石人A), 然後我和喵喵就對付這一個(指了指石人B), 這一個被你重擊了一下,應該比那一個脆弱多了。」褚冥漾很友好的拍了拍黑曜的胸膛,示意他不要貼那麼近。

 

「Yes, my lord!」黑曜微微點頭。

 

「夠了啦!不要再裝了!」褚冥漾嘴角抽畜。

 

「吾還以為主人喜歡呢。」黑曜眯了眯眼。

 

「誰說我喜歡了啊!」褚冥漾皺眉頭。

 

「可是主人明明要求冰與炎的殿下穿執事裝?」黑曜挑眉。

 

「啊!」褚冥漾飛撲上去要捂著黑曜的嘴。

 

「漾漾~」米可蕥笑得......很淫賤?

 

「我那是醉話!不是真的!」褚冥漾惱羞的說。

 

「漾漾不可以說謊啊~」米可蕥說。

 

「主人還要冰與炎的殿下服侍沐浴呢。」黑曜點點頭說。

 

「哎喲,漾漾完來是個穩性傲嬌女王受?」米可蕥笑嘻嘻的戲謔他。

 

「呀!不是這樣的啦!」褚冥漾生氣。「都是黑曜不好,幹嘛隨便亂說!」嬌嗔的看了黑曜一眼。

 

「主人。」黑曜一躍而起,翻身180度轉體,順勢對著石人A落下一爪。「吾並沒有亂說。」點地,隨即衝刺向前,一爪刺入翻騰的灰塵之中,把灰塵打散了之餘,還將避開了爪擊的石人再次迫得後退。

 

「主人明明說冰與炎殿下餵的早餐特別好吃。」黑曜一臉平靜,拍著身上的灰塵說。

 

「哎呀!黑曜閉嘴!」褚冥漾惱羞的舉起米納斯,扣下板機,對著黑曜開了數槍。

 

黑曜淡定的站在原地,霰彈槍的子彈避開了他,彈道形成了一個c字,集中射向剛剛正想衝上來的石人B, 密集的子彈又再把石人B打回牆邊,又再掀起了一陣灰塵。

 

「漾漾真愛散嬌~」米可蕥跳坐上蘇亞的背,與蘇亞一同衝向石人B。

 

灰塵被蘇亞掀起的風吹散,裡面的石人B束勢待發,一下子就躍上上空,翻身踏著牆壁借力一蹬,以極速衝向米可蕥和蘇亞。

 

千均一發,米可蕥從蘇亞的背上跳開,避開了石人B的一掌,更反身用夕飛爪給了它一擊。

 

原本石人B就被黑曜給狠撞了一下,之後又被褚冥漾槍擊,身上就有不少裂痕,現在米石蕥的一爪更像是刮蛋糕一樣,在他的左腳上刮下了一大塊石頭。

 

褚冥漾和米石蕥分別在石人B的前後圍著戒備。

 

「漾漾,怎麼曲喵喵覺得它們好像弱了很多?」米可蕥說。

 

「因為雨啊。」褚冥漾說。

 

一旁的蘇亞舉起爪子,喉間發出低沈的的嗚嚕聲,對著石人張牙舞爪。

 

「啊?」米可蕥不解,雖然她知道褚冥漾特地下這場雨一定是有原因的,原過亦因為褚冥漾的加持,米可蕥接觸不到雨水,亦自然不知說當中的奧妙了。

 

「這是酸雨。」褚冥漾解釋著,人類世界受到污染,連雨水都被化學物質影響而形成了酸雨,而酸雨的最大特色就是可以腐蝕物質,讓東西變得脆弱易碎,突別是石灰岩和大理石之類的岩類,會被分解成石膏類易碎的物質。

 

「喵喵不喜歡污染.....」米石蕥傷心的說。

 

「我也不喜歡......」褚冥漾說,特別是進入守世界之後,自己對環境的污染好像變得更敏感了,其中水污染猶甚。「不過酸雨卻幫我們弱化了它。」舉槍指著石人。

 

「嗯,漾漾,我們給它最後一擊吧。」米石蕥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pudasun
  • 哇!這篇我第一個留言
  • 最近沒什麼人留言啊...>口<...

    露露 於 2014/12/24 13:3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雨夜凜
  • 期待下一張~~
  • 我努力

    露露 於 2015/01/07 09: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