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久違了的更文啊~~~

新年就放部好玩又好笑的啊!

 

祝各位親親新年快樂!😘

 

 

 

 

「啪咚!」選手席的門被某暴力紅眼兔用腿猛踹開了,門把搖搖欲墜的掛在那裡晃盪著。(゚皿゚)/Σ|

「嗚咪!」蠢萌嚇得扯了一把萊因的頭髮。Σ(*゚д゚艸)

「唉!漾漾⋯⋯」坐著的萊因輕輕拍了拍後方褚冥漾的大腿,示意他痛了。( ; ̄ω ̄)ゞ

「啊!對不起......萊因你沒事吧?」褚冥漾爽快完成手上的綁頭髮工作,摸摸萊因剛才被他扯了的那一處說。

「嗯,沒關係,漾漾你沒事嗎?」綁起了頭髮的萊因露出了硬朗的輪廓和灰色的眸子,目光溫柔的看著小心肝比小雞仔還小的蠢萌。

「就嚇了一跳啊!不過沒事呢~」手輕輕拍了拍胸口做了個定驚的動作,嘴彎彎的笑著。

「沒事就好。」大手一拍在蠢萌的頭上輕揉。

「呵呵,萊因再請我吃甜點飯團就更好~」褚冥漾有點小撒嬌說。

「好......」萊因正要回答卻被千冬歲打斷了。

「漾漾!冰炎學長來找你了!」千冬歲寒光四射的笑著,心想:死小孩,你沒看見門口那處零下四百度的低氣壓區嗎!冰炎學長那雙紅眸都能發射出雷射光(☼_☼)來給你雕花了好不好!還要家常話多久呀!

「啊?」反應一向慢十拍的褚冥漾現在才抬頭看看向發出巨響的門口。「學長?你來了啊?」

「你在這裡幹嘛。」冰炎咬牙從齒縫間擠出幾隻字來,這笨蛋原來現在才看得見我呀?就只顧著和別人打情罵俏,又是摸腿又是捏臉的(喂!那是拍腿和摸頭啊!),好親密呀?這是有了情郎忘了學長嗎?

「啊?幫朋友打氣啊!」褚冥漾理直氣壯得很。

「啊~幫朋友打氣啊~」冰炎挑眉,紅眸銳利一掃牆上掛著的橫額,越看額上的十字青筋就更明顯。

「嗯!學長的我也準備好了啊!」隨手一抽,把袋子裡一模一的橫額獻寶一般展了出來。(๑´ω`ノノ゙✧「學長!Fighting!」,只是他忘記了在他正正後方的牆上掛著連字體顏色都沒兩樣的「萊因!Fighting!」......

這是敷衍!這絕迫是敷衍!(#゚皿゚)冰炎氣得想噴火,巴不得一個彈指一個火球燒了那姘頭!


怎麼我的橫額會跟他的一樣!怎麼我就是叫學長而他是寫名字呀!怎麼先替他掛不先替我掛!怎麼幫他弄頭髮不弄我的!我不是長頭髮嗎?我的比他的更長更好梳好不!

「回去。」冰炎的動作比他的思想回路來得更加快,在思考期間就已紅衝上去抽住了褚冥漾的耳朵,語氣惡狠狠的說。

「嗚啊~回.....回去哪啊!痛......痛啦!」褚冥漾猛拍冰炎的手。~~(*>_<)ノシ

 

「你說呢?」冰炎冷著臉,周圍的氣氛冷得可以結霜了。

 

「啥?」痛得淚汪汪的小蠢萌不明所以的詢問。(ΩДΩ)?

 

「我幹了個大手術已經48小時沒睡了,別惹我。」冰炎心有點戚戚,還是應該說心有點塞塞?

 

人是很生氣,可是看見他的眼淚又有點不忍心,紅噗噗的臉蛋又很可愛,讓他想捏兩下,但是捏了他又會哭得更凶,自己又會更加心戚戚了。明明說好來為自己打氣,現在卻坐在敵對陣營替「朋友」打氣,叫自己怎麼能不怒氣填胸?

 

「我......嗚我那有惹你啦~」不服氣的嘟嘟嘴。

 

「嗯?」眼神對上了那雙水潤的大眼睛,冰炎勾勾嘴,心想這小嘴嘟得挺可愛的,神推鬼磨就伸手捏住了那雙軟唇。

 

「嗚~嘟唔起(對不起)~」褚冥漾看著那幽深深的眼神不敢反抗了,那兩只捏著自己冰涼的手嘛,就當做沒看見囉~忍一陣子海闊天空,不忍一時深葬棺中啊親~

 

「我們那邊正好缺了個後補,就決定是你了。」那蔫蔫的樣子正戳了冰炎的紅心,嗯,想要好好欺負的紅心......

 

「啥!」猛掙開冰炎虐自己耳朵嘴巴的手,小蠢萌猛然的炸毛了。

 

「有意見?」冰炎挑眉,這可不是公報私仇,這是不可抗力。

 

「嗚~學長你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放過我這弱雞無能的小身板啦~~~~~」褚冥漾扒著冰炎的運動外套聲淚俱下可憐兮兮的。

 

「我說的可不是詢問句。」冰炎眯著眼睛,混身散發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我不行啦不行啦~那有小雞仔跟巨人打排球啊~會死啦會死人的啦~~~~」驚恐得猛搖頭退到萊因身後躲著,他今天已經被乒乓子彈攻擊了無數次,排球炮彈什麼的他真的吃不消啊! \(.;゚;:Д:;゚;.)/

 

「你想死在球場上還是我現在就捏死你給你下葬。」冰炎對他躲在某人後面的動作極為不滿,一副就是想要置你於死地的嘴臉,伸手就想揪他的領子。

 

「別碰我萊因史凱爾的朋友!」萊因握住了冰炎的手碗,阻止了冰炎的暴行。剛剛他已經眼巴巴的看著漾漾被這人捏了又捏的,又哭又喊了,怎麼能再就手旁觀?史凱爾家族絕不容許自己的朋友受到欺負!

 

「放手,這不關你事。」冰炎狠盯著萊因看。

 

「誰都不能欺負漾漾。」萊因站起來把褚冥漾護在身後。

 

「對啊!你怎麼就愛欺負我啊!」漾漾扒著萊因的後腰,只露出半邊臉埋怨的說。(。•ˇ‸ˇ•。)

 

大概是沒想過褚冥漾會問他這個問題,冰炎也有點愣了,看著躲在靠山後的他,自己好像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想欺負他,也會生氣他靠近其他人,上次在軍校遇見的那個Alpha,今次體院的這個Alpha也是......總有種心愛的玩具會被搶走的不安感......(Alpha會對喜歡的Omega有強烈的佔有慾,你爸沒教你嗎?)

 

冰炎沈思著,總覺得自己好像繞進了一個怪圈圈內,姣好的眉頭皺得成了火車軌。手輕輕一扭一轉就擺脫了萊因的手,靈巧的揪著褚冥漾的袖子,動作是有點粗魯卻不會弄痛他的狀態下把他一整個拉回來。

 

唯一明白的是,自己不會容許他接近任何一個Alpha!

 

「嗚哇!」褚冥漾一個失重心撲倒在冰炎的懷裡,一陣芳香撲鼻,讓他接連打了幾個噴嚏,然後......又很失禮的......流鼻血了......

 

「喂!」冰炎手快的用手帕捏住了他的鼻軟骨。

 

「啊!」鼻子熱熱的......褚冥漾知道自己又流鼻血了......

 

「漾漾!」身邊的朋友都幫忙遞紙巾什麼的。

 

「怎麼還在流鼻血,提爾沒替你檢查清楚嗎?」冰炎的語氣是有點惱的。

 

「有啊!檢查過了,只是資訊素有點繁亂了啊!」褚冥漾乖乖配合著冰炎的動作而微微低頭,說真的冰炎治療的手勢挺溫柔挺舒服的啊~

 

「只有這樣嗎?血驗了沒?」差不多了冰炎就退開手中的紙巾手帕,瞧瞧他的鼻子檢查有沒有外傷什麼的。

 

「嗯啊,驗了,就是資訊素混亂,其他都正常啊。」乖乖抬頭讓他看。

 

「回頭再去檢查一倘,最好再去照照腦子。」抽了張濕紙巾仔細清潔他臉上的血跡。

 

「哦,那不用當後補了吧......」點點頭然後畏縮縮的問。

 

「嗯,不用了,回去吧。」抺乾淨自己的手。

 

「哦......」歪歪頭,回去哪?

 

「你可是醫大的。」那樣子真的蠢(萌)得要命。

 

「......嗯?」所以?

 

「回去醫大的選手席。」冰炎覺得自己額角的青筋又再度有要颯出來的催勢。

 

「嗯啊?」回去幹嘛?不是不用當後補了嗎?

 

「支持自己學校不是理所當然嗎?」冰炎扶額。

 

「這樣啊?」眨巴眨巴了大眼睛。

 

「不然呢......」冰炎突然有種想揍人的衝動。

 

「......」思考了一下。「所以學長其實是來找我回去打氣囉?」

 

「......」好吧,這不是想揍人而是想殺人的心情。

 

「你早說清楚嘛,害人家命都少幾年了啊!」褚冥沒說完就撿東撿西收拾好,輕快的走向醫大選手席。( ˘・з・)

 

「......」冰炎緊握拳頭,有種打在棉花上的心塞感。

 

「冰炎學長你看開一點吧,漾漾他的反射弧一向都長得可怕......」千冬歲拍了拍冰炎的肩膀,「總會讓人想要巴死他,這點我很理解啊。」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也往哥的方向走了。

 

「......」冰炎有總自己被看不見的棉花拳放大招KO了的挫敗感,人有點惱怒的往選手席走。

 

「萊因,喵喵會陪你啊~」米可蕥微笑著拍了拍被冰炎無視,被褚冥漾和千冬歲遺棄了的萊因。

 

「謝謝你喵喵,我.....」灰眸子抬起看向米可蕥。

 

「飯團就不了。」打斷了萊因的話。

 

「啊......」最後連萊因也蔫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young45803
  • 下一篇!漾漾真的好萌好可愛呀~
  • 冰:哼,我的寶貝當然可愛萌

    露露 於 2015/02/25 19:16 回覆

  • young45803
  • 欸嘿嘿,把他送我好嗎?
  • 冰:......(黑著臉抄出手術刀追殺)

    露露 於 2015/02/26 21:49 回覆

  • 咩
  • 好想看漾漾發情-///////-(遭揍
  • 你壞壞~

    我好想寫漾漾發情(揍趴)

    露露 於 2015/02/27 21:13 回覆

  • young45803
  • 快更吧快更吧~(撒花
  • (望天)作者我還在享受假期(逃

    露露 於 2015/02/28 20:4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