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給羽的本本的插花啊~~(騙更文)


冰炎正埋首於眼前的星際圖,皺眉頭研究著各戰艦的佈局和戰略。作為這戰線的最高負責人,冰炎肩負著數百條生命,他有責任帶領著手下的一眾隊員以最低的消耗換取最大的成功。

 

推敲著敵人可能會使用的戰鬥方式,冰炎修長的手指在三維星圖上比劃著,嘗試各種的佈局,讓超級電腦一遍又一遍的演算出成功率。他專注得薄唇微抿,那輪廓雖然添上了些疲憊的痕跡,但依然鮮明得讓人無法移開目光,那緊皺的眉頭又是那麼的讓人揪心。

 

即使強悍如他,一直繃緊著精神,到了此刻也有點累了。

 

「嘗一嘗?」有人從邊上遞了一杯清茶給他。

 

琥珀色的液體在剔透的白瓷杯裡煥發著光澤,隨著溫熱的蒸汽透露出馥郁富內涵的茶香。

 

青年臉上掛著溫潤的微笑,棒著一杯自己很有信心的茶對冰炎說:「身體管理也是軍人的重要任務,用喝杯茶的時間休息一下?這點時間也不太會耽誤到戰略部署?」

 

冰炎退下了架在鼻樑上的演算眼鏡,捏了捏眉頭接過青年手中的茶杯。

 

順和的香味薰染著,讓冰炎漸漸鬆開了眉頭。

 

絲綢般的順滑口感,令冰炎感受到煮茶人的用心。用仔細挑選過的茶葉精心烹煮,進口的滿滿都是煮茶人對飲茶人的心意,希望飲茶人能因為這特意調製的一杯,感到放鬆愉悅,調整情緒。

 

「教官,我幫你按摩一下?」

 

「教官?」冰炎挑眉,他今天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教官」這個稱呼了,明明都約定了在只有二人的空間裡都會直呼對方的名字。作為他的「教官」已經過了那麼多時間,他仍然是改不了口。

 

「唉......亞......我幫你按摩一下吧。」青年也知道自己叫錯了,有點愐㥏的說。

 

閉上眼睛向後仰,默許了他的用心服侍。

 

這是他們的相處方式,即使冰炎惜字如金,褚冥漾單憑他的一點小動作就能理解他的意思。得到了冰炎得默許,褚冥漾立即用著最溫柔的手法,替他的長官放鬆精神。

 

手指沿著眉心向眉尾一點點按壓,停留在太陽穴輕輕的打轉,接著又由額尖開始沿著髮線慢慢往外推,再回到了太陽穴的位置揉按。重覆又重覆,一下又一下,恰到好處的力道,不緩不緊的速度,讓疲勞隨他的手指動作,一點點的被排解推走。

 

冰炎大概沒有想像過,自己會如此這般的習慣了他。從「潛力不錯的學員」變成了他「信任的機甲操作員」再變成了只屬於他的「褚」,那麼自然而然,就這樣子的習慣了身邊有一個他的存在感覺。

 

短短的時間裡,青年就任憑自己的努力認真,一點點的爬到了他身邊的位置。再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的背,就已經交付給他了。

 

更甚至,能讓自己在他的面前放鬆了戒備,把心底裡最柔軟的一處保留給他。

 

同樣地,褚冥漾也不知道何時開始,眼睛就無法不追隨冰炎的身影,也漸漸讓自己的感情累積得由欣賞變成了愛慕。要知道有一種會令人變強的方法,就是有一個想要保護的人。

 

他的成長,除了是因為冰炎把背後都交托於他時的那種信任和責任感,更多的卻是來自那份「不捨得」。「不捨得」他受傷,「不捨得」他獨力支撐大局,「不捨得」他孤軍奮戰.......最後迫使自己站起來,到達他身邊的高位。

 

褚冥漾含笑的看著冰炎,男人成熟的樣子讓他惓戀。一方面是他戰神一般的能力讓自己崇拜不已,另一方面,只有對著自己才會這麼沒有戒心的,被自己按摩到舒服得直哼哼而不自知的狀態,又令他窩心得很。

 

戰場豹殿下家裡貓大人的感覺,加起來是多麼致命的吸引力。

 

褚冥漾被他舒坦的表情勾引得有點心動,想要在這毫無防備的光潔額頭印下一吻,緩緩的垂下頭靠近他。

 

「怎麼了?」大概是感覺到靠攏的氣息,冰炎驟然張開眼睛,抬眼看著褚冥漾那溫柔得滴得出水又靠得極近的臉。

 

「唉......沒.......想試試看你有沒有發燒......」想要吃豆腐卻被捉包了,唯有隨便亂扳個藉口。

 

「哦?」冰炎挑眉,目光中帶點戲謔。

 

「嗚.......偷親一下不行嗎......」褚冥漾暗暗嘀咕著。

 

「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親。」冰炎伸手把他垂下的髮絲繞回耳廓。

 

「////」他怎麼敢怎麼敢!褚冥漾整個人都不淡定了,怎麼冰炎突然就給他來一個會心一擊。

 

眼前人羞怯的神情可愛得不得了,冰炎寵溺的用食指輕刮了一下他的鼻頭,說「選擇你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被調戲了被調戲了!褚冥漾的臉更紅了。

 

「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冰炎用手背輕撫那發燙的臉頰。

 

「......」這要他怎麼答啊!褚冥漾羞斥的轉換方向,逃避那問題「那......那你為什麼選擇我?」

 

冰炎有點錯愕他會這麼問,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會,然後說「我不允許自己錯過你。」

 

青年聽完也呆了一呆,那火熱猛然延伸到脖子,惱羞成怒的說「那學來的......」

 

「學?學什麼?」冰炎不解。

 

「......情話。」

 

「什麼情話?」冰炎疑惑,然後說「我說的都是實話。」

 

「////////////」那已經不只是紅到脖子裡去了,褚冥漾跟本就成了只煮熟了的蝦子。

 

男友外掛滿級情話技能怎麼破?也顧不得收回茶杯什麼的,青年就紅著臉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冰炎看著褚冥漾人逃亡般的跑掉,再垂眼看著杯中飄盪的茶葉,嘴角勾起一抺淡淡的弧度。

 

 

<後記>

唉.......露露第一次寫插花,覺得挺有趣的。然後感想......最大的感想是......為什麼我比獨孤更遲交稿啊啊!!!!!!!

因為不能寫肉文嘛,露露就給他們灌一灌糖水好了。幻想著冰炎喵嗚咪嗚咪的求撫摸......想想就流口水了。外加情話技能滿點的豹殿下,啊~滿身雞皮疙瘩了~(蛇精病已棄療)

打滾打滾賣萌賣萌~鄰家也好想調戲漾漾啊~~

恭喜羽出本本唉~會出本本真是好寶寶!(我就懶死了)

露露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元
  • 好可愛的漾漾wwwwww
    這樣的相處模式超級讓心都融化了
    大大要繼續加油哦ヾ(*´∀`*)ノ
  • 謝謝啊

    露露 於 2015/09/27 01: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