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館的大廳坐滿了熟悉的臉孔。 大家都開始吃吃喝喝外加打打鬧鬧了, 而我呢……坐在沙發一角冷敷眼睛中…… 剛才好像有點哭得大凶了, 眼睛痛死了>_<

「笨蛋, 誰叫你哭得一臉蠢樣」 學長在我的旁邊坐下,伸手拿開了我敷眼的毛巾, 白白冰冰的食指指背輕輕撫上了我的眼。

「喝吧, 會舒服點」 學長遞上了一包蜜豆奶

我點點頭接過蜜豆奶, 輕輕的啜了一口, 甜甜的奶香, 身邊傳來學長的冷香, 整個人都放鬆了, 真的舒服多了。 「謝謝學長」 我笑著對學長說

「嗚! 兩位可以不要在這放閃光嗎?」 輔長提著點心盆走過來 「對了, 剛才在門口好像說了什麼……死變態吧, 怎麼了?」

「咦!」 我嚇了一下, 又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 那人的觸摸附帶的嘔心感一下子湧了上來, 毛細管都好像被剌擊到了, 身體冷不防打了個顫。

「褚?」 學長看見我臉色發青, 聲音附帶了幾分疑惑。

「漾漾? 沒事吧?」 喵喵的手覆上了我的額頭 「生氣死了, 喵喵應該放……去找那個人, 然後……。」

「米可蕥, 褚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學長……漾漾被……吃豆腐了啊 >口<」

在旁的眾人很有默契也很沒儀態的把口中的東西噴了出來。

「漾漾……被男的……吃豆腐了吧」 這是某黑髮的腹黑紫袍的發言, 而且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漾漾現在這個樣子……也難怪」 接過管家遞上的新飲料的某黑袍付和著說。

「對嘛, 對嘛, 我也這麼覺得呢! 漾漾最近……變可愛了」 某童顏黑袍跑過來說

什麼跟什麼呀, 我現在是那種樣子啊。 被吃豆腐還難怪, 我是背脊寫著歡迎各位吃我豆腐嗎。 為什麼還給我肯定那變態一定是男人, 我是不單只寫著歡迎各位吃我豆腐, 還括號 (雄性限定) 嗎!!!! 沒有男人被說可愛會高興的, 你們是跟我有仇, 故意來找碴的吧!

「褚,你現在真的……唔……也只能說難怪了吧」 某剛完整回來的黑袍無奈的笑著說

啪! 我把手上的蜜豆奶給鍊爆了。

「連學長也這樣 T口T, 你們是全心要逗我嗎?」 我突然站起來對一眾在那邊付和點頭的”朋友”大唬。 「我真的那麼像女的嗎, 那變態小姐小姐的叫著, 還亂摸亂親一把的……嗚……你們不安慰我就算了, 還……嗚……」 (我好像又哭了)大家是要看我好玩嗎? 被摸已經夠噁心了, 還要被說可愛什麼的, 我的自尊心全粉碎了嘛~

「褚, 那人摸了親了你那裡」 學長站起來一把捉著我的上臂, 紅眼狠狠的盯著我,加上身高的差距(學長回鄉後好像長高了不少, 現在高我大半個頭, 應該快190了吧), 居高臨下氣勢迫人, 令我覺得自己是一只被獅子盯著的可憐小獵物。 

咦……學長的襯衫上怎麼有蜜豆奶…… (作: 你弄的)

學長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要對大人你發脾氣呀~剛才只是不可抗力, 蜜豆奶也只是剛好就爆了嘛~ 請學長你高抬貴手, 大人有大量, 不要跟我這些小的計較呀~~~

「別腦殘, 我問你”那 人 摸 了 親 了 你 那 裡”!」 學長捉著我的手收得更緊。

「痛!」 快斷啦! 快斷啦!學長請手下留情啦! 我含著淚推了推學長緊捉著我的手。

「褚! 别要我再問第三次!」 

「唉! 就摸…… 摸了一下腰……親了一下耳朵和手, 還……」 我結結巴巴的回答著, 生怕說錯了那麼一點就會被種在黑館門口, 供人參拜吧

「還?」 那姣好的秀眉挑了一下, 一副你最好別隱瞞我什麼的樣子

被他這麼一盯, 我好像有點心虛了……不是有點, 我大概是真的很虛吧, 因為我完全不敢看著學長的眼睛, 我瞇著眼低下頭, 回答的聲音就好比蚊子那麼小, 而且還愈說愈小聲, 最後我好像只做了個口形吧




「還……摸……摸了一下……屁股」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