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是妳的夫君?」褚冥漾覺得很奇怪,明明陰影沒有妖師的控制是不會有形體的,怎麼會成了別人的夫君呢?是在夢連結裡面搞冥婚的嗎?而且以烏鷟來說,陰影不就是個小屁孩嗎?實情他們喜歡搞什麼童養媳嗎?


「凶影非妾身夫君」芺蘺雅回答到 「妾身夫君乃龍神的三兒子,掌管潔淨化物的水。千年前夫君他為保護萬物不受凶影傷害,決心以己身為媒,將凶影的碎片封印於體內,好讓凶影與夫君一同永世沈睡」


芺蘺雅露出一抺無奈的笑容,眼中的淚水仍然在打轉。「千年前凶影的封印被打破只是意外,妾身當時亦在場。凡一切接觸凶影之物例必扭曲,夫君為保妾身,以魂為基石,以魄作媒,以神血祭天,以龍身祭地,再次將凶影封印。」


「如非妾身礙事,也不會害了夫君」芺蘺雅的聲音在抖震


龍神兒子?不就是霧妖精公主告訴我們的那個傳說嗎?可是不是說他們的戀情不被接納才會受到懲罰嗎?「傳說你是被神殺死了,因為你沾污了他的兒子?」


「不,妾身並非被殺死,而是自願成為夫君的封印的」芺蘺雅搖頭說著「當初夫君被凶影污染了是妾身用封印之劍把他拿下的,龍神憐惜我倆,答允讓妾身以自己作為封印,陪伴夫君一同陷入永世的沈睡」


學長說得對,傳說傳久了真的都變了個樣。除了人物還在,跟本一點也不靠譜好不好!!


不過事情牽涉上陰影就沒那麼好辦了,畢竟上次的封印可是靠著夜妖精一族,學長和重柳才能夠解決,現在只剩我一個我也不知怎辦啊!


「但我不知道怎樣才可重整封印啊!」


「封印已經不能復原了,妾身的力量已經消逝殆盡,現在只是久延殘存罷了。」芺蘺雅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咦?不能重整?」不能封印那你捉我幹嗎啊!難道說你捉我來就是要我看看陰影睡醒打呵呵嗎?還是......其實你想我學六羅和你那麼用自己的靈魂來封印!!




「請妖師大人盡職,以身封印凶影」




等等......果然是要用我嗎? 怎麼會? 


腦袋混亂一片,褚冥漾對突如其來的死亡顯得手足無措。 兩眼發酸發熱,一顆顆如珠如雨的眼淚傾瀉而出。


我不要,我才不要成為犧牲品!等那麼久才能夠再見到學長,我還想待在他身邊,想再感受他手中的溫暖,嗅到他身上的冷香......。 


身子發軟,褚冥漾緩緩的跪坐下來,垂下手中的米納斯,眼淚完全止不住,沿著皎潔的臉膀流下,一滴一滴落在白色的大理石之上。

學長,我不想離開你......。



我可以選擇嗎? 



如果我不封印,結界外的他們會受到污染,被染黑的精靈是不能復原的。

學長,我也不想你受傷痛苦......。



我根本沒有選擇。



褚冥漾閉上了眼睛,舉起手袖抺了抺臉上的淚水,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就如同你保護我一樣,這一次換我去保護你了,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ちゃん
  • 烏鷲很可愛啦比小屁孩可愛多了<3 !

    耶ya 露露很高興認識妳; )
  • 看被奪走的話小黑就會見識到我怎麼坑烏鷲

    露露 於 2014/08/02 1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