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後的冰炎注視著褚冥漾的背影,寛大的病號白袍襯托得纖細的身材更加若隱
若現。從袖口伸延出的手臂精白如羊脂美玉,純粹黑色的長髮披撒碰上細膩的
白皙,這是何等層次的視覺衝擊。


如今眼前的褚冥漾少了平日的犯傻,舉手投足之間都流露出一份嫵媚,撒發出
妖媚氣息,實在惹人遐想得過份,確確實實勾起了冰炎作為男人心底裡的慾
望。


冰炎抑壓住下半身的火熱,硬是抱起了褚冥漾,施放下安神的咒語,把他放到
了床上。


伸手拿過褚冥漾手上的叉子,替他抺了嘴蓋上被,冰炎在褚冥漾的嘴上輕輕抿
了一下。


「睡吧」


等到褚冥漾慢慢閉上眼睛,呼吸放緩,沈沈睡去,冰炎才走到附設的衛浴間硬
是澆了自己一個冷水澡。好一陣子,下半身的火熱才有退去的跡象。


心想大概要向提爾拿多幾枝藥去旁身吧。


一邊澆冷水,冰炎一邊思考著到底是什麼契機令「小冥」出現呢,從自己離開
房間取食物到回到房間,亦只是不到半小時的事情,是期間褚冥漾接觸了些什
麼引發的嗎?


冰炎關掉水喉,用炎之力把身上的水份蒸乾,拿起電話就打給提爾說「給我立
刻到褚的病房來」,說完就掛掉。


走出廁所,冰炎回到褚冥漾的旁邊坐下,陪伴著睡得正甜的小可愛。


不稍一會,提爾就風風火火的出現在褚冥漾的病房裡。


「你大人突然命令我來是想怎麼樣呀~」提爾有點抱怨。


冰炎默默的把剛才褚冥漾的情況告訴提爾。


「如果照你所說,那漾漾大概就是人格也一併分裂了。而人格是會因為某些原
因作更替的,當更替出現時,主人格就會沒了那段時間的記憶。」提爾認真分
析著。


「分裂的人格那麼沒有警戒心的話,漾漾就很容易暴露於危險之中。而且我們
也必需決定治療的方向,是消滅還是融合,無論那一種我們都無法肯定會對漾
漾做成什麼影響。」提爾說。


冰炎摸了摸褚冥漾的頭。


「唔~」褚冥漾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揉揉眼打了個呵欠。


「噢!小朋友醒來了!」提爾笑著說。


「提爾......學長?」褚冥漾張眼往周圍打量著,看見了冰炎立即露出一副安心
的了蠢樣。


「漾漾有覺得怎樣了嗎?」提爾一面檢查一面問。


「就跟之前一樣呀?」褚冥漾有點不明所以。


「你剛才有醒過來,而且是你失憶時的狀態」冰炎溫柔的輕撫著褚冥漾的額。


「咦?真的嗎?」褚冥漾瞪大了眼。


「我離開的時候有發生過什麼嗎?」冰炎問。


「學長有離開過?......那不是夢嗎?」褚冥漾有點猶豫。


褚冥漾仔細的把他以為是夢的東西全都告訴了冰炎和提爾,然後又經過一輪的
檢查分析以及綜合之前褚冥漾失憶前的情況,提爾才下定診。


「小朋友本來情緒就不太穩,而且應該是負面的情緒會引發出另一種人格。至
於靈魂分裂最大的影響因素,大概是霧之岬的陰影吧。上一次接觸陰影後影響
了小朋友的靈魂穩定性,今次的陰影就成了分裂的崔化物。」提爾摸摸下巴
說。


「確實的治療方案,漾漾要請妖師那邊過來幫忙吧,畢竟牽涉上陰影了。」


「我會問問姊和然的了」褚冥漾有點怕,因為霧之岬事件他差點被女魔頭給宰
了......現在又搞個靈魂人格分裂什麼的,姊會要他死快一點勿現眼嗎......


「別怕,我會一直陪著你」冰炎安撫式的摸著褚冥漾的臉頰。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