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亭已經回復原狀,褚冥漾坐在冰炎的旁邊慢慢的抺著頭髮。


「讓我來。」冰炎接過褚冥漾手中的毛巾,用炎之力溫柔的替他烘乾頭髮。


白陵然盡力無視眼前二人狂放閃光的行為說到「我們要像上一次那樣,在漾漾你身上施下封印的咒法,不能再讓你身上的陰影之力擴大了。」


「咦!那我的頭髮會再長長了嗎?現在已經很長了啦~麻煩死啦~」褚冥漾有點撒嬌的說。


「可是那是對你影響最少的辦法......」白陵然有點為難。


「唔~」褚冥漾把臉頰鼓得漲漲的。


「不可以抑制在褚的耳飾上嗎?那個也是陰影之物吧。」冰炎有點疼惜的摸著褚冥漾的頭。


「可以嗎?」褚冥漾眼睛一閃一閃的看向冰炎。


「那個耳飾可是牽扯上你生命的契約,我們不可能冒這個險!」白陵然皺著眉說。


「褚你記得當時下的言靈契約嗎?」冰炎問。


褚冥漾點點頭說「好像是《以吾之血為咒,以吾之言為縳,以吾之魂為誓,以吾之名為約》這樣的」


「漾漾是以血咒和言靈束縛,靈魂和名字則只為誓約的話,或許可行!」褚冥玥說。


「但那個耳飾能容納更多陰影嗎?」白陵然細心的問著。


「對,容量是個問題。如果容量不足的話,會反喫在漾漾身上的,畢竟有著血與靈魂的連繫。」褚冥玥說。


冰炎不發一語,想著要尋找更為好的方案。


「黑曜說可以啊~」褚冥漾突然說出一句。


「黑曜是誰?」辛西亞問。


褚冥漾指著自己的耳飾「黑曜啊~」


「那個耳飾有自我?」白陵然問。


「他一直都會跟我說話啊~」褚冥漾傻傻的回答。






其餘四人一起注視著褚冥漾......當中有三對眼是用怒火眼睛看著他......


「幹嘛看我啊~」(’Д` ) 褚冥漾怕怕......


「為什麼不和我們說清楚」冰炎說得有點咬牙切齒。


「你們也沒問~」(T口T) 褚冥漾超級怕怕。。。。。


冰炎燒掉了手上的毛巾,然笑得好燦爛,褚冥玥已經在啪著指關節......


褚冥漾覺得自己不用等陰影侵蝕,今天就會是自己的死期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