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在妖師本家住上了兩天,期間當然被然和辛西亞寵得上天了,綠豆湯、綠豆糕、桂花糕、紅棗蜜什麼的,只要褚冥漾說想吃,然和辛西亞做得到的都會盡量做,而做不到的就會叫冰炎快遞......


「那我們回去了~」褚冥漾對著然說。


「下個月再過來,淨化必需再做幾次才行」白陵然摸了摸褚冥漾的頭。


褚冥漾笑了笑,跟然和辛西亞道別後就和冰炎一起消失於陣法之中。再次出現在眼前的景色已經是冰炎在黑館裡的房間,至於為什麼會在冰炎的房間裡,當然是某黑袍說擔心褚冥漾,所以在霧之岬回來後不久已經托賽塔把二人的房間打通了。


「學長......那個失憶問題要怎麼解決呀?」褚冥漾說。


「提爾會處理」冰炎低頭親了褚冥漾一下。


「可是......」褚冥漾還未說完,嘴巴已經被冰炎狠狠含住。冰炎用手抬起了褚冥漾的下巴,另一隻手扣著他的腰,舌頭肆虐入侵,舔吻著褚冥漾的口腔貝齒,吸啜著他的舌尖。


「我想要你」冰炎放開了嘴,緊緊抱住褚冥漾的腰,帶點情慾的摸了一把。


褚冥漾有點被冰炎激烈的深吻給嚇到了,瞪大眼說不出話來。


「不行嗎?」冰炎用鼻子蹭了蹭褚冥漾的臉。


褚冥漾沒說話,可臉卻紅得像蘋果一樣,低頭倚在冰炎的懷裡,回抱著冰炎的腰。


冰炎嘴角微彎,一手把褚冥漾打橫抱起,抱著褚冥漾坐在床邊上,調整了姿勢讓褚冥漾跨坐在自己腿上,溫柔的替他慢慢退去衣服。


冰炎的吻落在褚冥漾的身體,從脖子到胸膛,留下瘀紅的吻痕。大力吸啜著褚冥漾的乳頭,舌頭勾畫著胸前粉嫩的形狀,吻得褚冥漾心癢難耐,身體微微蜷曲,發出有如嘆息又像是抽泣的聲音。


「哈啊~」嬌羞的聲音從嘴裡泄了出來,褚冥漾羞恥得遮著嘴巴。


「別遮掩,我喜歡聽你的聲音。」說完冰炎就從新吻上了褚冥漾的嘴,舌頭伸進他的口腔中攻城略地,而褚冥漾也回應著冰炎的熱切,吸啜著冰炎翻騰軟滑的舌頭。長滿繭的大手掃進了褚冥漾的褲內,粗糙的質感牽扯著肌膚上每一串的感覺,摸過揉過的地方都像著火了似的一樣燙。


拉下褚冥漾的褲子,冰炎的手撫進了褚冥漾的臀瓣,沾滿潤滑液的指腹輕輕揉過幼嫩的菊花,指頭探進穴口,來來回回的抽插擴張著。


「嗚......」異樣的快感讓褚冥漾不自覺的弓起了背,腰像是配合的扭動著。


冰炎一口咬上褚冥漾半張的嘴,舌頭深深探進口腔內攪動著,嘗著他口中的甘甜。後穴的手指增加到兩根。


擴張的動作讓褚冥漾的下身一點點地被撐開,酥麻的感覺充斥著,配合著舌吻的刺激,前後夾攻,消耗著褚冥漾的理智。「學......。學長......。」吻到一個段落,褚冥漾喘著氣軟軟的叫到。


冰炎咽下了口水,低聲問到「痛嗎?」


「嗚......」褚冥漾羞紅著臉,聲音有些顫抖,「不要手指......想要......學的......」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